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42章 是要跟我求婚吗
顾以瞳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恳求。
似乎不见到姜漫雪,她就没办法心安一样。
“可是,外面还下着雨呢,瞳瞳。”姜漫雪站在窗边。她从窗户玻璃的倒影里,看到了自己脸上为难的表情。
“没关系啊。”顾以瞳很快的回答着:“你忘了,我可以开车嘛。”
“但是……”姜漫雪皱皱眉,还想再找个借口拒绝她的提议。
然后,顾以瞳就察觉出来了。她试探的小声询问:“漫雪,你是不是……不想见我啊?”
姜漫雪哭笑不得。“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瞳瞳。”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找你?”顾以瞳的声音里满含委屈。“我是真的想见你……”
没有办法,姜漫雪只能跟她实话实说。
“瞳瞳,不是我不想见你。而是……我现在真的不太方便见你。”
“不方便见我?”顾以瞳微微愣了愣,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很紧张的问她:“漫雪,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之前那个新闻……”
顾以瞳很快就想起前几天那则新闻的事情。
她是知道以前发生类似事情的时候,姜漫雪遭受了怎样的折磨的。
所以,这会儿想起来,顿时惊起一身冷汗,瞬间就紧张了。
“不是,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姜漫雪很快就摇摇头,打断了她的猜测。“我在医院呢,瞳瞳,所以不好跟你见面的……”
她这样一说,顾以瞳就更紧张了。
“你去医院做什么?你怎么了?”顾以瞳当即站起身来。“是不是小涯有什么事?不行,我更得来了。你在哪家医院,我去见你,我得陪着你啊!”
听着顾以瞳着急的口吻,姜漫雪的心瞬间就暖了。
她赶忙安抚着顾以瞳:“不是小涯。是我。我……我不小心跌了一跤,撞到了头。有点儿脑震荡,所以就来医院里检查一下,顺便住几天修养身体。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然后,姜漫雪怕顾以瞳还不放心,就又加了一句:“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真的没关系。你不用担心我,不然,等到我出院以后,我去找你吧,好不好?”
“不行。你告诉我在哪个医院,我过去看你。见不到你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顾以瞳说风就是雨,姜漫雪都已经隐隐听到她发动车子的声音了。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一家医院一家医院的去找,反正在你出院以前总能找到的。”顾以瞳依然执拗且强硬。可说出的这话却强硬的姜漫雪心里忍不住的发暖。
最终,她拗不过顾以瞳,只能轻声告诉她:“我在浅川医院的住院部。”
终于知道了姜漫雪在哪里,顾以瞳这才满意了。“你早点儿告诉我不就好了。乖乖等着,我待会儿就到。”
“嗯。”姜漫雪不放心的嘱咐她:“你开车小心一点。外面还下着雨呢。”
“放心吧,这点雨不碍事。”
挂断电话以后,姜漫雪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雨。
“姜小姐,是有客人要来看您吗?”护工给姜漫雪披了件外套,防止她着凉。
姜漫雪回过神来,点点头。“是我的好朋友。”
护工笑起来。“我听出来了,姜小姐这么高兴,肯定是您很好的朋友。我去洗点儿水果,等您的朋友到了以后,好好的招待招待。”
“阿姨,谢谢您。”姜漫雪柔声跟护工道谢。
然后,她在护工转身到时候,张了张口。
姜漫雪本想摆脱护工,希望她不要把顾以瞳今天来探病的事情,在事后向陆斯辰汇报。可是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出声。
算了,何必难为别人呢。姜漫雪这样想着。既然是被陆斯辰请来的人,肯定是要事无巨细的汇报的。如果以后陆斯辰知道她有事隐瞒,没有及时报告给她,恐怕护工阿姨的饭碗也就保不住了吧。
姜漫雪垂下眼睛。在自己这里也不过是被陆斯辰斥责或者责骂几句的事情罢了,也不至于让别人把饭碗都给丢了。
于是,这么想着,姜漫雪重新把视线转向了窗外。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护工把果盘端到茶桌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渍。
“这雨可是越下越大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护工发愁的看看外面的天,再看看姜漫雪的侧脸,小心的询问:“这么一直下着,您想出去透透气都不行。画架都给您准备好了,今天倒是被这雨给耽误,画不成了。”
姜漫雪微微的摇头,看着窗外出神,轻声的说着:“很快就会停了。”
护工疑惑的看看阴沉的天空。
“这天阴的很,您怎么知道很快会停呢?”
然后,姜漫雪笑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弯起来:“因为风啊。风会把乌云吹散的。不过,我也只是随口说说,不一定准的。”
姜漫雪跟护工聊了一会儿,时间倒也过得飞快。
等顾以瞳小心翼翼的敲响病房的门时,小半个钟点已经过去了。
外面的雨也渐渐变小了,太阳从厚重的云朵后面钻出来。
护工惊喜的看了眼窗外:“哎呀,姜小姐,您说的可太准了!雨真的快停了,太阳都出来了!”
姜漫雪转头的时候,被阳光闪了下眼睛。
然后,她笑着对护工说:“阿姨,快去开门吧,我朋友到了。”
病房门打开的时候,顾以瞳抱着一大捧红玫瑰站在门外,显得忐忑不安。她的身边还放了一只超大的果篮和一箱牛奶。
看到护工的刹那,顾以瞳还没反应过来。她条件反射的看了看门口的牌子,然后小声的询问:“姜漫雪是住这间病房吗?”
护工赶忙侧开身子:“您是顾小姐吧?姜小姐等您很久了,快请进。”
听她这么说,顾以瞳才稍稍的舒了口气。
顾以瞳抱着一大束玫瑰先进了屋:“漫雪……”
姜漫雪刚想过来给她个拥抱,结果就被那一抱玫瑰花给糊了满脸。
她才张开手臂,怀里就被顾以瞳塞了这一抱玫瑰花,然后哭笑不得的叫她:“瞳瞳,你……你这是要跟我求婚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