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54章 陆斯辰,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姜漫雪在哭。
她在哭。
陆斯辰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心都要疼的缩成一团了。
“别哭,漫漫,我不好,我来晚了,别哭……”
陆斯辰虽然吃力,却很坚定的给姜漫雪擦去眼泪,伸手把她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
姜漫雪抽着鼻子俯身趴在陆斯辰的怀里,蹭着自己的眼泪。她很难过。也很委屈。不是因为曾经受过的陆斯辰的冷待,而是她清楚,陆斯辰此时此刻的温柔与温情,全都脆弱的像泡沫,一戳即破。
这不是出自他的真心。这才是让姜漫雪最绝望的事。
陆斯辰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露出这样的表情,完全是因为他并不清醒。
他还在梦魇着,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即便如此,姜漫雪还是迷失在陆斯辰这片刻的温柔里。她紧紧的抱住陆斯辰,像在沙漠里行走已久的旅人,终于遇到了一片绿洲一样。
即使是海市蜃楼,她也不愿意松手。因为实在是太美好了……美好的让人情愿溺毙其中。
“别哭,别怕。”陆斯辰抱着姜漫雪,轻声的安慰她。“我在了,已经没事了。”
陆斯辰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小心的握着姜漫雪的右手。她受伤的那道疤依然还在。从手腕的根部一直蔓延到手心的位置。当年被折断时的惨痛和皮肉被匕首划开的惨状依稀在眼前。陆斯辰抚摸着的就是她的那道深入骨髓的疤痕。
“陆斯辰……为什么……”姜漫雪低着头,看着他握住自己右手的动作,眨了眨眼睛,眼泪无声的坠落下来。“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姜漫雪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她口中不断的喃喃的问着为什么,问到最后,连她自己都茫然了。
“还是说,从我们分手的那天起,你说不爱我,就真的不爱我了……”姜漫雪看着陆斯辰半阖着的眼睛,他似乎是透过自己在看着别人。
姜漫雪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别人’是谁。是曾经年少时,那个属于陆斯辰的‘漫漫’,还是另有其人。
她的眼泪扑朔着落下,鼻子塞塞的,特别难受。
“可是,如果你真的、真的不爱我了,那你为什么回来?为什么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把我带走?你为什么娶我啊?陆斯辰,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我到底……该做什么,才能让你爱我啊?”
……
姜漫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梦里依稀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夜晚,那个可怕的仓库。
有不少人围着她,在不停的问着她莫名其妙的问题。姜漫雪害怕极了,她不停的摇着头,嘴里不停的说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求你们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可是,她都祈求并没有得到那些恶魔的宽容。
“老大,这小丫头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给她来点儿厉害的,恐怕她什么也不会说的。”
然后,她就听见那个恶魔一样的声音。那么残忍,那么血腥,还带着漫不经心的狠辣:“听说她很会画画。那就右手吧。让她长点儿记性,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
姜漫雪不停的挣扎,不停的尖叫,却被人捉住了手,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她的喉咙已经喊到了沙哑,在刀子扎进手腕上的时候,她已经连喊都喊不出来了。刀子自上而下从手腕根部一直划到了手掌中间。皮肉外翻,血在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空气里都是腥甜的味道。
她本以为这就已经是痛到极致了,可是在那把铁质的椅子砸在手腕上是,姜漫雪清楚的听到自己骨头折断的声音。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就这么痛晕了过去。
仓库里全是淹没一切的浓密的黑暗。只有头顶上那个小灯泡在不停的摇晃着。
有人站在她的视线上方,附身看着她似乎是在说着什么。只有外面的雷声轰隆隆的,震耳欲聋。
再之后的事情,姜漫雪就再也不记得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送进了医院。她的右手严重骨折,不能参加高考,也再也拿不住画笔。甚至在阴天下雨的时候,还会隐隐作痛。
姜漫雪像被生生折断了翅膀的鸟。再也没有了骄傲,只剩下卑微与顺从。她收敛了自己与生俱来的所有骄傲与光芒,努力挣扎着存活。
直到……她在那个险些被人轻薄的夜里,重新遇到陆斯辰。
即使姜漫雪心里清楚,陆斯辰不再爱她。可是她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如从前那样,潇洒的转身,告诉他不爱就分开。她没有了任何资本,她能做的只有卑微的放低自己的身份,一次次的妥协,一次次的任由自己遍体鳞伤。
曾经的姜漫雪是骄阳下的一株向日葵,永远灿烂,永远明媚又美丽。而现在的姜漫雪就是夹缝中的一颗小草,任凭风吹雨打,任人踩碾践踏,只要她不死,总能坚强的生存下来。
……
陆斯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
他身上出了不少的汗,额头上的毛巾也变的温热起来。
下意识的动了动自己的手臂,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抱着身边的人。他低头看的时候,发现姜漫雪正紧闭着双眼,躺在自己的怀里,嘴里还在不断的念着梦话。
“不要、不要碰我的手……求你们了,不要过来……啊——”
姜漫雪的额头上渗出不少的冷汗,她突然惊叫一声,猛地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惊疑不定的环视着四周,发现没有仓库,没有灯,更没有那些恶魔一样的歹徒之后,她才轻轻的舒了口气。
“你做噩梦了。”
陆斯辰的声音还带着疲惫的沙哑,在她的身后稳稳的传来。
姜漫雪的身体猛地僵了僵。
然后,她诧异的回过头,看着正盯着自己的陆斯辰,发现他的眸子里布满了猩红色血丝。
姜漫雪支支吾吾的开口。
“我……周秘书说你生病了,我担、担心你……”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