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24章 有人托我带东西给你
不过很快,陆斯辰还是把怒气压了回去。
“算了,懒得管你。”陆斯辰啧了一声:“你在医院里好好呆着吧。把身体养好再回家。”
“嗯。”这次姜漫雪倒是应了他:“谢谢。”
陆斯辰嗤笑:“现在倒是道谢的快。不憋着了?”
姜漫雪才不理他的讽刺。只是她自己知道,她刚才说的感谢只为了感谢陆斯辰对她的关心,并不是为了画画这件事。
“不过我提前警告你。”陆斯辰的声音里敛了温和,泛着十足的冷意。“你既然想画画,我也就不拦你了。但是你画的画最好一副也不要卖。如果被我知道你卖画——”
“我不缺钱。”姜漫雪直接出声打断了他。
陆斯辰竟然沉默了片刻:“最好如此。”
然后,他突然想起林清远的话来。陆斯辰不由得想着,姜漫雪所说的不缺钱究竟是因为她平时没有经济需求,还是因为她手里还有底牌呢?
“姜漫雪。”这么想着,陆斯辰叫了她一声。
姜漫雪应了:“嗯?”
陆斯辰突然就问不出口了。他听着电话里姜漫雪传出的浅浅的呼吸声半晌,最后也只是恢复平静的开口:“没什么,你休息吧。”
这么说完,和陆斯辰的通话就结束了。
姜漫雪不明所以的看着手机眨眨眼睛,平静的把手机放在一旁。可她却在不停的思索着,陆斯辰刚刚显然还有话要说,他想说的是什么?
“我就说嘛,夫妻没有隔夜仇。姜小姐,您看现在多好。”护工笑着看姜漫雪。
姜漫雪对此只是勉强的勾唇笑笑,并没有搭话。
只不过是表面上的重归于好罢了。可是究竟是不是真的不介意了,心里是否已经有了裂痕,只有姜漫雪自己清楚。
姜漫雪在病床上又躺了三天,等到终于不那么头晕以后,她才敢下床。
她额头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渗血,除了每天上药以外,医生已经给她去除了纱布,以免总是捂着伤口发炎。
“医生,我的伤口会留疤吗?”姜漫雪在换完药后,看着镜子里自己额头上的伤口,略略皱眉。
上了年纪的医生冷哼两声:“现在知道担心会留疤了?之前受伤的时候,怎么不注意一点?”
“……”姜漫雪被问的哑口无言。她抬起眼睛看看医生,最终把视线慢慢的垂下了。
医生见她这幅模样,总归还是不忍心:“把心放回肚子里,只要你这伤口不再发炎,每天按时上药,就不会留疤的。”然后,医生满脸严肃的补充道,“关键是要听话!”
姜漫雪连忙点头,满脸的乖巧:“您放心,我肯定听话。”
“既然已经不头晕了,那就偶尔出去走走。到花园去,散散步。每天按时输液就好。”医生嘱咐道:“每天保持好心情,这样也有助于你身体的恢复。”
“我知道了,谢谢您。”
等送走了医生,姜漫雪才下床来,把外套穿上,拿了自己的画架。
“阿姨,您陪我去花园里走走吧。我想去画点儿东西。”
陆斯辰吩咐过,姜漫雪的要求都要尽量满足。护工应了声,帮她搬着画架和工具跟着去了小花园里。
花园里阳光正好。因为天气渐渐转凉的缘故,原本盛开的花朵也有了丝颓败的模样。
姜漫雪左手挥着画笔,下笔略带生疏感。
不过很快,绘画的感觉就找了回来。
姜漫雪勾勒完线稿抬头,就在这时候看到了站在树丛边上的文医生。
文医生远远的看着她,抬起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姜漫雪一下就认出他是姜思涯的主治医生。她才想张了张口,想叫文医生。下一刻就见文医生用手指抵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姜漫雪顺着文医生的目光看过去。
“阿姨。”姜漫雪叫了护工一声。“我记得浅川小学附近有一家手工的红豆糯米小团。能麻烦您帮我去买一盒回来吗?”
她这么说着,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觉得有点儿饿了,离吃午餐还有些时间。我想吃点儿甜的。”
护工立刻点头,然后又有点儿顾虑的看她:“姜小姐,那你要不要先回病房里去?我这一来一回怕是要二十多分钟,就只有您自己在花园里,我不太放心。”
然后,姜漫雪就笑了。“在医院里呆着,我还能有什么事儿呀。而且我不去别处,就在花园里画画。”
“您自己一个人真的可以?”护工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姜漫雪点头:“真的可以。您快去吧,我真的有点儿饿了。”
听她这么说,护工就不敢耽误了。她立刻点点头,再嘱咐姜漫雪几句就匆匆的出了医院。
等护工走远了,姜漫雪才敛了笑容,看向文医生。
而文医生也不再在原地站着,迈步朝着姜漫雪的方向走了过来。
“文医生。”姜漫雪脸上带着些惊喜的表情:“小涯的情况怎么样了?”
“姜少爷的状况还不错。”文医生站在姜漫雪的面前,上下打量她:“而且我觉得,大概比你的情况还要好上一些。”
听到这话,姜漫雪的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的表情。
“我好像每次见你,你都把自己弄的很狼狈的样子。”文医生推了下眼镜,漫不经心的开口。
“……”姜漫雪垂着眼睛眨了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沉默,文医生就再次开了口。
“喏,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文医生递给姜漫雪一本书。
乍一看到那本书,姜漫雪还没反应过来。等她看清那本书的封面,就险些整个人从座椅上跳起来。
她手都有些发颤的接过那本书,书的封面上已经显得有些老旧,看的出是被人翻阅过许多遍才导致的。可是书页里面却又平整的没有一点儿折痕。足以可见这本书有多受主人的爱惜。
姜漫雪手指轻轻抚摸过书的封面。
这就是那本她之前一直在找,却并没有找到的那本已经绝版的绘画书。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