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69章 他怎么舍得跟你吵架
姜漫雪这问题问出来的时候,林清远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一时嘴快,把做手术的事情说了出来,倒是跟前面的话相互矛盾了。
“我……”林清远皱着眉,绞尽脑汁的思考。
姜漫雪以为自己又问出了什么让他难以回答的问题,赶忙摆摆手。
“没事没事,你不方便说就算了。是我不该问那么多的。”
这么说完,姜漫雪看了看时间,她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就想要跟林清远道别先行离开。
但是,林清远显然并不想那么早就结束他们之间的谈话。
于是,他在姜漫雪要开口之前,率先出声。
“我其实是做捐献手术的。”林清远几乎是脱口而出。
姜漫雪意外的看着他:“捐献手术?”
她上下打量着林清远,目光中是难以抑制的疑惑和震惊,然后目光转为敬佩。
“嗯。”林清远点点头。“我……要做的是,骨髓捐赠的手术。”
“骨髓……”姜漫雪微微瞪大了眼睛。她讶异的目光明显,她定定的看着林清远,甚至短时间内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林清远就这样被姜漫雪盯着。他起初眼神还有些不知所措的闪躲,可是后面他的心里竟然生出丝丝满足感。
“姜小姐,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半晌,林清远终于出声询问。
姜漫雪回过神来。她的声音有些迫切:“那您知道,您骨髓捐赠对象的情况吗?”
林清远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只是,片刻他就反应过来,姜漫雪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接受您骨髓的那位患者,是男是女,年龄多大,叫什么名字,您……知道吗?”姜漫雪的眸子里带着些许期盼的目光。
林清远抿了抿唇,然后摇摇头:“我、我不知道。一般这种信息,医院都不会透露的吧……”
然后,林清远就看到姜漫雪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
他虽然不愿意看到姜漫雪露出这种表情,但是心里还是很清楚的。他不能把姜思涯的事情说出来,至少不能让姜漫雪知道,他就是姜思涯的骨髓捐赠人。虽然有可能会让姜漫雪感激他,可是,那也意味着,姜漫雪有可能会知道他的身份。两者相比,他更不想让姜漫雪知道他是林清远,是林雅如的哥哥。
“不过,我那天听护士说了几句,好像、好像要接受我骨髓的那位患者,是个小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林清远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躲闪着,不敢去看姜漫雪的眼睛。
“原来是这样啊。”姜漫雪的眸光慢慢的暗了下去。不过,她很快就重新抬起眼睛,眸中闪烁着某种林清远看不懂的光辉:“不过,您真的很了不起。”
姜漫雪无不感慨的开口:“您能为了素不相识的人捐献骨髓,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听着姜漫雪毫不掩饰的夸赞,林清远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发热。
他摆摆手:“我、我没有姜小姐说的这样好。而且,你不要这样称呼我,直接叫我清远就好了。”
林清远说着,脸颊还有些微微泛红了。
姜漫雪自然是发现了他的表情变化,以为林清远是个容易害羞的人。于是她也就只好扯出个浅笑给林清远。
大概是因为姜思涯的缘故,姜漫雪对这样捐献骨髓的人,总是充满了感激与敬意。
也因为这个原因,姜漫雪又跟林清远聊了好一会儿。
直到有护士路过花园,指着他们喊了一声:“都几点了,还不回去休息,你们是哪个病房的?”
姜漫雪礼貌的回了个微笑。
“给您添麻烦了,我们马上就回病房去。”
护士走近,认出了姜漫雪:“是你啊。你的护工不是说你在病房里一直休息,今天连查房都免了。你穿成这样,在花园里做什么?”
姜漫雪愣了愣,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随口扯了个理由。
“今天在病房里睡的太多了,所以出来透透气,病号服太薄了,就换了自己的衣服。我马上就回去了。”
护士左右看看:“刚刚在你旁边的那个人呢?”
姜漫雪随着她的话才发现,林清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人影了。
她不由得想起上次林清远从窗户爬下来的事情,心中了然。然后,脸上作出惊讶的表情:“刚刚我旁边有人吗?”
护士被姜漫雪问的一愣。
她狐疑的看了姜漫雪几眼,也没有多问,只是催促着姜漫雪赶快回病房。
最后没有办法,姜漫雪只好跟着护士一起回了病房。
她才刚刚进病房的门,就被护工一脸紧张的拉住了衣服,上下的仔细打量,嘴里不停的念着。
“我的老天爷,我的好小姐,你可总算是回来了!”
护工拍着胸口,做了几个深呼吸。“我给您打了几个电话,您都没有接。可真的是吓死我了!要不是您提前给我发了条信息过来,我真的是要打电话给陆先生了!您到底是去哪儿了?”
姜漫雪还来不及回答她,护工就想到什么,继续开口。
“陆先生的那位秘书……还打电话来问过您有没有回来……”
护工看着姜漫雪的脸,小心翼翼的开口:“您是不是跟陆先生又吵架了?”
姜漫雪看了看护工,只扯了个为难的笑容。
她径自转了话题:“阿姨,周秘书打电话来,您是怎么跟他说的?”
护工拍了拍姜漫雪的手背,宽慰她。
“姜小姐,您别担心。我什么也没说。周秘书问您到没到医院,我告诉他您已经休息了。”
然后,姜漫雪轻轻舒了口气。
“谢谢您,阿姨。”
护工叹了口气:“您听到陆先生生病那么着急,自己都还在生病呢,就跑过去照顾他了。陆先生怎么还舍得跟您吵架哦?”这么说着,护工忍不住摇了摇头。
她的口吻里都是在替姜漫雪委屈。
“没什么的,阿姨。我已经习惯了。”姜漫雪倒是显得十分平淡。
然后,在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提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姜漫雪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来电人是陆斯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