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27章 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姜漫雪一连两天都在不停的看书,要么就去花园里画画。
到第三天到时候,护工终于疑惑的问了一句。
“姜小姐,这本书你看了好久了。这是管家拿来的吗?”
“嗯。”姜漫雪翻书页的动作顿了顿,却直接点了头。“我许久没有看过了,有写生疏,所以拿出来温习一下。”
这么说着,姜漫雪抬起头看她:“怎么了阿姨?这本书有什么不对吗?”
护工看她这样眨着眼睛望自己,连忙摆手。
“不不不,没有什么不对。我只是好奇,什么书这么好,让您一连看了几天。”
姜漫雪把书本合上,放在一边。她微微的笑着。
“外面天气不错,我的画还有一点就可以完成了,阿姨,您陪我再去花园里把这幅画画完吧。”
护工连连点头:“诶,好嘞。”
花园里的人依旧不多。姜漫雪把画架展开,认真的作画,护工便在一旁守着。
林清远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他原本只是来花园里散步,路过时匆匆一瞥,然后迅速停下来,后退几步望过去。就看见姜漫雪画画的模样。
“我的乖乖,还真的是她!”
林清远暗中观察了姜漫雪一会儿,发现她连眼神都没分错开,只一心一意的画画。
片刻之后,林清远清了清嗓子,装作漫不经心的从姜漫雪面前路过。
“先生,等一等。”
林清远突然一僵,挺住脚步,慢腾腾的回过头来。
他以为是自己引起了姜漫雪的怀疑,心理不停的待会儿应对的计策。
可是,姜漫雪走近后,只是冲他微微一笑:“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啊?”林清远愣了愣。他猛的回过神,低头一看,才发现姜漫雪手里拿着的是自己脖子里的项链坠。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果然空空如也。
“谢、谢谢啊。”林清远从姜漫雪的手里接过链坠。视线移到姜漫雪的脸上。
姜漫雪额前的刘海自然的下垂,隐约的遮挡住了她额角的伤痕。以至于林清远并没有看清她的伤口,只注意到姜漫雪脸色算不上太好,整个人都透着一种羸弱的气质。可是,脆弱却又精致。
“不客气。我看可能是您项链上的扣子松了,不如去换一个吧,免得下次再丢了。”姜漫雪微微的笑了笑,说完就不再多做停留,而是回到长椅上继续画画。
“好、好的。”林清远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把项链收起来,挪着步子就离开了。
他回到病房以后,就飞快的跑到窗口那儿,从窗户里面望过去,果然就看到了姜漫雪还坐在之前的那条长椅上画画的身影。从他的病房能直接看到小花园里,而恰好是姜漫雪选定的画画的地方。
林清远默默的看了一会儿。然后看姜漫雪画完最后一笔,满意欣赏画作的模样。再看她收拾起画架,和护工说笑着离开时的神情,一种怪异的感觉涌上了林清远的心头。
他突然觉得,姜漫雪好像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就在他出神望着姜漫雪不见的身影思考的时候,房门被敲了几下,然后保镖直接推门进来。
“陆先生的电话。”
林清远抖了了下身体,然后接过了手机。
“陆、陆先生。”林清远小声的叫着。
“你见到姜漫雪了。”陆斯辰似是漫不经心的开口。林清远愣了一下,他飞快的抬起眼睛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保镖。林清远知道,肯定是这个人把他刚才跟姜漫雪见面的事情报告给了陆斯辰。
“我、我不知道。我刚才只是去花园里散步,不小心撞见的……”林清远马上开口,支支吾吾的解释。“我不知道她是谁……”
陆斯辰沉默了几秒钟。很快,他继续开口。“最好是如此。不过,你现在知道了。离她远一点,不然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林清远飞快的应着。
电话挂断的时候,林清远还没能从陆斯辰威胁十足的语气里缓过神来。
他把手机还给保镖,脸上陪着笑,丝毫怪罪他的意思也没有。
保镖也不跟他多说什么,拿了手机转身就出门。
林清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舒了口气。一通电话,直接把他心头刚旋起的怪异感,直接给打没了。
他掂着项链坠躺倒在病床上,枕着一只手臂看天花板。
心里盘算着,不过也算是有点儿收获,至少现在能确定姜漫雪就是住在这家医院里了。
正想着,林清远就去摸手机,想给林雅茹打电话报告一下这件事。
可是在电话拨出去的瞬间,林清远却始终没按下去拨号键。
再等等吧。林清远把手机重新丢到了一旁。至少要再观察观察,才好给小茹报告。
他这么想着,躺在床上渐渐的睡了过去。
而姜漫雪回到病房以后,才把画架放下,转过头对护工说了一声:“阿姨,能麻烦您去帮我买点儿小吃吗?”
“姜小姐想吃什么?”护工问着,自己先笑开了。“您最近总算是吃的稍微多一点了,看着也终于长了点肉,这可是好事。能吃是福,只有正常吃东西,才能好得更快一点。”
姜漫雪笑笑:“我记得这边好像有一家卖枣泥甜糕和栗子冰的。但是我不记得是在哪里了。”
“我知道的呀。”护工立刻回答她:“枣泥甜糕大概离这里有三条街,栗子冰倒是很近。不过,您现在吃栗子冰可以吗?”
护工不确定的询问。
姜漫雪抿了下唇:“我就是有点想吃。不过让您跑那么远,太麻烦了。不然还是算了……”
“这有什么呀。”护工挥挥手并不在意。“不过,您吃冰这事儿我得打电话问问陆先生,您看……”
姜漫雪点点头,表示理解:“您打吧,没关系的。”
护工见她同意了便没再说什么,赶忙出去了。
姜漫雪站在窗口,看着护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远。然后姜漫雪这才从窗边离开。
她取下画架上刚刚完成的画,仔细端详片刻。
然后,带着画纸就出了病房门。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