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46章 让我无法移开目光的耀眼
姜漫雪把话说完,去看顾以瞳的时候才注意到,顾以瞳只是看着自己发愣,半天都没有吭声。
“瞳瞳?”
姜漫雪试着叫了她一声:“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啊?”顾以瞳猛的回过神来。“没、我……我只是太惊讶了。”
顾以瞳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还是硬撑着露出个笑脸给姜漫雪。
“我只是几天没有见你,没想到你已经卖出去一幅画了。漫雪,我、我真为你高兴。”说这话的时候,顾以瞳紧紧的攥紧了自己的手。她的眼神有些不知所措的飘逸着,不敢看姜漫雪的眼睛。
“不是只有几天。”姜漫雪舒了口气。“其实我已经训练了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一直不敢尝试,所以你们都不知道罢了。”
然后,顾以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抬起头,着急的询问:“那陆斯辰,他……他会同意你画画吗?他会阻止你的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姜漫雪点点头:“陆斯辰虽然开始是不同意,但是现在已经不反对了。”
然后,姜漫雪指了指不远处角落里放着的画架:“这些工具还都是他送来的。”
顾以瞳眼睛里原本升腾起来的一丝希望,渐渐的熄灭了。她看着摆在不远处的画架,目光深沉又复杂。
那个画架从她进门时就一直摆在那里,只不过她一直没有看到罢了。
这会儿顺着姜漫雪的视线看过去,顾以瞳还能看到画架上那幅作品的半成品。那是姜漫雪未完成的作品。
顾以瞳忍不住站起身走过去。姜漫雪愣了下,跟着她起身。
“瞳瞳?”
“画的可真好。”顾以瞳走到画架面前,端详着画纸上的线条。目光闪动。“不过,看得出来你的手还不稳,你现在的水平大概是你右手的十分之一吧?”
姜漫雪轻松的笑笑。“也没有那么夸张。我的右手虽然之前都是惯用手,画的也多一点,但是还没到那种地步。而且我那么多年没有动笔,现在能到画到这种程度,我已经很满意了。虽然还有进步的空间,但是我也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见姜漫雪似乎并没有把压力当回事,也没有丝毫气馁的意思,顾以瞳不禁抿了抿唇。
她的唇角绷成一条直线。
然后,她开口询问:“你的这幅画卖了多少钱?”
“十四万。”姜漫雪老老实实的回答。
顾以瞳的瞳仁猛的紧缩。她控制不住的回头看着姜漫雪。
姜漫雪被她骤然回头的动作吓了一跳,连身体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似乎是明白顾以瞳为什么这么吃惊,姜漫雪露出个无奈的笑容:“我知道这是个很吓人的价格。像我这种既没有名气又没有什么作品的纯新手画师,这么一幅画在市场上最多撑死买个一两千。这还算的上是高价了。”
姜漫雪非常有自知之明。
可是,顾以瞳的声线却有些发沉:“但是你卖了十四万。买家是谁?”
就算和顾以瞳的关系再好,再亲近,姜漫雪也不会把买家的信息告诉她。这是规矩。
“是我的一个朋友。”姜漫雪含糊的说道。“其实多半是友情价,价格是他出的。我觉得,他多半是为了帮我,不好直接塞钱给我,所以才想出来这么一个折中的法子吧。”
就算姜漫雪再迟钝,她也感觉到顾以瞳情绪的变化了。
想来也是,顾以瞳称为钱大师的弟子这么久,一直都没有新作品问世。虽然期间也有作品被她拿出来发表过,可是都没有放在钱大师的画展里一并展出过。除了她拿去那幅让她成为钱大师弟子的向日葵以外,钱大师没有再在画集中收录她的任何作品。
所以,即使是出道已经这么多年的顾以瞳,如今卖一幅画的价格也差不多是二十万上下。
就这个价格,还是在上次画展结束之后,那幅向日葵大家追拍不得的结果。
姜漫雪以为顾以瞳是被自己这幅画虚高的价格给诧异到。
毕竟,她这价格不管给哪个画师听见,恐怕心里都不会舒服。
所以她才想了那么个借口,推说是朋友出买的友情价。
然后还故作轻松的说着:“瞳瞳,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别人就不说我宰客,直接说我杀熟了。”
顾以瞳努力的扯了扯唇角,露出个叫略显僵硬的笑容。
“不过,你确实画的很好。”顾以瞳再看了眼那幅画,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不见了刚刚的尴尬和僵硬。“你这幅画的构思是什么?”
“是自由。”姜漫雪听到顾以瞳这么问,连眼睛都在放光。
顾以瞳疑惑的看看画,再看看姜漫雪:“自由?我看的没错的话,你这幅画是画的……一头鹿吧?”
“嗯。”姜漫雪点头,毫不隐瞒。“犬吠水声中,树深时见鹿。鹿是最能代表自由的动物了吧?不管是奔跑起来的跳跃,还是回眸时眼里的无害和渴求……”
姜漫雪话说到一半,眨着眼睛看顾以瞳:“瞳瞳,你能体会得到吗?”
顾以瞳避开了姜漫雪的视线,她回过头看画。
未完成的画稿上大致的勾勒出林丛中回眸遥望的精灵鹿,天空上丛林里展翅而起的飞鸟,溪水中是一位尾翼如蝶的游鱼,身上还泛着耀眼的水渍。
所有的融合在一起,整个画面都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味道。
自由的气息扑面而来。就如同姜漫雪所说的那样。
顾以瞳紧紧的攥着拳。她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那幅画的画面,似乎是想把其中的每一存细节都刻画在脑海里。
直到这一刻,顾以瞳才明白,曾经在绘画室里,老师曾经说过的姜漫雪的灵气是什么。
她的灵气在这一刻跃然于画纸上,跟那些画融合在一起。
仅仅只是简单的几笔线条,就已经充斥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灵气。那是她想表达的情感,是她想要让人体会到的,她内心的世界。
顾以瞳看了半晌,然后才喃喃的出声。
“我现在……体会到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