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89章 你的样子很难过
姜漫雪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眼睛还红红的。
显然是刚哭过的样子。
文医生看见她,什么也没说。他叹了口气走过去拍拍姜漫雪的肩膀,然后帮她把带子解开。
“他最近的精神还不错,不用太担心。”
姜漫雪点点头。她配合着把隔离衣脱下来,摘下自己的口罩。
“姜少爷一直都很坚强,也很配合。”文医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安慰着姜漫雪。“如果每一个病人都能像姜少爷这样,有那么强的求生欲望,而且还能挺的过这么多痛苦,我想他们的生存几率也会大的多。”
“小涯他一直很坚强。”姜漫雪深吸一口气,缓和了自己的情绪。“可是不管他多坚强,他今年也才只有十八岁。他还是个少年,也是会怕的。”
这么说着,姜漫雪的情绪又被勾了起来,眼睛忍不住的发酸。
“他刚刚跟我说,如果他不能平安下手术台,让我不要伤心。”姜漫雪说着,声音有些发抖。
她快速的抬手擦了下眼睛。
“我刚刚听他这么说,真的很难受。”
文医生理解她的心情,他虽然觉得姜漫雪和姜思涯的感情深厚,可是却不能给予更多的同情。毕竟他是医生,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更重要的是,他作为主治医生要时刻保持着冷静。太多其它的情绪会影响他的判断。
“看样子姜少爷还是不够相信我的技术啊。”文医生有意的开解姜漫雪,故意这么说了句。
姜漫雪愣了下,反应过来,赶忙的解释道:“不是的,文医生。小涯他只是……只是有些害怕,并没有不相信您。”
文医生忍不住笑起来。“姜小姐,你太紧张了。难道没有听出来,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对于这句话,姜漫雪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她轻轻的呼了口气。
“你的情绪太紧张了。回去吧,好好休息。”文医生提醒她。“你放心,我肯定会尽自己所能,把姜少爷平安的从手术台上带下来的。”
姜漫雪反射弧有点儿长,她慢慢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文医生。我没事的。”她在病房的门口磨蹭了一会儿,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里面。
即便是说了这话,也始终没有离开。
半晌,她才小心翼翼的询问:“文医生,我……我明天还能来看小涯吗?”
文医生想了想。
手术还有三天就要进行了。姜漫雪想要多陪姜思涯,他也可以理解。
于是,文医生点了头。“我给你安排。之后几天如果姜少爷的精神不错,你可以来看他。”
姜漫雪听他这么说,才悄悄的舒了口气。
“谢谢。”
“我送你回病房吧。”文医生看她还有些晃神,提议道。
姜漫雪却摇头拒绝了。“您肯定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忙,我自己回去就好。”
文医生想了想,也没有拒绝。毕竟他之后确实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不过,他看着姜漫雪离开时,还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由得皱起了眉。
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傅先生,你家小安琪儿现在恐怕很需要你。”
……
姜漫雪没有直接回病房。
她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情绪也不对,不想直接回去病房。
她漫无目的的去了小花园里,在长椅前坐下,用手肘撑着膝盖,眼睛失神的看着前方。
姜漫雪的思绪有些混乱,可是却有太多的画面不停的在她的脑中掠过。
太多的片段都是她和姜思涯以前相处的过程。
她这个最可爱的弟弟,从小就喜欢跟在她的身后,拽着她的衣角喊姐姐。
姜漫雪抬起头,看了眼快要落下的夕阳,不由得眯起眼睛。
然后,她面前的阳光就被人挡住了。
“清远先生。”姜漫雪维持着仰起头的动作,定定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清远。
她的声音很轻,还带着刚哭过的那种哽咽。
林清远看着她,低声说:“你哭了。”
“嗯。”姜漫雪眨了眨眼睛,低下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是阳光太刺眼了。”
林清远随着她的话,回头看了眼已经快要追下去的夕阳,皱了皱眉。
“可是现在太阳要落了。”林清远在她旁边的地方坐下。“已经不刺眼了。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姜漫雪跟林清远算不上太熟,她不想对不熟悉的人说太多事情。
于是摇了摇头,否认道:“没什么。可能是心情不太好,所以影响了情绪。”
林清远知道她这是在搪塞自己,显然她有心事并不想说。
他垂着眼睛,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让姜漫雪对他吐露心事。
“清远先生怎么这个时间在花园里,出来散步吗?”姜漫雪收敛了情绪,转头看着林清远。
她其实觉得有些疑惑。似乎每次她才来到小花园里,这个人都能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
这让姜漫雪都有些奇怪,这究竟是巧合还是……
“不是。”林清远摇了摇头,回答的十分坦率。“我在窗口看见了你,所以就来看看你。”
姜漫雪愣了下。她有猜到过这个答案,以为林清远会随便找个借口,或者避而不答。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回答的这么痛快。
“为什么?”姜漫雪的眉头好看的皱起。
林清远抿了抿唇。“因为你看上去,很难过的样子。”
对于这句话,姜漫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顿了半晌,她才轻声的开口:“谢谢你的关心。”
林清远的心里‘咯噔’一下。他以为姜漫雪会拒绝的再说点儿什么,可是姜漫雪只说了那么一句,就再也没有出声。
姜漫雪的眸子轻轻的垂着,长长的睫毛掩盖了她的眼神,看不出她眸子里究竟酝酿着什么情绪。
“清远先生,最近几天我恐怕不能画你的那几幅画了。”
林清远悬着的心再次被拎起。
他有些紧张的转头看着姜漫雪。
“为、为什么?”他的声音有点磕磕绊绊的,甚至还带上了点沙哑。“是你……不想再画了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