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90章 我要你永远都看着我
林清远说完这话以后,就一直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等待着姜漫雪的回答。
他看着姜漫雪皱眉的模样,心里十分的忐忑不安。
所以,在等着姜漫雪答复的时候,做了好几次深呼吸。
姜漫雪愣了下,解释道:“不是的,我会画完的。毕竟是已经接下的订单。只不过这几天我有点事,所以暂时不能动笔。很抱歉。”
“没、没事的。”林清远听了之后舒了口气,他摆摆手。“只要你画就、就好了。”
姜漫雪点头:“谢谢。”
看着她的表情,林清远小声询问:“你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吗?”
姜漫雪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按道理来说他们的关系还算不上多熟。不过,对方的的好意和善意,姜漫雪感受到了,也就没有拒之千里。
“谢谢你,清远先生。不过你帮不上的。”顿了顿,她目光微凝。“我弟弟身体不太好,他就快做手术了,我有些担心罢了。”
林清远乍一听到姜漫雪提起她弟弟,就不由的头皮发麻。
他本就在这件事上心虚,这会儿更是别扭的不敢看姜漫雪的眼睛。
不过,好在姜漫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也没有过多的注意到林清远的闪躲和表情。不然她早该起疑了。
“那你弟弟是什么时候做手术?”林清远缓和了下自己的呼吸,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三天以后。”姜漫雪抿了抿唇,微垂着头。“我真的很担心他。他还那么小。我不敢对他多说什么,只能去安慰宽解他。可是,我也很怕。”
这么说着,姜漫雪的头微垂,眼睛里流露出痛苦的目光。
林清远有心安慰,可是自己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可是最终,他还是深吸口气:“你别、别担心。你弟弟肯定会没事的。”
“承您吉言。”姜漫雪对于他的安慰,只是淡淡的道了声谢。
林清远还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全都咽回去了。
姜漫雪坐在长椅上发了会儿呆。好容易等心情平静了一些,她才起身跟林清远道别。
“清远先生,我先回去了。今天真的很谢谢您陪我聊天。”
林清远见她要走,赶忙起身,把她叫住。
“你弟弟肯定会平安的。绝对会平安。你就不要那么担心了,也别害怕。”
姜漫雪愣了下。她转过身看了看林清远,露出个微笑给他。
等姜漫雪走了以后,林清远有些无力的做回到长椅上。
还有三天啊……他想着,垂了垂眼睛。要做手术的消息要不要告诉林雅如呢?
……
月亮出来的时候,姜漫雪在病房里见到了陆斯辰。
护工在看见他之后,心里打怵,赶忙离开了。
姜漫雪眼神平静的抬头看他。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挪开了。
陆斯辰的眼睛微眯,大步迈过来,用手掐住姜漫雪的下巴,把她的头抬起来,让她的眼神无处可逃。
“看到我,你就这么不高兴吗?”陆斯辰的脸色明显不好看,带着风雨欲来的味道。
姜漫雪被他掐的有些痛,眉头皱起。
“你弄疼我了,陆斯辰。”姜漫雪去拉他的手,可是却被他捏住了手腕。
“你也知道疼?!”陆斯辰的眸中泛着冷意。“像你这种麻木不仁的女人,居然也会知道疼?”
姜漫雪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眸中有愤怒,有不甘,但是更多的则是不可置信。
她不敢相信,陆斯辰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更不敢相信的是,他为什么会这样说自己。难道自己在他心里,真的就这么不堪吗?
而陆斯辰也同时在看着她。
很好,就是这样的眼神。全心全意只看着他的眼神。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瞳里,只能装得下自己,其余的一切都要视而不见。不管其中是憎恨也好,愤怒也好,只要满满的都是他,那就足够了!
陆斯辰因为满意姜漫雪这样的眼神,慢慢松开了自己的手。
姜漫雪转了下头,吃痛的闭了闭眼睛。
似乎是对姜漫雪又对他视而不见的态度不爽,陆斯辰阴测测的开口:“你跟林雅如说了什么,让她动了胎气?”
姜漫雪猛的回头看他。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你是不能说,还是不敢说?”陆斯辰享受着姜漫雪回眸瞪着自己的目光,他用言语逼迫道。“她如果真的有个什么意外,你觉得你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姜漫雪用力的咬着唇。
算起来,她和陆斯辰也有几天未见了。
上次的事情之后,他唯一打来的电话是质问她。而时隔几日,他来见她,也是为了质问她。
姜漫雪不知道受多少伤才叫痛,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难过才叫绝望。
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在这一刻,麻木极了。
“说啊。”陆斯辰的表情有些发冷。“怎么不说了?你不是一向振振有词,巧言令色吗?”
“你只来问我,怎么不问问你的好情人,她为什么会半夜打电话给我?”姜漫雪的心里有多难过,语气就有多尖锐。她甚至必须要靠攥紧手,让指甲掐着自己的手心,才能维持自己的声音不会发抖。
“我问过了。”陆斯辰面无表情。“她说只是关心你。那天你离开的时候下起大雨,她没有你的号码,所以才拿我的电话打给你,看你是否平安。”
姜漫雪见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稳,简直气得发抖。
她的嘴唇发颤,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
“陆斯辰,林雅如这样说,你是不是就相信了?”
“她说的有理有据,我凭什么不信?”陆斯辰不答反问。
姜漫雪笑起来。可是那声音却比哭还凄凉。
“有理有据?”她颤抖着肩膀。“是,真的是有理有据。她一个第三者打电话给我,说是关心我,担心我的安全。这种鬼话你居然还认为有理有据?!”
姜漫雪的声音在瞬间就尖锐起来。她绝望的点头。
“陆斯辰,你分明是从心里偏袒她。”
她最后说出的这个结论,让姜漫雪的心都碎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