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51章 如果你在门后……
早上,姜漫雪醒来的时候,只听见浴室里有轻微的响声。
她原本还有些茫然,几乎是在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然后,连鞋也来不及穿,赤着脚直接跑到了浴室的门口。
姜漫雪还清晰的记得昨晚的事情,陆斯辰温柔的亲吻,和他缠绵的眼神。每一个举动都让姜漫雪感到久违的心动。
她看着紧闭的浴室门,显得极度的不安和迫切。仿佛门的里面是一扇堆满了宝藏的世界。
差不多是在姜漫雪出神想着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护工显然被站在门口的姜漫雪吓了一跳,抚着胸口做出个惊吓的动作,随即就关切的询问:“姜小姐,您怎么起来了?是我吵醒您了?”
姜漫雪眼睛里闪烁着的光一点一点的熄灭下去。
她看着护工吃惊又关切的表情,不死心的朝着浴室里面望去。
病房里的浴室并不大,抬眼看过去简直一览无余。
“原来……果然是梦吗?”姜漫雪失神的张了张嘴巴,喃喃地出声。她失望的垂下了眼睛。
护工疑惑的看看她,然后惊讶的叫了一声:“姜小姐,您怎么光着脚就下来了,快快,回去穿上鞋。这个天冷的,比昨天降温好几度呢。可不敢着凉了呀。”
姜漫雪愣了下,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果然赤着脚踩在地上。
她听了护工的话,回去套上鞋袜。阿姨又给她披上一件外套。
“陆先生说,等您起来之后,让您把这个吃了。”护工说着,端过来一只精致的小碗。吹拂掉上面的热气,轻声说着:“一直放在保温桶里来着,就等着您醒了。”
姜漫雪敏锐的抓住护工话中的关键词。她猛地抬起头来,满怀希翼的看着护工阿姨:“阿姨,陆斯辰来过了?”
然后,护工露出茫然的表情:“没有啊。是早晨的时候,陆先生打电话吩咐我的。之后他派肖先生把保温盒送过来的。”护工看着姜漫雪又慢慢低沉下去的情绪,小心翼翼的叫她。“姜小姐,您、您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的呀?我、我这就去叫医生啊……”
“不用了,阿姨。”姜漫雪捧着手里的碗叫住护工:“我没事的,大概是起的有点着急了。歇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护工还想说点儿什么。
姜漫雪对她笑笑:“摆脱了,阿姨。告诉医生以后,我又得吃好多药。那些药可难吃了,拜托拜托。”
她做出个拜托的表情,护工就拿她没办法了。
“那如果不舒服的话,您可一定要跟我说的。”
“我知道。”姜漫雪应了一声之后,开始捧着碗一勺一勺的吃着燕窝。
原本平时吃上去还有些淡淡甜味的燕窝,这会儿入口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甜了。反倒是无尽的苦涩酸楚在舌尖上回荡着蔓延,不肯散去。
大概真的是个梦吧。姜漫雪心里默默的想着。是她心底里最期待的奢望幻化出来的美丽梦境。虽然甜美,可是也无比的脆弱。
……
陆斯辰重重的咳了两声。
在周围的人把视线转过来的时候,他用手抵住唇,清了清喉咙,低声说着:“继续说。”
然后,陆斯辰把杯子递给秘书,示意他倒杯水来。
等热水入喉,他干痛的喉咙才稍微有些舒适。
两个小时以后,会议结束。
陆斯辰轻声咳嗽着,回了办公室里。
“周秘书。”乔雨瑶叫住秘书,看着走在前面的陆斯辰:“陆总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好像身体不太舒服。不要紧吧?”
周秘书上下打量她一眼,皱紧了眉:“乔雨瑶,你是陆总的助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其他的事情不需要管那么多。”
乔雨瑶的脸色变了变,不太好看。
可是因为对方是陆斯辰唯一的金牌秘书,她也不敢说什么。
“我就是……看陆总身体好像不舒服,所以才问问的。我现在就回去工作。”
周秘书看着她快速跑开的背影,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然后,他快走两步,跟上了陆斯辰的脚步。等进了办公室之后,秘书迅速的给陆斯辰汇报了一遍他今天的行程。
“陆总,今晚世豪的齐总新开的酒吧开业。您一早就让我准备了礼物。晚上六点的宴会您要去参加吗?”
陆斯辰头痛欲裂。他躺靠在椅子上,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帮我推了。”
“好的。”秘书记下了他的吩咐,看到陆斯辰果然不太舒服的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关切的询问:“您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听到‘医院’这个词,陆斯辰的动作不由的停顿了一下。
他微微的睁开眼睛,眸中的神色异常的沉重且复杂。
“不去医院。你叫个医生来帮我检查检查。”陆斯辰伸手去端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水之后,才觉得舒服了一些。“我大概是有些着凉了。”
“好的,我立刻去安排。”秘书如临大敌。
陆斯辰抬手招了招:“别声张。”
“我知道的,陆总。”秘书想了几秒提议道:“要不您先去休息室里躺一会儿?等医生到了我再叫您。”
陆斯辰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
他头晕的厉害,起来的时候只能扶着桌子起身。
秘书赶忙过来扶他,然后这时候才发现陆斯辰体温高的十分不正常。
“陆总,您发烧了。”
“发烧了?”陆斯辰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他皱着眉低声道:“难怪我觉得这么难受。”
陆斯辰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发晕,连站稳都有些费力。
“扶我去躺一会。”
秘书不敢耽误,把陆斯辰扶到隔壁的休息室里,让他躺在床上,找了条毛毯来给他盖上。
等安顿好了陆斯辰,他这才赶忙去打电话联系医生去了。
陆斯辰像是被扔进了火炉里,浑身都燥热的难受。
高热的温度烧的他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发烧了?陆斯辰迷迷糊糊的想着。最近一次发烧似乎还是在几年前。那时候爸妈刚刚出事。
陆斯辰皱着眉侧过头,鼻腔有些发酸。
爸,妈……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