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76章 陆先生给你来电话了
微凉的风徐徐的吹过,带来秋天的气息。
姜漫雪的问题出口以后,也同样带了点儿紧张的看着林清远。
这可以说是她自己亲自谈的第一笔生意,她并不希望在时间的沟通上出现问题。但本着严谨的态度,姜漫雪还是把一切因素都考虑进去了。
毕竟,她现在手上还有一幅文医生的订单没有完成以外,更重要的是,过些天姜思涯就要动手术了。到时候,她肯定会心神不宁的,连精神都不能集中,就更别提画画了。
所以,即便是把一切都考虑到了,等到她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作品,也都得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姜漫雪的提议,林清远自然是不会拒绝。
他想了想,甚至还主动要求:“一个月可以,两三个月也可以,时间可都可以商量的。”顿了顿,他怕姜漫雪误会,还主动的加了句。
“只要有质量就可以了。”
对于他的这句话,姜漫雪倒是十分认同。
姜漫雪点点头:“这点我知道的,清远先生可以放心。”
“清远先生,您对于画有什么具体要求吗?如果有的画,您可以尽管提。”姜漫雪想了想,把自己的病房号留给了林清远:“如果有任何的问题,您都可以来找我了解,不需要总是在花园里等着。”
只是,姜漫雪不知道的是,林清远之所以在花园里等她,并不完全是因为他不知道姜漫雪的病房在哪儿,所以才不好去找。而是他根本不能。
林清远不能去找姜漫雪。他更不能让陆斯辰知道,他想找姜漫雪。
所以,仅仅只是沉默了几秒之后,林清远小声的询问:“我怕不方便过去。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
姜漫雪反应过来,自己可能也不是多方便在病房里接待他,所以当即点了头。
她报了一串数字给林清远:“这是我的手机号,你可以直接打电话或者传讯息给我,也可以加我好友,我们在通讯上面联系。”
林清远显得很高兴似的,不停的点着头。
姜漫雪特别有耐心的问他:“清远先生,您记的住吗?”
然后,林清远就把那串数字重复了一边,重新报给他。
姜漫雪讶异的看他,然后毫不犹豫的夸赞。
“您的记忆力可真好。我只说了一遍,您居然就记住了。”
林清远不好意思的抬手抓了抓头发。他的好记性还得归功于赌场。要不是这些年在赌场里泡着,不论是麻将还是打牌都需要不停的记牌,否则,就会输的很惨。所以也就养成了林清远对数字非常敏感的反应。
姜漫雪看了眼时间,发现时候已经不早了,她从长椅上起身,对林清远微微颔首。
“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今天真的很谢谢您,清远先生。”
林清远摆了摆手,表示并不需要那么客气。
“您可以随时联系我。另外,如果您有任何不放心,也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们可以走合约,把合同签订之后再付定金。等我交齐了画,您验收之后,再补足剩余的款项。”
结果,谁知道姜漫雪的这个提议,竟然被林清远直接拒绝,连想也没想。
“不、不用了。我不喜欢走合同。”这么说完,林清远抿了抿唇,显得很局促的模样。“我先把定金付给你,没、没关系的。”
姜漫雪再一次觉得这人有点儿奇怪。她抬起头疑惑的看了林清远一眼,而对方到底是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了。
之后,姜漫雪就没再跟林清远多说什么。她跟林清远道别之后,转身离开。
等她回到病房,再往花园里看的时候,发现之前她呆过的地方已经没有人在了。
这人真的很神秘。姜漫雪心有戚戚的想着。等什么时候一定得问问文医生,认不认识这个病人。
……
给文医生的画线稿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上色了。
第二天,姜漫雪在调色盘里铺满了油彩。
颜色繁多的,以至于护工觉得在姜漫雪为中心的一米以内,都没办法有第二个人走进去。
“姜小姐,您这……准备的颜色也太多了吧?”护工隔着一段距离,眼巴巴的看着姜漫雪询问。
她还记得,至少在画上一幅画的时候,姜漫雪可没准备这么多的颜料。
“嗯。”姜漫雪却轻松的笑起来。“这一次我想尝试不同的画风。阿姨,您不用管我。这里有点儿乱,等我画完以后,我会收拾的。”
虽然她这么说,但护工哪儿敢让她收拾啊。只能在旁边安静的呆着,尽量不去打扰姜漫雪工作。
陆斯辰让人送来的这些颜料,算得上是顶级的。颜色没有一丁点儿的误差。笔触把它们晕开的时候,色彩温柔的像是能把人融化在其中似的。
想到陆斯辰,姜漫雪沾染颜料的动作顿了顿。
自从那天的事情以后,陆斯辰还没有过半点音讯。唯一打过的电话,通话的人还不是他。
姜漫雪心里想着,不知道陆斯辰的病好没好。
只是,才想完,她就不由得开始唾弃自己。明明已经决定不要再爱他了。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关心。哪怕她和陆斯辰之间的关系已经降至冰点,哪怕她对陆斯辰真的没有了爱情,但是长久以来的情感绑缚着她,关心早就已经成了习惯。
对于姜漫雪而言,习惯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她习惯着去接受,习惯着去感受,习惯着去顺从一切。
而现在她所要习惯的,恰恰是反抗习惯。
姜漫雪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陆斯辰。她甩了甩头,让自己不要再分神。做了个深呼吸,她抬起手,将调好的颜料一层一层的染在了画上。
期间,护工似乎是叫了她几次,但是都没能引起姜漫雪的回应。
她在画画的时候可以说是全身心的投入,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等她把颜色染的差不多了,放下笔审视着这幅画的时候,这才听到了护工的声音。
“姜小姐,陆先生刚刚给您打了几个电话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