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53章 你不过就是仗着我爱你而已
因为提前联系过周秘书的关系,姜漫雪进了公司以后,也没有被阻拦,一路畅行无阻。
“周秘书。”姜漫雪终于见到了陆斯辰的秘书,她一路小跑着过来,连气也没喘匀。
“您来了。”周秘书微微颔首,引着姜漫雪进了陆斯辰的办公室。
姜漫雪直接跟着周秘书走了进去,并没有在意她身后的窃窃私语。
“诶,她是谁呀?”
“不知道,看着眼生。大概是客户吧?”
“大概又是陆总的哪个小情儿吧。”乔雨瑶翻了个白眼,吹了吹自己的指甲。“你们这么八卦做什么,管她是谁呢,翻不出什么大风浪来。”
然后,她的话引来其他几位助理的哄笑。
“是是是,谁不知道咱们瑶瑶对陆总的心思呀。要说,咱们陆总就是眼神不好,放着瑶瑶这么个大美女不找,偏偏绕远路找野草,也真的是。”
“瑶瑶。”一位助理用手肘推了推乔雨瑶:“刚刚开会的时候,陆总好像不太对劲儿呀?该不是生病了吧?你不趁着这个机会去关心一下?”
乔雨瑶皱着眉,推开她:“陆总生不生病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要去工作了。你们别挤在这里八卦了,赶快去工作吧。”
“哟,现在就当老板娘来管我们啦?”
众人嘻嘻哈哈的跟乔雨瑶开玩笑,然后这时总裁室的门推开,周秘书一脸冷漠的站在那里。
“不去干活,都在这里做什么?以为这是哪里,超市吗?!”
顿时没有人敢吭声,做鸟兽飞散状。
“周秘书。”乔雨瑶咬了咬唇,凑上前来。“我看刚刚医生来过了,陆总怎么样了?”
然后,她都目光试探性地往里面瞄了瞄。
“陆总身体不舒服,不方便跟人谈事吧?之前这位小姐我有见过的,她跟陆总是……”
“乔雨瑶。”周秘书冷着表情看这位脸庞艳丽,身段婀娜的女郎。“你有空关心陆总的私生活,不如多关心自己手里的工作有没有做好。你交上来的表格档案我看了,分类整理不清晰,拿回去重做。把我跟你的要求看清楚,我要的是分类。”
周秘书上下打量着乔雨瑶:“再出现类似的错误,你也不用在这里干了。”
“是,周秘书。”乔雨瑶难堪的咬了咬下唇,不敢反驳。
周秘书迈开脚步刚走了两步,然后回过头来扫了她一眼。
“现在,回去工作。乔雨瑶,我提醒你,你是来工作的,不是来钓金龟婿的。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不需要我来警告你吧?”
乔雨瑶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她抱着怀里的文件夹,低着头,用力咬了咬牙。
“我明白的,周秘书。”
“明白就好。走吧。”
周秘书把乔雨瑶从总裁室门口赶走,回头看了一眼关进了门的总裁室,这才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去工作。
姜漫雪对于门外发生的这些一无所知。
她在进了休息室之后,看到陆斯辰躺在床上,睡的非常不安稳的模样时,心就紧紧的揪了起来。
姜漫雪脱掉自己的外套,走到床边伸手去触碰陆斯辰的额头。
触手时滚烫一片。
姜漫雪不由的皱紧了眉。这么高的温度。
想让他能睡的舒服一些,姜漫雪想了想,去用水打湿了毛巾,放在了陆斯辰的额头上。
触到冰凉毛巾的刹那,陆斯辰喉咙里发出一声舒服的谓叹。
姜漫雪的手指轻轻抵在陆斯辰的眉心上,慢慢的给他揉捏着,想要把他蹙在一起的眉舒展开。可是却突然被抓住了手腕。
下一秒,陆斯辰就睁开了眼睛。
姜漫雪有一瞬的惊慌失措,她的声音有些发抖,支支吾吾的开口:“我、我知道你生病,所以……所以来看看你……”
她的声音落下之后,陆斯辰并没有马上出声,静谧的房间里只听见彼此起落的呼吸声。
“我找到你了。”半晌,陆斯辰终于哑着嗓子开口,他的眼睛泛红,视线却紧紧的盯着姜漫雪,分毫也不挪移:“我终于……找到你了。”
姜漫雪一愣,才明白过来,陆斯辰似乎是睡迷糊了。
她眨了眨眼,不解的看着陆斯辰,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陆斯辰的脸颊。
“你……一直在找我?是找我吗?陆斯辰?”
“我终于找到你了。”陆斯辰没有回答姜漫雪的问题,却始终重复着这一句话话,直到他叫了声姜漫雪的名字:“漫漫,我来晚了,你别怕。”
瞬间,姜漫雪抿着唇,眼泪在刹那模糊了视线,弥漫了眼眶。
她有多少年没有听到过陆斯辰这样叫她了?
一声漫漫,就仿佛穿越了千山万水,穿越了时空,回到还年少情浓时。那时陆斯辰总爱抱着她,在她耳边一声声的叫她漫漫。他说漫雪是别人叫的,漫漫是他一个人的,是只属于他的称呼,别人谁都不准叫。
如果不是又听到,这个称呼都要随着回忆被姜漫雪葬在角落里永远蒙尘了。
而现在,陆斯辰的一声漫漫,那些遥远的记忆全都涌上心头。那些甜蜜的,高兴的,幸福的,难舍难分的亲昵时刻,还有曾经全部的浓情蜜意。那些久远而陌生的情愫全部席卷而来的刹那,姜漫雪想哭。
她俯下身,用额头轻轻抵住陆斯辰的,双唇颤抖着。
半晌,她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眼泪无声的落下,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她和陆斯辰紧紧交握着的手中。
“陆斯辰,你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男人。”姜漫雪小声的说着,声线颤抖着,带着长久以来所受的全部委屈。“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就仗着……不就仗着我爱你吗?”
姜漫雪小声的抽泣着,用手背胡乱的擦着自己的眼泪。
“你就是仗着我爱你,所以、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我……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陆斯辰红着眼睛。高热的温度烧的他视线有些模糊不清,耳朵也嗡鸣作响。
他在梦里一直在寻找着,寻找着姜漫雪。当他睁开眼时,姜漫雪就在自己面前。
他听不清姜漫雪在说什么,只是看见她在哭……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