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63章 你就是想让我发泄出来
气氛在瞬间就沉静了。
尴尬的气息弥漫在周围。陈小鹿一时间都不敢吭声。
倒是姜漫雪在愣了片刻之后,蓦然笑了。
她看着傅清野的眸光发亮,甚至还有些别样的情绪在其中。
傅清野像根本没注意到别人投过来的目光似的。
他只挑眉询问:“怎么,我说的哪儿不对?”
陈小鹿简直无语。她特别想告诉傅清野,追女孩子都是要哄的呀!傅先生你这样打击人,这辈子你都追不上小雪啊!
可是,奈何她在心里疯狂吐槽,傅清野也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倒是姜漫雪爽快的摇摇头:“没有,你说的特别好。我其实对这幅画也不是很满意。但是我现在还改不了,只能等左手练习的再熟练些的时候才能修改。”
“你的左手训练度不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好的。”傅清野表情淡淡的。“现在你有在加强左手的使用度了吗?”
姜漫雪认真的跟他讨论:“嗯。我现在能用左手的时候基本都用左手。”
“嗯。还不够。”傅清野简单的评价道。
然后,他给他姜漫雪一个眼神:“先跑两圈热身。”
陈小鹿见傅清野要亲自带着姜漫雪,自己也就不在他们中间当电灯泡了。她拍了拍姜漫雪的肩膀,然后小声说了句:“加油呀,小雪,傅先生不轻易教人的。”
说着,还冲姜漫雪挤了挤眼睛。
姜漫雪被陈小鹿的话讲的有些摸不清头脑。
不过,因为傅清野这么说了,姜漫雪只能在迷茫中,跟在他身后跑了上去。
姜漫雪跟着傅清野绕着训练场跑了五圈,就开始呼哧呼哧的喘气了。
“嘴巴闭上,用鼻腔呼吸。”傅清野慢了脚步,跑在姜漫雪的身边。出声指导她:“把步子迈开,不要想自己有多累。”
姜漫雪只觉得自己的肺部要炸了。她呼哧呼哧喘着气,整个胸膛连带着喉咙都灼烧起来。
“继续跑,不准停下。”
傅清野说出来的话带着显而易见的严厉。
姜漫雪不敢停,只能不停的往前跑。
跑到第十圈的时候,傅清野终于大发慈悲的开了口:“好了,停下吧。”
然后,姜漫雪脚下一软,直接躺倒在了垫子上。
她不停的喘着气,额角渗出的汗珠,打湿了她的碎发。姜漫雪的脸颊红红的,眼睛黑漆漆的看着傅清野。
傅清野在她身边站定,连汗都没出。他站定之后,皱着眉看她:“你身体太弱了,才跑了几圈,就喘成这个样子。”
“我、我……不习惯跑步……”姜漫雪也觉得在垫子上躺着不好,她挣扎着坐起来,虽然腿脚无力,酸软的不得了,仍然还是站起身来。“我从小就、就不擅长跑步。”
傅清野轻笑一声,淡声应到:“我知道。”
姜漫雪只觉得浑身的热气都往上涌,她没听清傅清野的话,反问一句:“什么?”
“没什么。”傅清野板正着脸:“不擅长不代表不能训练。你的身体太弱了,不好好调理怎么行。别在那里站着,活动一下手脚,免得时间久了抽筋。”
姜漫雪听话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脚,缓解了刚刚开始就紧绷的肌肉。
“过来。”傅清野拿过了姜漫雪的护具,然后对她微微颔首。
姜漫雪毫不迟疑的走过去,任由傅清野给她把护具带上。
傅清野低着头给她把护具带好,然后带她走到了一个沙包前。
“看好了,我做示范动作给你看。”傅清野这么说完,用左手挥出去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沙包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然后,傅清野扶住不停摇晃的沙包,转过身对瞪大了眼睛的姜漫雪询问:“看清楚了吗?”
“看、看清楚了。”姜漫雪吞了吞口水,忍不住点点头。
傅清野闪开半个身子,指了指沙包:“你来。用左手。”
“啊?”姜漫雪吃惊的眨了眨眼,半天没有动。“我……我来?”
“把它想成你最讨厌的人,你来试试。”傅清野说的毫无负担。然后他用眼神示意姜漫雪,让她去试试。
姜漫雪拗不过他,她只能走到沙包面前站了一小会儿。抬起左手,给了沙包一下。然后,她回过头去看傅清野。
“出拳要快,力量要集中。刚刚不算,再来!”
姜漫雪没办法,只能跟着傅清野的指令再来了一遍。
“拳要握紧,手腕绷直!出拳要有力!再来!”
然后,姜漫雪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在傅清野的教导下,一次次的举起拳头挥向了沙包。
“你面前站着的是你最恨的人!你要一拳把他打倒!用你全部的力量,用力的打他!”
傅清野的声音在旁边不停的提醒着姜漫雪。
突然,姜漫雪只觉得一股久违的恨意从胸膛里升腾而起。
她受得委屈已经足够多。她受得苦也足够多。为什么还要承受更多的痛苦呢?
所有的不甘与难过全都凝结汇集,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左手的拳头上,姜漫雪的眼睛发红,重重的把左手的拳用力挥出去!沉闷的打在了沙包上!
傅清野的眼神发暗,低声的称赞:“好,做的很好,再来!”
“你对面的那个敌人还没有被你打倒,再来!”
“很好!他还在羞辱你,斥责你,再打!”
“继续打!不要停!”
……
最后,傅清野喊停的那一刻,姜漫雪险些收不住左手的拳。
“好了,没事了。”傅清野上前一步,想要揉一揉姜漫雪的头发。
可是在那一瞬间,姜漫雪猛的转头看他。
刹那间,她眸中迸发出来的寒光乍现。锐利的眼神,仿佛在瞬间就刺进了傅清野的心里。
傅清野的眸子发亮,仿佛发现了宝藏似的。他目光切切的看了姜漫雪好一会儿。
直到姜漫雪反应过来。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姜漫雪的手还在微微的发颤。她刚刚太用力,手臂的肌肉都有些发酸。这会儿终于结束了,她手臂有点儿不听使唤的抬起,然后靠在了沙包上。
“傅清野,你……就是想让我发泄出来的,对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