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64章 他们绝对不是我的父母
陆斯辰的消息过了好一会儿才发送过去。
“原计划进行。”
周助理舒了口气。推了下自己的眼镜,执行陆斯辰的命令。
陆斯辰回完信息之后,把手机丢在了一旁。
他抬手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有些冰冷的面部稍稍回暖。
陆斯辰准备去抽根烟冷静一下。他才走到窗户旁站定,就看见了已经走到外面的老管家。
在管家回头的时候,陆斯辰下意识的往旁边闪了闪。
然后,等他侧目去看的时候,就发现管家肖叔拿出了手机,打着电话慢慢的走远了。
陆斯辰的眸子逐渐的沉了下来。
他之前明明吩咐过,在这个庄园里,任何人都不能使用通讯设备。可是,即便是他吩咐了,老管家依然还是违抗了他的命令么。
陆斯辰手指间夹着的烟慢慢的垂下。他的眼睛里闪过淡淡的冷意。
片刻之后,陆斯辰拿过手机,给周助理发过去一条信息。
“找几个生面孔来南阳庄园,盯住管家。”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查查他的通话纪录。”
周助理的回复非常快。“好的,先生。”
陆斯辰冷静的把手机放回到桌上。他闭了闭眼睛,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
姜漫雪的喉咙都喊哑了,也没有一个人过来搭理她。
这时她就已经明白了,就算她把喉咙都喊破了,也不会有人来放她出去的。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姜漫雪就不再白费功夫了。她抱着双膝在冰冷的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抬头的时候看见那些被她撕碎了的资料。
姜漫雪抽了抽鼻子,然后才手脚并用的朝着那堆破碎的资料的方向爬过去。
她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睡裙被弄脏,手指发颤的把那些撕碎的资料展平,然后尽力的拼接在一起。
姜漫雪红肿的眼睛里很快就聚满了泪水,她侧头用柔软的布料把眼泪擦掉,认真的把资料重新拼接起来。
等拼接好一张之后,姜漫雪就认真的逐字逐句的去读。
陆斯辰给她拿来的资料不多,只有简简单单的几页。所以很快姜漫雪就把资料拼接起来了。
上面的文字无一不在把陆家父母死亡责任,暗暗的指向自己的爸爸和妈妈。
因为上面详细记录了当初陆家父母本不想去参加那次的宴会,是自己的父母极力邀请所以才出门的。而在回程的时候,陆家父母曾经邀请自己父母一起坐车走,但是却被爸妈婉拒了。
这些都是有人证的,也都有据可查。
甚至陆斯辰还给她附上了几张宴会附近的监控拍下的画面。
姜漫雪看着那些并不太清晰的照片,看着上面自己爸妈模糊的轮廓,忍不住把照片贴在了胸口,痛哭失声。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爸爸妈妈,你们告诉我,不是你们做的,这绝对不是你们做的,对不对?”
在看见照片的刹那,姜漫雪终于是忍不住,崩溃大哭。
如果说当年的家破人亡,给姜漫雪造成的打击是灾难似的。那么在今天,她所面临的打击就是毁灭似的。
陆斯辰在这一次就打碎了姜漫雪所有的勇气和信念。
父母背上了杀人的嫌疑,弟弟陷入了生死不明的危机,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居然是杀了自己父亲的凶手。
姜漫雪的心被彻底的撕成碎片,碎成齑粉。
姜漫雪终于支撑不住崩溃的心态,颓然倒在地上。
因为地上的温度太低,她忍不住蜷起身体,紧紧的抱住了怀里的照片。
然后,姜漫雪泪眼朦胧的拿着照片再看了一眼。透过眼泪弥漫的视线,姜漫雪的目光落在照片中母亲的身上。
登时,姜漫雪在瞬间止住了啜泣。
她看见照片上的女人手上戴着的明晃晃的首饰。
因为监控是单色的,所以照片选取的截图自然是只能有黑白两色。
可是,还是能依稀分辨的出,手上是否戴着首饰。
姜漫雪害怕是自己的视线被眼泪氤氲,以至于看错了。所以赶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抽着鼻子重新去看。
但是不论看多少遍,依然还是能看得清楚,有一条手链挂在那个女人的右手手腕上。而她的左手上似乎还戴着一只硕大的宝石戒指。
“这……这不可能……”姜漫雪喃喃的出声。她艰难的蠕动了下喉咙。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强忍着眼眶酸痛的感觉,满脸的震惊。“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
姜漫雪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的宴会。
因为是个慈善晚宴的关系,所以父母没有带她和弟弟出门,而是让他们留在了家里。
她还记得,母亲出门前佩戴首饰,特意想要选朴素一点的。但是在父亲的劝说下,才换了一套翡翠首饰。
当时,首饰是让姜漫雪去拿的。
她很少进母亲的保险库。所以乍一进去,便觉得好奇,这里摸摸那里看看。磨蹭了十几分钟才抱了那套翡翠首饰出来。可是因为走得太急,和当时的佣人撞在一起,首饰盒从怀里掉出来,摔在了地上。
正巧里面的手链和戒指掉出来,手链链扣被摔的脱了扣,戒指则更严重,翡翠表面都产生了一丝裂缝。
为此,姜漫雪还胆战心惊了许久。
只是,母亲虽然数落了她几句,到底还是没有责骂她。
最后,便只带了一条翡翠项链出门了。手链和戒指,甚至是耳环都没有带。
想到这里,姜漫雪仔细的去看那几张照片。
从每个角度都截下来的图,上面虽然画面不是很清晰,可还是能看的清楚这上面女人戴着的首饰。不只是戴着手链戒指,而且还带了耳环。
姜漫雪的心脏砰砰的跳起来。她越看越觉得,这里面的女人和自己的母亲长得不怎么相像。
因为监视器一般都放的位置偏高,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只能照到人的发顶,脸反而只能露出小半张。
这会儿再看过去,姜漫雪不止觉得照片里的女人不像母亲,连带着旁边的男人都不像自己的父亲……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