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88章 你还要继续保护我
“你要开心。要为我开心……我是去找爸爸和妈妈……”
姜思涯喘了喘气,看着姜漫雪用力的勾了勾嘴角。
“不许胡说!”姜漫雪红着眼睛,呵止他。“小涯,不要胡说,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平平安安的从手术台上下来,以后你还有大好的人生,你还那么年轻,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知道吗?”
姜漫雪捧着姜思涯的手,把他的手背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你是姐姐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依靠,也是我唯一的希望。所以,我会一直守着你。不管是你进手术室,还是从里面出来,姐姐都会一直守着你,等着你的。所以,不要说泄气的话好不好?”
姜漫雪蹭了蹭自己的眼泪,不让眼泪坠落出来。
她抽着鼻子,小声的说着,恳求着姜思涯。
“不要像爸爸妈妈那样离开我……我只有你了,小涯。你答应我,一定要彻底的好起来,好不好小涯?好不好?”
姜漫雪哭泣的声音里蕴含着满满的无助。
以前她都是一个人默默的憋着,承受着,把所有的一切都藏在心里。
可是这一刻她终于绷不住了。姜思涯刚刚说的话,让她陷入到了极大的恐慌之中。
她害怕现在这种巨大的希望落空,害怕姜思涯会真的无法平安无恙。更害怕,姜思涯会像爸妈那样彻底的离开自己。一直以来,姜思涯是她支撑下去的动力和希望。
姜漫雪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姜思涯真的不在了,她还要靠什么生存下去。那时候她就真的一无所有,再也没办法生存了。
“姐,你、你别哭。”姜思涯的眼睛动了动,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他不是有心要在手术之前咒自己。他会这么说,完全就是想让姜漫雪有个心理准备,不要因为自己不在而那么难过。可是平心而论,异位而处,如果躺在这里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姜漫雪,他听到这样的话也会伤心的。
“对不起,姐,对不起……”姜思涯不停的碰触着嘴唇,小声的跟姜漫雪道歉。“我说错、说错了。我肯定会好好的……你别哭,好不好?”
姜漫雪听着姜思涯气息不稳,还在劝慰自己,就赶忙擦了擦眼泪。
“我不哭,小涯,你看姐姐不哭了。你别激动。我们已经坚持了那么久,现在你再坚持一下好吗?”
“好。”姜思涯看着姜漫雪努力的笑了笑。
“傻瓜。”姜漫雪眼睛一酸,险些又掉下泪来。可是却被她赶快止住了。她刚忙笑着调侃着自己。“你看,明明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我们却哭的稀里哗啦的。”
姜思涯听了,也忍不住跟着姜漫雪一起弯起了眼睛。
姜漫雪就这么趴在姜思涯的病床前,小声的跟他一起回忆小时候的事情。
大多数时候,姜思涯都是默默的听着,只是偶尔才跟着姜漫雪说上那么几句。但是仅仅是几句,他通常都要喘半天。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姜思涯就已经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费神,跟姜漫雪说话耗费了他不少精力。
可是,即便是他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他也没有松开握着姜漫雪的手。
姜漫雪的手才只是稍微动了一下,他就马上睁了睁眼睛。
“姐姐,不要走……不要走……”姜思涯的睫毛微颤着恳求。他不想一个人呆在这个冷冰冰的病房里。这里只有机器运作的声音,没有一点温暖的感觉。他想要姐姐在身边陪着……
姜漫雪知道这么久以来姜思涯都非常的辛苦。
她安抚的拍着姜思涯的手,轻声安慰:“我不走。小涯,你乖乖的睡,姐姐就在这里看着你,不会走的。”
姜思涯不安的看着姜漫雪。他挣扎着不肯闭上眼睛,必须要看到他才安心。
之前强忍着难过和悲伤说出来的告别的话,只不过是他强行伪装出来的坚强罢了。
现在这个充满了不安和恐慌,对一切都没有安全感的模样,才给了他一丝属于少年的脆弱。
姜漫雪看着心疼极了。
她知道,自己必须说点儿什么,才能安抚下姜思涯慌乱的情绪。
于是她伸出手去,像小时候那样,轻轻的抚摸着姜思涯的脸颊,轻柔的,仿佛羽毛从脸颊上轻抚而过。
“小涯,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爸爸从来不让我们去他的书房?”
“记得。”姜思涯眨了下眼睛,小声回答。
姜漫雪握着姜思涯的手,陪他回忆着曾经的美好。
“可是有一次,我们偏偏去他的房间里捉迷藏。还不小心打碎了爸爸的一只花瓶。花瓶里面的水撒了一地,花也坏了。还记得吗?”
“嗯。”
姜漫雪看姜思涯的眼睛无力的闭了一下,却坚持着睁开,有些无奈。
她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他的眼尾。
姜思涯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可是却还能听到姐姐轻柔的嗓音。让他觉得安心无比。
“爸爸回来以后,生了好大的气。罚我们不准吃饭,而且要去楼梯角落里站着。”姜漫雪回忆着曾经的那个画面,忍不住的轻声笑起来。“那时候你才几岁呀。你才那么小,只到我胸口那么高。你就抢着跟爸爸说,花瓶是你打碎的,溜进书房也是你的主意。你让爸爸惩罚你一个人,不让他惩罚我。你说,姐姐跟你说过不许去,可是你没有听话。”
姜漫雪把目光转向姜思涯。目光十分的温柔。
她看见姜思涯的眼睛已经闭上,浅浅的呼吸着,似乎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可是,明明是姐姐的裙子不小心带倒了花瓶。但是你却替我受了惩罚。小涯,你从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在保护姐姐了。现在再保护姐姐一次吧。就当是为了我,一定要好好的坚持下去,不要……千万不要放弃,答应我,好不好?”
姜漫雪说完,无声的蹭了蹭姜思涯的手背。
“花瓶……钥、钥匙……”
姜漫雪抬起头来的时候,听见姜思涯发出微弱气音的呓语。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