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52章 你们的感情还抵不过一个男人
回忆起上一次吵架,姜漫雪不由的抖了下身体。
她还啜泣着,可是这会儿也顾不上了。
“但是,不管他怎么样,他也不该对小涯……”姜漫雪摇了摇头,语气意外的坚定起来。“小涯是我的底线。他怎么对我都没关系,可是他这么对小涯,我不能原谅。”
傅清野了解姜漫雪,再加上他根本就不希望姜漫雪原谅陆斯辰,所以根本不会去劝。他会多说几句,也只是不想姜漫雪自责而情绪崩溃罢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陆斯辰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傅清野抬手按住姜漫雪的肩膀,低声问她。
这个问题,姜漫雪倒是没有想过。可是,陆斯辰会出现并不是什么意外。
“他知道小涯做手术的日期,所以会来医院也不奇怪。”
姜漫雪的回答倒是理由很充分的。可是傅清野总是觉得,陆斯辰来的时间未免也太过凑巧了。
只是,他皱眉想了半晌,也没什么根据怀疑,索性就先放在了一旁。
“别担心,小涯不会有事的。”傅清野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姜漫雪身边,给她陪伴和安慰。
姜漫雪点点头,艰难的勾了下唇,可表情依然是忧心忡忡。
顾以瞳来到病房前到时候,脸上看上去非常难看。
她怎么都没想到,陆斯辰到这种时候,竟然还在护着姜漫雪。明明他那么生气,已经在失控到边缘了,可竟然还是拒绝跟她合作?!
想到陆斯辰刚刚看着自己的眼神,顾以瞳就气的发抖。
十分钟前。
陆斯辰在听见顾以瞳的话之后,当即就翻脸了。
他侧过头去,像野兽盯死了猎物似的,死死的盯着顾以瞳的侧脸。他的眼神像是被寒冰冻结的利刃似的,放射过去的瞬间就能将人击杀!
陆斯辰目光森冷的盯着顾以瞳:“你是故意的。”
他这会儿已经彻底清醒。顾以瞳之所以打那个电话给自己,就是为了激怒他。虽然顾以瞳的目的是什么,陆斯辰不清楚,可是,他却非常明白,现在这种状况,绝对是顾以瞳乐得见到的!
顾以瞳吃惊的笑起来:“我怎么就是故意的了?陆斯辰,你可不要随便冤枉好人。我只是看不过去,小涯做手术这么大的事儿,你这个做姐夫的居然不到场,所以才通知你的。就算到了姜漫雪那里,我也可以说的理直气壮。毕竟她也知道,我一直讨厌你,就算是口不择言打过去骂你一顿,也没什么。”
这么说着,顾以瞳用手指勾起自己的卷发,目光婉转的看着陆斯辰。
“可是,我又没说让你跑来。更没有教唆你来了以后,这样对待姜思涯。你来了以后想要强行把姜漫雪带走不说,更是不管不顾的跟傅清野打了一架。现在还扯掉了姜思涯的输液器。啧啧啧。”
顾以瞳咂咂舌。忍不住的笑了一声。“陆斯辰,你不知道姜思涯得的是白血病吗?他虽然才做完手术,而且手术还成功了,但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任何一点儿微小的伤口都有可能让一切前功尽弃,功亏一篑的。”
现在没有了旁人在,顾以瞳说话的时候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完全充满了嘲讽的口吻。
“你竟然当众作出这种蠢事,就算你把责任都推在我的头上,可是那又怎么样?我有教唆你去伤害姜思涯吗?”
顾以瞳还嫌不够似的,接二连三的刺激陆斯辰。
“陆斯辰,你不是不知道姜思涯对于姜漫雪来说,究竟有多重要吧?难道你以为,一旦姜思涯有什么意外,姜漫雪还能原谅你?啊!”
顾以瞳的话刚一落音,就被陆斯辰狠狠的掐住了脖子。
陆斯辰的表情在瞬间就变的狰狞起来。他死死的扣着自己的拇指,手指收紧。
“顾以瞳,姜漫雪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你居然在背后这么算计她!甚至把她最后的亲人也算计进去!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还算是个人吗?!”
顾以瞳用力的挣扎着。陆斯辰虽然愤怒到爆炸,可是理智尚存,并没有真的想要掐死顾以瞳。所以,在她挣扎着拉开自己手的时候,就用力的把她甩到了一边。
顾以瞳扶着墙用力的咳嗽着,仿佛把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了。
“她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哈哈哈哈哈……”顾以瞳重复着这句话,哑着嗓子笑起来,急促喘着气,口吻里带着浓浓的不满和讽刺:“她如果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就不会对你说起我偷了她画的事情!她要是真的把我当成朋友,就不会坚持回到美术界!她就是要揭穿我,就是要回来毁了我!”
顾以瞳失控的吼着,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
“她想要抢走我的一切。我的老师,我的荣誉,我在美术界的地位!只要有姜漫雪在,别人就看不见我的画!就连老师,就连老师都在说我的画里没有他想要的灵魂!可是那又怎么样?姜漫雪的手废了!她的手废了!她再也不能拿起画笔,再也不能画画了。只要她不能画画,我们就还是朋友!”
顾以瞳深吸一口气。“不是我不把她当成朋友,是她不想做我的朋友。她挡了我的路。我的事业,我想要的爱情,全都被她挡住了!只要有她在,傅清野就看不见我。他和老师一样,他们全都看不见我!”
陆斯辰阴沉沉的看着顾以瞳,看着她神经质的吼叫着,沉着声音说道。
“你是因为傅清野。所以才打电话给我,你想让我带走姜漫雪。”
“没错。”顾以瞳抚着自己的头发,抬起头来,眼圈红通通的。“我是这么想的。傅清野就是我的目的。”
陆斯辰真想让姜漫雪自己来看看,她一直交往的这个闺蜜的真面目究竟是怎么样的。
“你和姜漫雪认识这么多年,都抵不上一幅画和一个男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你心坏了,还是姜漫雪眼瞎了。”陆斯辰冷笑一声。然后,他告诉顾以瞳。
“那幅画的事情不是姜漫雪告诉我的,是我看见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