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59章 你离开我以后后悔吗
只是,林雅如并没有看见陆斯辰垂下的眸子里,掩藏的寒光。
“嗯。”
……
姜漫雪手指发抖,安了好几次,也没有按中一楼的数字键。
电梯门要自动关上的时候,周秘书追了上来。
“姜小……夫人,我送您回去。”周秘书伸手挡了一下电梯,微微的对姜漫雪颔首。
姜漫雪没看他,只维持着声线,努力让自己别发抖,开口道:“不用了。”
“是陆总吩咐,让我送您回……”
然后,不等周秘书的话说完,姜漫雪突然抬起头:“我说不用了,你没听见吗?!”
周秘书被她突如其来的呵斥给吓了一跳。
更让他吃惊的是,姜漫雪那双眼眸中,在瞬间迸发出来的寒光。
眸中蕴藏的那只潜伏已久的兽,终于挣脱了桎梏,嘶吼着像自己发出警告。
她的脸色白皙的几乎能吹弹可破,唇又那样的红。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在彻底冷下来看人的时候,竟然透出别样迷人的神采。
仿若一瞬间,让人不敢再小瞧她。
豁然回首,让人恍然想起,她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她果然还是姜家那位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豪门千金。
即使是被砸碎了骨头,被摁在污泥里,即使是用各种手段让她暂时的屈服,可一旦她那些被刻意收敛的光华绽放出来的那一刻,依旧能璀璨的让人挪不开目光,依然那么明亮……
姜漫雪冷着脸。她真的不苟言笑的模样,再配上她黑的发亮的双眸,真的就让人觉得神圣不可侵。
周秘书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已经跨进电梯的脚慢慢收回。
沉默的看向姜漫雪。
姜漫雪没再说一句话,这一次,她用力的按下了一楼的楼层键,电梯门缓缓的关上。
直到电梯门完全关上的那一瞬,周秘书才隐约的想起。
他忘记了曾经是谁说过的,很多年以前,浅川中学有一位出了名的美人,曾经是整个中学男生的梦中情人,心中最完美的女神。而那位女神似乎是姓……姜。
周秘书从来没把那个男生的梦中情人跟姜漫雪联系在一起过。
可是就刚刚的那一瞬间,他好像已经触及到了什么真相。他记得,之前陆斯辰让他调查的姜漫雪的资料里就写着,她就曾经在浅川中学读书……
不过,周秘书从来不是八卦的人。在电梯前站了一会儿,看着电梯的数字变为一之后,归为平静,就转身离开了。
……
姜漫雪需要控制着全身的力气,才不至于让自己在半路跌倒。
她坚持着出了陆斯辰的公司大门,这才踉跄着脚步,扶着墙壁慢慢地沿着马路往更远的方向走去。
之前她一直强撑着,被陆斯辰轻视羞辱之后,她仅剩的最后的尊严和骄傲一路支撑着她,让她不能在别人面前露出任何狼狈的神色。如果只有陆斯辰,她可以哭,可以叫,可以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
可是,林雅如在那里。姜漫雪的从小到大的教养都在告诉她,哪怕是输,哪怕是狼狈,她在林雅如面前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失态。
姜漫雪一路跌跌撞撞。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
直到她的腿发软,脚发颤的扶着一棵树停下了脚步。
已经是快到深夜了,路上不管是车辆还是行人都变少了。
姜漫雪扶着那棵树弯着腰,不停的大口大口的喘气。她身旁的那盏路灯发出昏暗的光,把她和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风吹过来的时候,她的裙摆和树的影子一起摇摆着打着晃。
姜漫雪弯腰大口的喘气,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的某一处。昏黄的灯光刺的她的眼睛想要流泪。
豆大的雨点落下来的瞬间,姜漫雪还以为那是自己的眼泪。
很快的,雨开始拼命的下。
她扶着树干,缓缓的蹲下来,哭得不能自已。那些雨水滴落在脸上,和她的眼泪融在一起,分不清楚谁是谁。
她在哭,天也在哭。就好像是要替她遮挡,又像是在替她难过一样。
姜漫雪蹲在路边毫不掩饰的大哭了一场。她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浇了个透彻。
等她抽抽嗒嗒的哭完了,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是一双手工定制的高级皮鞋。她吸了吸鼻子,顺着那人的裤腿看上去。
傅清野撑着伞站在她的面前。
黑漆漆的大伞,完美的为他们两人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雨水。
姜漫雪用手擦掉眼睛里多余的水分,她还以为是自己哭的太久,产生的幻觉。
姜漫雪蹲在马路边,满身湿透,狼狈不堪的抬头看着傅清野。
路边,停着的是傅清野的黑色宾利。
“姜漫雪。”傅清野清冷的嗓音混合着雨点落在雨伞上的噼啪声,却成了这冷秋里唯一温暖姜漫雪的存在。
“你离开我以后这么狼狈,现在你后悔了吗?”
姜漫雪红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傅清野。她的声音发着抖,像是在喉咙里硬挤出来的。
“傅清野,我是快死了吗?所以才在死之前,产生幻觉,看到你了。”
傅清野被她气笑了。
“你快死了还能因为幻觉见到我,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很荣幸?”
他这话说的半点也不客气。而且,此时此刻,傅清野简直想用力的敲敲姜漫雪的脑袋,看看她这脑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可是,在看到她水波盈盈的眼神时,突然就舍不得了。
“啧。”傅清野不耐的看了她一会儿,皱着眉呵斥:“姜漫雪,你还想在马路边蹲到什么时候。等雨停吗?”
姜漫雪委屈的抽了抽鼻子。她红着眼睛低头,眼泪在瞬间又弥漫了视线。
“我也不想啊。”她的声音都变调了,带着刚哭完后又想哭出来的奇怪音调:“可是……可是我脚麻了啊。”
姜漫雪用力的抿着唇,撇了撇嘴,带着点儿哭声的叫傅清野。
“傅清野,你能不能……拉我一把啊?”
最终,傅清野看了她两秒钟,把雨伞塞进姜漫雪的手里。然后弯腰,就这她蹲着的姿势,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然而,在傅清野靠近的那一瞬间,姜漫雪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断了。
她压抑了许久的委屈彻底洪水般爆发出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