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47章 你和傅清野到底……
窗外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阴了下来。
只是看画的这会儿功夫,外面就雷雨闪电再一次的席卷,大雨滂沱。
顾以瞳却像毫无所知似的,认真的看着那幅画。
虽然现在姜漫雪的笔触还达不到她右手画时那样纯熟,可是根本不影响她的构图。更影响不到她这幅画想要表达出的情感。在效果上,这种略带青涩的笔触,反而让看画的人更清晰的感觉到她内心的美好。
顾以瞳的唇角绷的紧紧的。
“好了,瞳瞳,别看了。”在画架前站的时间太长,姜漫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未完成的作品而已,别再看了。”
“很好看啊。”顾以瞳故作轻松的眨眨眼,然后再多看了几眼。转过头才跟姜漫雪随口聊着:“漫雪,你刚刚说,是傅先生鼓励你画画的?你跟傅先生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姜漫雪诧异的看着顾以瞳,不懂她怎么会问出这种暧昧的问题。
实在不是姜漫雪想的太多,而是顾以瞳的语调实在是太过奇怪,话音中那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让她想忽视都不行。
“瞳瞳,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嘛。哎呦,我就是好奇啦,纯粹的好奇,行不行?”顾以瞳挥挥手。“毕竟前段时间齐安诺那个新闻满天飞。她之前又说的天花乱坠,差不多已经和傅先生绑定到一起了,人人都以为她会跟傅先生结婚。结果呢?转个眼的功夫,她确实是和傅家人结婚了,不过是傅先生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表弟。都不知道傅先生认不认得。”
这么说着,顾以瞳不屑的笑起来:“齐安诺把自己弄成了关城里最大的一个笑话。现在是多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呀。她这事儿可是在你跟傅先生的新闻出来以后才出的。你可别告诉我,这跟傅先生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呀。”
顾以瞳盯着姜漫雪,似乎是想看她有什么反应。
“外面现在都在猜呢,说傅先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瞳瞳。”姜漫雪皱着眉,认真的看她。“我真的不知道。傅清野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而且我也相信,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他在这件事上有参与,那只会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从最开始就跟齐安诺没有关系。他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所以齐安诺最开始说什么,他才会不在意。”
姜漫雪说的非常认真,然后义正严辞的告诉顾以瞳:“瞳瞳,你以后不要再那样说了,我跟傅清野是朋友。”
顾以瞳看着姜漫雪好一会儿,她突然笑起来。
“你看,我就是随口说说,你那么认真干什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说就是了。”
然后,顾以瞳偷偷的问她:“不过,买你这幅画的人,其实就是傅先生吧?”
姜漫雪无奈的看着她:“不是的。你不要猜了,瞳瞳。你知道的,我们都不能告诉别人买家是谁。这是规矩。”
“好好好。我不问了。”顾以瞳举起手,投降似的说着。然后,她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都已经这么晚了,漫雪,我得回去了。”
姜漫雪看了眼时间,发现两个小时已经快过去了。
她不再多留顾以瞳,有些担忧的看着外面:“又下雨了。”
“没关系,我开车呢。”顾以瞳朝着姜漫雪晃了晃手上的车钥匙。
姜漫雪送顾以瞳去门口。
顾以瞳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拉开门之前,她的头微微垂下。散下单头发遮挡住她的眼神。
“漫雪。”顾以瞳叫了姜漫雪一声。“你有多喜欢画画?”
姜漫雪愣了一下。然后,她站在顾以瞳的身后,声音轻巧态度却极其认真的回答。
“特别喜欢。”
“那是不是,无论你放弃什么,都不可能放弃画画?”顾以瞳抬起头,背对着姜漫雪,声音略显沉重的再问了一句。
“是。”
顾以瞳发出一声轻笑。然后,她略带叹息的声音回荡在不大的空间里。
“难怪当初在画室里,我们能成为朋友。别送了,我走了。”
这么说完,顾以瞳就打开病房的门,直接走了出去。
她拒绝了姜漫雪送她,也没有说再见。
姜漫雪看着顾以瞳离开的背影,目光慢慢的复杂起来。
她其实隐约猜的到顾以瞳心情变化的原因。自己一旦开始画画,以后自己的作品势必会传出去。等到看到的人多了,难免就会被人拿来跟顾以瞳做比较。
而一旦被比较,就难免会因为画风问题,把那幅向日葵的画牵扯进来。
姜漫雪刚刚没有对顾以瞳说,其实她已经做好了决定。如果一旦有人问到相关的问题,她会否认的。
在姜漫雪的心里,顾以瞳是她最好的朋友。她虽然之前有怨过,有委屈,有难过,可是最终她还是原谅了。毕竟,无论是感情还是人,都远比一幅画来的更重要。如果那幅画能让顾以瞳更好,那给就给了,她也愿意不再追究。
可是姜漫雪没有说。考虑到顾以瞳的自尊,也考虑到这件事毕竟已经翻篇了。
她觉得,凭借着自己和顾以瞳的感情,她应该对自己有信心。
姜漫雪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又再次下起来的瓢泼大雨,目光宁静且悠长。
顾以瞳从出了姜漫雪的病房之后,一直强撑着的那口气骤然松了。站在电梯里的瞬间,她的腿都有些发软。
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停车场,顾以瞳试了几次才用钥匙打开了车门。
她坐进车里,手指发颤的点了支烟,深深的吸了几口,靠在了车子的座椅上。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姜漫雪又重新拿起笔画画了,怎么办?该怎么办?她一旦开始画画,势必会在钱大师那里揭穿自己伪造画的过去。
顾以瞳哆嗦着手指,把烟凑到自己的嘴边。
然后,她的动作骤然顿住。
“不能……不能让她这么做。绝对不能!”
顾以瞳喃喃自语。她呢喃着这句话,重复了几遍之后,发了狠的把抽了一半的香烟丢出去。
然后发动车子,用力的踩下油门。
车子瞬间就窜了出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