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56章 这次我已经不想再忍了
我忘记了,你也不要在意了。
姜漫雪说出这话的时候,就已经准备把所有的委屈全都咽下去了。
她还记得,在她受伤醒来的那天,小涯哭的发红的眼睛。她也记得,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小涯,别哭,姐姐不疼,别告诉妈妈。”
可是,她说完这话,姜思涯却哭的更厉害了。
姜思涯说:“姐姐,你流了那么多血,医生说你的右手再也不能画画了,你怎么能不疼?爸爸和妈妈如果知道,他们一定心疼死了。你怎么能不疼啊?”
姜漫雪不疼,姜漫雪不委屈。她只能一遍遍的这样告诉自己,麻木着自己的神经。
不过是不能高考,以后不能画画而已。只要她还活着,就要承担家里一切的责任。这是她应该去承受的,她必须去担负。
这些年哪怕是再苦再难也过来了。姜漫雪没有资格怨天尤人,也没有资格自哀自怜。
所以,现在再追究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已经没有意义了。
陆斯辰听姜漫雪这样说,半晌没有说话。
他只是用指尖一遍一遍,不停的抚摸着姜漫雪手上的那道疤痕。
最终,还是姜漫雪打破了沉默。
“我去拿体温计给你量一下。”姜漫雪抬头看了眼窗外。“外面天已经黑了,不知道周秘书走没走。如果没有走的话,我去请他把医生找来,再给你检查看看。”
可是,哪怕是姜漫雪这样说,陆斯辰也没有放手。
“你在担心我。”陆斯辰突然抬起眼睛,认真的看着姜漫雪说着。他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问句。
姜漫雪眨了眨眼睛,迟疑的应了一声:“嗯。”
她干干巴巴的开口。
“我担心你。”
“为什么?”陆斯辰握着她的手稍稍用力,把她往床的方向拉了拉,迫使她俯下身来。
陆斯辰直视姜漫雪的眼睛,不肯放过她脸上任何一点的表情变化:“为什么担心我?姜漫雪。”
他叫着姜漫雪的名字,见她想要把脸转开,手上猛地用力。
姜漫雪被突然一拽,重心前移,扑倒在陆斯辰的怀里。她慌乱间抬头,却撞进他那双黝黑且深沉的眼瞳里。
陆斯辰还在固执的问着:“姜漫雪,你说,你为什么担心我?”
“我……”姜漫雪张了张嘴,她的喉咙像被卡住了似的。
她想推开陆斯辰,想发泄又崩溃的对他嘶吼,想指着他的鼻子告诉他,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担心他还能因为什么,因为在乎他啊,因为爱他啊!不然还能因为什么?
可是,在姜漫雪看见陆斯辰那双黑漆漆的瞳仁里,隐藏的万分复杂又似沉重的情绪时,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眼前的陆斯辰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他敛去了平日里的凌厉,不见了这些年对她的残忍。他此时此刻的眉目间,那种深沉又复杂的眼神,仿若少年时最后见他时,那份最深最浓的情谊。
姜漫雪几乎当场就迷失在了陆斯辰近在咫尺的瞳仁里。
她喃喃的开口,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因为……我爱你啊。”
情到深处,胸口痛的已经不能呼吸。眼泪迅速的在眸中凝结,姜漫雪哽咽着,再次开口。
“陆斯辰,我担心你,是因为我爱你啊。我爱你,你懂不懂……”
姜漫雪哭着说爱他。
陆斯辰猛地收紧了手臂。他把姜漫雪压下,用力的抱着她。似乎想要就此把她揉进自己的胸膛,揉进自己的血液里,跟自己彻底的融合在一起。
然后,他在姜漫雪抽泣着的时候,翻身把她压下。
陆斯辰撑起身子,俯身在姜漫雪的上方。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姜漫雪的脸颊,额头跟她的相抵,鼻尖轻轻的磨擦。
他用手指一遍遍轻轻摩挲过姜漫雪的唇。
她的眼里还带着未尽的眼泪,小鹿一般敏感而脆弱的眼神,不安的望着陆斯辰。
陆斯辰不受控制的低下头,将一个又一个的吻印在姜漫雪的额头,眼睑,鼻尖。最后,他轻吻着姜漫雪的耳畔,然后啄了一下她的唇角。
姜漫雪恍惚了一下思绪。这样的陆斯辰让她舍不得放手,她甚至舍不得逃开他的怀抱。
这一刻,仿佛跟她昨晚的梦境重叠在了一起。
姜漫雪颤巍巍的伸出手,用自己的手臂环住陆斯辰的脖子。这是她所能做出的最大胆的举动。
“我……我梦见你了。”姜漫雪突然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句。然后,她努力的笑了一下,笑起来的时候,眼泪却顺着眼角落了下来。“可是,我醒来以后,你却不在。”
姜漫雪抽了抽鼻子,无尽委屈从四面八方涌来,瞬间充斥了心头。
“陆斯辰,你怎么能总是把我丢下,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陆斯辰听着姜漫雪的控诉,他一言不发。
等到姜漫雪忍不住哭出来的时候,他低下头,用吻堵住了姜漫雪啜泣着的唇。
瞬间,姜漫雪连哽咽都忘了。她无措的睁大眼睛,无法聚焦的望着近在咫尺,专心亲吻她的陆斯辰。
等到她不哭了,陆斯辰便放开了她的唇。
然后,陆斯辰伏在她的耳畔,哑着嗓子说了一句:“姜漫雪,我忍不下去了。”
这么说完,姜漫雪还来不及想什么意思,嘴巴就再一次被陆斯辰给堵住了。
陆斯辰在吻她。是在清醒的时候吻她。
姜漫雪意识到这一点,手脚都忍不住发软了。
她的眼泪不停的落下,她抬起手,主动的去拥抱陆斯辰,在他唇舌的纠缠中,努力的去配合他的深吻。
直到陆斯辰把她的裙子掀开,微凉的手指触碰到她腰身到时候,姜漫雪突然抖了一下,这才有些清醒过来。
“陆、陆斯辰……”
姜漫雪被陆斯辰咬了下脖子,她抖了抖身体,叫着陆斯辰的名字。
陆斯辰撑起手臂看她,一双黝黑的眸子里,微微泛红。他的身上散发着灼人的热意。姜漫雪一度以为他是又发烧了。
姜漫雪还想说什么,却再次被他俯身吻住。
“漫漫……”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