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37章 可以起草离婚协议了
“陆总,您让我调查的姜小姐名下的资产,我都查过了,这是资料。”
秘书把一份文件放在陆斯辰的办公桌上。“除了集团公司占股的百分之十以外,姜小姐名下没有任何的房产和车辆。包括其他私有产业,姜小姐名下也没有任何一处。”
陆斯辰随意翻了翻面前的文件,面上一片冷漠。
“都查清楚了?”
“是的。”秘书点点头,很认真的回答。“调查是请刘律师去做的。现在刘律师就在外面等着,您是不是要见他?”
“把他叫进来吧。”陆斯辰左手握拳,抵在鼻尖上停顿几秒,出声叫住秘书:“等会儿。”
秘书转过身,微微颔首:“您还有什么吩咐?”
“姜思涯名下的财产,你有查过吗?”陆斯辰的眸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也调查过了。姜少爷名下什么也没有,比姜小姐名下财产还干净。”秘书恭恭敬敬的回答。
陆斯辰的眸光闪了闪,最终还是点头,挥挥手,让秘书离开了。
想想也应该如此,姜思涯当年比姜漫雪小太多。姜父去世的时候,姜思涯还在上学,之后没多久,姜思涯就生病了。想也知道,他们当年那么穷困潦倒,姜思涯病的都快死了,姜漫雪四处去打工赚医药费,也没把那块所谓的东林区的地拿出来卖掉,可见是他们应该是真的没有钱。
可是,如果他们名下真的没有那块地皮的话,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东林区的那块地依然荒着,还没有拿出来拍卖建设呢?
这些年关城发展的迅速,以前只能算郊区的东林区,如今也已经成为了关城重要的经济产区。
可是,偏偏就在东林区本该最繁茂的地方,空了一片地。上面久久没有拿出来拍卖过。
如果林清远给的消息不属实,又怎么会起这种无风之浪呢?
可是,如果消息属实,那么又为什么在姜漫雪和姜思涯的名下,偏偏就什么都查不出来呢?
陆斯辰想不通。
因为想不通,所以才更加的疑惑。
刘南是陆斯辰高价聘请来的集团公司的法律顾问。他们已经合作了很多年。
才进门的时候,刘南就注意到了陆斯辰深拧着的眉:“还在想姜小姐和姜少爷名下财产的事?”
陆斯辰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这就是你调查的结果?”
“不管是姜小姐还是姜少爷,名下的财产非常好查。”刘南在陆斯辰的对面坐下,翘起二郎腿,舒适的靠在了座位上。“毕竟,他们的账目一目了然,有什么没有什么,财产账目不超过五行。”
陆斯辰皱眉看了对方一眼。
“姜漫雪的名下,有没有可能还有隐藏财产?账面上查不出的那种。”陆斯辰考虑了半天,觉得如果查不出来的话,恐怕也就只有这种可能了。
刘南点点头:“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但是如果想要隐藏名下的财产,会有多麻烦,或者说需要多少人脉,你不会不知道吧?”
刘南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像姜漫雪和姜思涯这种既没有人脉,又没有钱的人,拿什么去买关系,去隐藏自己的财产?
答案是根本不可能。毕竟,这年头没有人没有钱,就没法办事。
陆斯辰明白刘南的意思。他想了片刻,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当初你不是已经查的很清楚了?怎么又想起来再查一次了?”刘南接到让他查姜漫雪名下财产时,还觉得十分诧异。
“嗯。”陆斯辰稍稍点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含糊的说了句:“有点事情。”
刘南见他不愿意多说,也就不再多问。
停了一会儿,刘南想起来一件事,突然出声:“再过几个月,你就能顺利接手姜小姐名下的股份了吧?”
“嗯。差不多是过年以后了。”陆斯辰神色淡漠的回了一句。
刘南低声笑起来:“等了三年,终于要苦尽甘来了。等拿到了股份之后,集团里那些股东,就不敢再蹦跶了。”
对于他的这番言论,陆斯辰只淡淡的冷哼一声。
“他们现在也不敢多说什么。”
“是是是。”刘南笑着赞同道:“您说一句话,谁敢反驳。毕竟也不会有人向您这样,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几乎破败的姜氏集团,给发展成现在这种光景。”
刘南感叹着:“毕竟,现在集团里的人都知道,一旦离了您陆总,公司的运转和财务肯定会出现问题。”
陆斯辰对于这话不置可否。
“不过,您现在是不是需要开始着手准备离婚材料了?”刘南接着说道。
陆斯辰抬起眼睛,瞥了他一眼,神色不善:“离婚材料?”
刘南点点头。“年后等股权到手以后,您是不是就用的到了?”他倾身上前,双手十指交握着放在抵在桌上,认真的看着陆斯辰。“到时候再准备肯定来不及。所以最好是提前准备好。如果您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提前开始准备了。我也好先起草一份离婚协议给您过目。”
“谁告诉你,我要跟姜漫雪离婚了?”陆斯辰靠在座椅上,挑着眉看刘南。
刘南神色微怔。他不懂,当初陆斯辰跟姜漫雪结婚,就是为了股权。现在这股权差不多已经十拿九稳,是口袋里的东西了,照理来说,他完全可以摆脱姜漫雪了。怎么现在反倒是变了主意?
“暂时不需要吗?”刘南试探的询问。
陆斯辰神色冷淡:“不需要。”虽然没多大的语气起伏,但是却十分的斩钉截铁。
刘南考量了片刻,突然开口小心翼翼的询问。
“陆总,您不考虑离婚,和您让我调查姜小姐名下有多少财产有直接关系吗?”
陆斯辰伸手摸了支烟,然后把烟盒丢给刘南。
他点燃了香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个烟圈。
半晌,他才抬起眼睛看了刘南一眼。
“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问那么多了。”
刘南北他冷淡的眼神看的背后一阵发麻。他连忙低下头,不住的点头应道。
“我知道了,陆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