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85章 她不再是曾经那个小傻子
傅清野回到车上,单手捂住眼睛陷入长久的沉默中。
半晌,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宁向葵的电话。
彼时,宁向葵刚拍完一个代言的定装照,看到助理一溜烟儿小跑的捧着自己的手机过来,微微挑眉。在瞥见来电人的时候,就更意外了。
这位爷能破天荒联系自己,可真让人意外。
她来不及犹豫就接通了电话,边说着边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傅先生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宁向葵,如果一个女人记得很久以前的一个人,说明了什么?”傅清野在宁向葵接电话的时候,直接坦然的就抛了个问题出来,连半点虚伪的客套也没有。
宁向葵给他这直来直去的态度气笑了。
“你还真是毫不客气啊。”她不留情的吐槽着,却很认真的想了想:“你说的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记得的那个人是男是女啊?”
傅清野的唇角微微绷直:“小时候。男的。”
他的回答向来言简意骇。
“小时候的事,要么就是讨厌,要么就是喜欢呗。”宁向葵满不在乎的吹了下自己猩红的指尖。然后,她细数着:“我就还记得小时候揪我辫子的小男生,到现在我都想把他打一顿。你问这个干嘛?”
然后,傅清野就沉默了,他没有回答宁向葵的话,反而自己深深的皱起了眉。
宁向葵反应过来:“是不是安琪儿遇见她小时候喜欢的小男生了?”
“没有。”
即使是透过电话,宁向葵也听得出傅清野话中冷意。
真是个小气吧啦的男人。宁向葵忍不住的腹诽。却不敢说出来。
她小心翼翼的询问:“那你这是……”
“照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人对她意义深刻?”傅清野不答反问,追寻着自己的答案。
宁向葵揣摩着这位大爷问这话的意思。考量着,他这大概是有了情敌的节奏?
考虑了半天,她才默默的开口:“其实,也不一定。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其实长大了以后也没那么重要……”
“行了,你忙吧,没事了。”傅清野直接打断她的话,把电话掐断了。
宁向葵愣了愣:“喂?”
把手机拿下来,宁向葵盯着电话看了半天,气极反笑,这可真是位爷!
傅清野把电话丢在一旁,觉得好心情都没有了。
然后,他都眸子渐渐的暗下来。所以,姜漫雪突然提起曾经的玩伴,究竟是在意还是不在意呢?
……
姜漫雪不知道傅清野的纠结。
她倒确实是有些失望。之前的那段时间,她真的有种感觉,以为傅清野是曾经的那位小哥哥。
可她想不通,如果傅清野真的是的话,又有什么理由否认。
所以最后只能归咎于自己认错了人。
她有些失落的回到病房,把自己未完成的画补完。准备等晾干之后,就给文医生送过去。
而齐安诺的电话,就是在这时候打进来的。
原本只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姜漫雪想也没想就挂断了。她没有接陌生号码的习惯。
可是,对方契而不舍的一直打进来,最终姜漫雪还是接了。
在听到齐安诺的声音时,姜漫雪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会给你打电话?”齐安诺冷笑着。“我现在这种下场,你肯定在幸灾乐祸吧?”
姜漫雪皱皱眉,不想跟她说那么多。
她的手指原本已经移到了挂断键上,可犹豫着还是没按下去。
最终,只能凝眉询问:“你有什么事?”
“我想跟你见一面谈谈。”齐安诺沉默了片刻,突然要求。
姜漫雪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凭她三言两语就能糊弄过去的小傻子。她知道不能在一个坑里摔两次的道理,所以想也没想,直接拒绝:“有事的话你就在电话里说吧。我想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
齐安诺嗤笑:“怎么?你怕我?”
然后,她像是认定了这件事一般,眯起眼睛,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你怕我再设个什么局陷害你?”
“是。”姜漫雪毫不迟疑的回答。“我和齐小姐不同,不会耍那些阴谋诡计的手段。我能做的只是自保而已。明知道对方要对自己不利,还傻傻的送上门去。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第二次。”
齐安诺没想到那个小白花似的姜漫雪,那幅唯唯诺诺窝囊模样,动不动就瑟瑟发抖的姜漫雪,现在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她几乎气的浑身发抖,觉得自己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如今落魄到连姜漫雪这种废物,都敢跟自己这么颐指气使的说话了!
“姜漫雪,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齐安诺紧紧的咬着牙。
她敢发誓,如果姜漫雪在她面前,她能她碎尸万段!
姜漫雪沉着气。“我没有什么好得意的。齐小姐,你不必用这样的心思揣测我。我敢摸着良心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对你不利的事情,甚至从最开始我和你认识的时候,是真觉得和你谈的来,想要跟你做朋友的。但我没想到,从头到尾你都把我视作眼中钉。”
“朋友?哈哈哈……”齐安诺失控似的大笑起来,笑声里满是不屑。“凭你也配跟我做朋友?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别说你就是个跟我抢男人的贱人!就算你不是,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交朋友?!”
“你说的对,所以你只能是敌人。我不认为我跟你这种敌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姜漫雪说着,就要把电话挂掉。
结果,齐安诺那边却突然喊了一句:“等等!”
“你还有什么事?”
齐安诺深吸一口气,阴测测的开口:“姜漫雪,你现在这么肆无忌惮,是不是觉得傅清野真的爱你?”
“……”姜漫雪觉得她跟齐安诺完全无法交流。“我从来没有那么认为过。只是,你们全都这么一厢情愿的认为罢了。”
“呵,别装了。”齐安诺冷笑起来。“你这幅无良的模样还是留着装给傅清野看吧。你不就是用这幅无辜的嘴脸勾住他的吗?可是我告诉你,姜漫雪,你得意不了多久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