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33章 行凶者果然出现了!
正如姜思涯说的一样,他等这一天实在是等了太久了。
所以,在文医生问他的时候,他想也不想的直接点点头。
“准备好了。文医生。”说着,姜思涯还给文医生投过去一个笑容。
文医生的心情瞬间就更高涨了。“看来姜少爷对自己,也对我很有信心啊。”
这么说着,文医生看了眼姜漫雪,忍不住笑起来。
“小学妹,反倒是你,怎么比姜少爷还紧张?”
文医生不是拿她打趣的第一人。姜漫雪摆了摆手,尴尬的笑笑没说话。
“时间差不多。姜少爷,我们该换病床了。”文医生看了看时间,提醒着姜思涯。
姜思涯点点头,温驯的点头:“好。”
从病房到手术有一段距离。
由专人推着病床,护送着姜思涯进了电梯。
姜漫雪和顾以瞳一直跟在旁边。这一路上,姜漫雪的精神都格外的集中。她不停的左右看着,注意着周围所有的人。在他们稍微距离近一些的时候,就紧绷起神经,目光紧紧的盯住对方。
最先发现她这种情绪的人是顾以瞳。
顾以瞳走在她的身侧,最先察觉姜漫雪挺直的脊背,看到她脸色苍白的时候,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起。
“漫雪,你怎么了?”
姜漫雪的脑门上已经渡上了一层冷汗。
“我没事。”姜漫雪生硬的回答她,可是目光却死死的防守着周围不敢松懈。“我就是看看周围有什么人。没事的。”
顾以瞳明白了姜漫雪的意思。她顺着她的目光环视了一圈儿,没发现任何不妥。
“你放松点儿,别那么紧张。这里那么多医生和护士,肯定没事的。谁敢过来啊?”顾以瞳劝解她,身手去牵姜漫雪的手。然后她惊叫一声。“漫雪,你手心里怎么全是汗?”
她们的动静引起了前面文医生的注意。脚步微顿,回头问她们。
“怎么了?”
顾以瞳皱着眉说:“漫雪的状态不太好,她出了好多汗。”
这下,就连姜思涯也挣扎着从病床上回头,努力的去看姜漫雪。
姜漫雪苍白着脸摇摇头。“我、我没事,就是有点儿紧张。”
“放松,深呼吸。”文医生跨步上来。他摸了摸姜漫雪的脉搏,然后吩咐一个护士去取氧气来。“深呼吸,不然你还没等走到手术时前面,就早你弟弟一步晕倒了。”
姜漫雪知道文医生说的是认真的。
她现在就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眼前看东西都有些模糊。
于是,她尽力的放松自己紧绷着的情绪,用力的做了几个深呼吸。
姜漫雪眼前模糊的症状还没有消失,她深吸的那口气还没有完全吐出,就见不远处有个穿着病号服的人,朝着他们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时候,他们推着姜思涯病床的脚步已经停了下来。而所有医生和护士,包括姜思涯和顾以瞳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姜漫雪的身上。
在那个病人凑近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
只有姜漫雪,从最开始就没有放松警惕。
所以,在那人掏出来刀片的时候,姜漫雪的眼睛猛地瞪大!
刹那间,她浑身的血液几乎倒流,一瞬间就冲着脑门上去,四肢变的僵硬且冰冷!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在姜漫雪的眼中都仿佛停止变的缓慢起来。
她尖叫一声,朝着姜思涯的方向猛扑过去。
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姜漫雪已经扑到了姜思涯的身边!那个手中拿着刀片冲过来的病人,狠狠的划向姜思涯脖子的动作,被姜漫雪直接挡住!
瞬间,刀片从姜漫雪的手背上划过,血在一刹那弥漫开来,从她的皮肤上直接滴落在姜思涯的脖子上。
这眨眼之间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姜思涯瞪大了眼睛,叫了声:“姐!”
文医生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冲着那个病人的腹部就是一脚!
很快的,周围的人迅速回过神,路过的医生迅速的把那个行凶的病人强行压制住。
顾以瞳尖叫一声,跑到姜漫雪的身边:“漫雪,漫雪你怎么样?!你的手上流了好多血!”
而姜思涯则因为惊吓,急促的喘息着,他的脸色苍白的很,这会儿已经因为剧烈的情绪起伏,出现了些窒息的症状。
原本安然无恙的走廊,瞬间就变的混乱起来。
“小涯!小涯你怎么了?!小涯!”姜漫雪没功夫搭理别人,更没有时间处理自己的伤口。她现在一颗心全在姜思涯身上。她看见姜思涯喘不上气的样子,急的眼泪在瞬间就掉下来了。
姜漫雪彻底的慌了手脚,她失控又绝望的叫着姜思涯的名字。
“小涯!你不要吓姐姐,小涯,小涯!”
文医生按住姜漫雪,冷静的指挥着:“还愣着干什么?!快!把病人推到手术室!”
在文医生的指挥下,所有人都忙络起来。
几乎是马不停蹄,文医生他们就护送着姜思涯进了手术室。
姜漫雪一直跟着他们,眼泪不停的掉,血滴滴答答的从她的手上滴下来,她也完全不管。
姜思涯的脸上带着氧气罩。他的脸憋的通红,可是却睁大了眼睛,用力的看着姜漫雪,仿佛有很多的话要跟她说,可是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姜思涯被安德鲁他们接收推进了手术室进行抢救。而姜漫雪则被文医生拦在了手术室外面。
“你不能进去。”文医生戴着口罩,一脸严肃的拦着姜漫雪,随手招来两个护士。“让她们带你去消毒包扎伤口。小学妹,我现在进手术室,你弟弟我会尽全力抢救。我保证他会没事的。”
文医生尽力在最快的时间内安抚下姜漫雪。“傅清野马上就到,你耐心在外面等着,知道吗?”
可是,姜漫雪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她不肯走,也不肯动,只念叨着姜思涯的名字,不停的流眼泪。
“医生,这里我照顾她。请您务必救下小涯!”顾以瞳抱住姜漫雪,恳求着文医生。
文医生看了她一眼:“我会的。”
这么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近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关上的瞬间,姜漫雪才像是突然回了神,嗔目裂眦。
“小涯——!”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