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26章 我怕你会彻底讨厌我
姜漫雪辨不清自己心里此时此刻究竟是什么滋味。
她用手抵着额头,长长的舒了口气。
“文医生,你知不知道……傅清野是怎么请到安德鲁先生的?”
然后,文医生就不说话了。
姜漫雪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答案,不禁有点儿愣。
她迟疑的说,“不方便说吗?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
“你会因为感激跟傅清野在一起吗?”文医生突然反问了这么个问题,而且听上去还十分严肃的样子。
姜漫雪怔了下,然后她摇摇头:“我不会。”
原本,她会以为文医生可能会为傅清野打抱不平什么的,但是什么负面情绪都没有出现,文医生还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感叹了声:“那就好。”
姜漫雪的眼神就更疑惑了。
“他为了把专家团请来,之后一年我老师他们科研室的经费都由他负责。”文医生的口气很复杂。“倒不单单是钱的问题。专家团那群怪老头,脾气都不怎么好。更何况,傅清野去请他们时,正赶上这些人研究新成果正在节骨眼上的时候,所以没少难为他。”
姜漫雪听着文医生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你不用放在心上。”文医生说完以后,竟然说了这么句话。“他这么多年为你做的不止这些,没有告诉你,肯定时不希望你感激他。都是傅清野愿意为你做的,所以你听听就好,不必找他去证实什么。”
说罢,文医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好吧,其实我是怕你去跟他证实,如果被他知道是我泄密的,肯定要扣我工钱。”
姜漫雪听他这种故意调笑的语气,就知道他是想逗自己笑。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姜漫雪还真的是笑不出来。
“您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说的。”姜漫雪的眸子垂了垂。表情有些低落。
然后,姜漫雪深吸口气,问他:“文医生,那傅清野之前在中学里的事情,您还记得吗?能不能给我讲讲?”
姜漫雪的语气十分的诚恳。
“……记得是记得。”文医生有些迟疑。“但我不知道傅清野是不是愿意让你知道。”
“我想知道。您放心,我肯定不会去找他去证实的。我只是……只是想知道以前他是怎么过来的。”
姜漫雪垂下头的模样,显得非常的伤感。
文医生自己引起的话题,这会儿如果不继续说下去,只怕会惹得姜漫雪心情更加的难过。
“傅清野他以前啊……”文医生只能继续的给她讲着中学时的那个傅清野。
然后,姜漫雪就从文医生的口中,听到了一个她完全不了解的傅清野。
文医生一路开着车,一路跟姜漫雪讲着他所知道的傅清野以前的事情。
等车子开到医院的时候,他的故事也讲的差不多了。
姜漫雪在文医生停下车之后,还保持着沉思的模样。她在座位上停了半晌,终于浅浅的呼了口气。
“文医生,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
“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这些。作为当事人,没道理你要被蒙在鼓里。”
文医生这话说的半点儿也不假。只是,偏偏傅清野觉得有些事不让姜漫雪知道,才是为她好。
姜漫雪跟文医生在电梯里告别,她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回到病房。
只是在病房门口,姜漫雪见到了林清远。
她有些意外,但因为今天一整天都处在不断的‘惊喜’中的关系,她已经有些疲惫不堪。没有多余的精神去面对他了。
“清远先生。”姜漫雪打起精神跟他打了声招呼。“您有事找我?”
林清远远远的看见姜漫雪的时候,眼睛就已经亮了。
他在这儿已经等了她快一下午,差不多一天多没有见过姜漫雪,他有些忍不住,所以才跑到姜漫雪的病房附近等着她。只是,姜漫雪走近了之后,他也察觉到了她的脸色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忍不住关切的问她。
“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没、没事吧?”
姜漫雪勉强的扯了个笑容给他。“没事。我就是有点累。您有事的话就说吧。”
“我……”林清远欲言又止,很为难的模样。他确实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因为看不见姜漫雪心里空荡荡的。可是,总不好把这个理由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所以模样显得十分踌躇。
姜漫雪等了他一会儿,发现他的眼神闪烁,还没说出个始末来,就抬起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察觉到姜漫雪非常耐心的模样,林清远就更不好开口了。
他抿抿唇,发现姜漫雪还在看着他,便结结巴巴的开口:“我其实……也、也没什么事情。时间不早了,你、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说着,他的眼神垂了下去,不敢再看她了。
如果是平时,姜漫雪肯定就能发现他的不对劲了,但是今天姜漫雪的脑容量都被傅清野给占据了,所以她还真的没察觉到林清远的情绪有问题。
听到林清远这么说,姜漫雪也没有多想。
她点点头:“如果没有急事的话,那我们可以等两天再聊吗?”
林清远怔了下。
“好。”他呆呆的看着姜漫雪。“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姜漫雪冲他笑笑,推开了自己病房的门,然后跟他道别。
“嗯。您也早点休息,晚安。”
林清远小声的回她:“晚安。”
等着姜漫雪把病房的门关上,林清远才在原地站了会儿,转过身慢慢的离开了这一层。
他原本是想来告诉姜漫雪,明天他也要做手术。他想听姜漫雪跟他说一句平安,或者跟他道一声加油。
可是,话到了嘴边,林清远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怕姜漫雪发现他就是那个给姜思涯捐献骨髓的人。
但他更害怕的,其实是自己是林雅如哥哥的身份,完全的暴露在姜漫雪的面前。
他不敢看姜漫雪的眼睛,是怕自己在那双清澈明亮,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看见憎恶自己的表情。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真的会痛苦无比……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