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45章 离婚的主动权不在我手上
听到这话,顾以瞳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轻松的表情。
“那可真的太好了!”顾以瞳高兴的握着姜漫雪的手,“小涯的病好了以后,你也就少一块心病。总是能轻松不少。”
顿了顿,顾以瞳接着说:“而且,到时候就算你想跟他离婚,也至少不用顾虑那么多了。”
姜漫雪无奈的笑了笑:“瞳瞳,我……”
“好好好。”顾以瞳不等她说完,就举起手来,投降似的妥协道:“你不会跟他离婚的!我祝你跟他长长久久,恩爱相谐,白头到老!”
姜漫雪哭笑不得,她摇摇头。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姜漫雪叹了口气。“我和陆斯辰的事,说不准的。而且你把关系弄反了。”
“弄反了?”顾以瞳不明白什么意思。“怎么就反了?”
“不是我是不是要跟陆斯辰离婚,而是他是不是要跟我离婚。”姜漫雪转过头去,视线悠长的看着半空中的某一处,喃喃自语:“主动权从来不在我的手上。”
顾以瞳见姜漫雪的情绪瞬间低沉了下去,赶忙挥挥手,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们不说这个了,不说了。”顾以瞳想起什么,然后转过身从身后的沙发上拿起一只手提包,塞给姜漫雪。
“漫雪,你看!这可是我特意让人帮我们一起买的。限量款的手包!”顾以瞳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怎么样?以后我们一起背闺蜜包,好不好?”
姜漫雪也乐意配合她:“真好看。我待会儿就把我的背包换下来。谢谢瞳瞳!”
然后,姜漫雪想起了什么。“再过一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我给你买个生日礼物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顾以瞳的眼睛转了一圈儿。
姜漫雪直觉她要使坏,赶紧补救:“不能太贵的!你也知道我平时是不动陆斯辰的钱的。我现在身上只有两万多块,是我自己的钱。你要的东西可不能超过这个价位。”
她一本正经的说的认真,惹得顾以瞳哈哈大笑起来。
“瞧瞧你那个傻样儿!”顾以瞳笑倒在沙发上。“我可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小财迷。”
姜漫雪无奈。她也认为自己挺财迷的。可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顾以瞳是蜜罐里泡大的,从小到大没为钱发愁过。就像是十五岁以前的自己。又何尝为了生计四处奔波呢?
现在她手里能有这些钱,而且还是自己赚到的,对姜漫雪而言,已经算得上是一大笔资金了。
“放心吧,守好你的小荷包。我什么都不缺。只要到时候你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就好了。”顾以瞳捏了一下姜漫雪的脸颊。然后,她好奇的眨眨眼睛:“不过,你说你自己的钱?你什么时候出去打工了?陆斯辰怎么会同意你跑出去的?”
姜漫雪竖起手指,抵在嘴巴上,是以顾以瞳小声一点儿,生怕被门外的护工听见。
“我没出去打工,只是接了个活。”姜漫雪压低了声音。
顾以瞳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姜漫雪:“接活儿?你接什么活?你这人都到医院里来养着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你接的什么活?”
“哪有那么夸张。”姜漫雪忍俊不禁,然后神神秘秘的眨了下眼睛,“我接了个帮人画装饰画的活。不太难,现在只收了个定金。”
然后,姜漫雪就发现,自己话才出口,顾以瞳脸上的笑容似乎就僵住了。
她轻轻叫了顾以瞳一声:“瞳瞳,你怎么了?”
“啊?”顾以瞳回过神来,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抽离。片刻后,她看着姜漫雪疑惑的开口:“漫雪,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只收了个定金啊。”姜漫雪以为她问的是这件事,继续说着:“我只能用定金给你买生日礼物,剩下的钱我还要等小涯出院以后给他做生活费的。他还要去读书,到时候花钱的地方肯定很多……”
顾以瞳摇摇头,紧张的握住了姜漫雪的手。“不,不是这个。你说……是你帮别人画画赚的钱?”
“是啊。”姜漫雪理所应当的点头。
顾以瞳的目光在瞬间变得十分复杂。她看着姜漫雪,迟疑的开口:“可是,你不是手受伤了,再也不能画画了吗?”
“嗯。”姜漫雪抬起自己的右手,看着手上那道长长的伤疤,然后慢慢的把手攥起来。“我的右手确实不能画画了。”
然后,顾以瞳莫名松了口气。
她焦急的抓着姜漫雪,严肃的皱着眉:“难道那幅画是你请别人画的,然后你再卖出去赚的中间价?漫雪,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这么做如果被别人知道,你自己的名声还要不要啊?”
姜漫雪无奈的笑着:“瞳瞳,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然后,在顾以瞳不解的目光里,姜漫雪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在顾以瞳的眼前晃了晃。
“虽然我右手不能再画画了,可是我还有左手呀。”姜漫雪说着,自己的目光也忍不住的柔和起来。“其实,原本我自己都没有信心。如果不是傅清野的话,可能我这辈子都不能再拿起画笔画画了。瞳瞳,你知道我重新拿起画笔的那一刻,有多紧张吗?我把第一幅画画出来,那些线条那么生疏,让我一下就想起来自己刚开始学画画时的作品。我想,这大概就是新生吧,是我的新生。”
姜漫雪认真的看着顾以瞳,目光渴望而迫切。
“瞳瞳,我想重新开始。我想画画。把第一幅画卖出去以后,我才真的有了信心。原来我还可以画,只是以前因为我的右手,我才把我的一切都否认了。可事实上,除了右手以外,我还有左手能帮我完成我的梦想。”
姜漫雪说的认真,神情虔诚且真挚。她并没有发现顾以瞳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表情和阴霾眼神。
“只要我的手还能动,我就不可能放弃画画。虽然我现在左手用的还不太流畅,可是我一直在做训练。只要我在进步就可以了,是不是,瞳瞳?”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