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23章 难道你不该谢谢我
毕竟,在那之前,陆斯辰就已经真的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姜漫雪相信,至少在那个时候,陆斯辰并非无心的。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究是有意还是无心,又有什么意义呢?
姜漫雪想的很明白。或者说,她并不是那么的在意。毕竟,对于一个伤透了心的人来说,无论有意无意,都没有追究的必要了。
“姜小姐,陆先生说了,今天会派人来给您送东西。”护工见姜漫雪脸上平淡的表情,赶忙开口说道。
“是么。”她只是这么应着,可是显然对陆斯辰会给她送来什么,并不怎么感兴趣。
只是,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就被敲响了。
“夫人。”片刻后,管家出现在病房里,微微的对着姜漫雪弯腰。“我来替先生给您送东西。”
“麻烦您了,肖叔。”姜漫雪脸上还并没有多少血色,她只是坐在病床上,靠着枕头叫了管家一声,只当是跟他打招呼了。
管家却受宠若惊。“夫人言重了,这是我份内的事。”
然后,管家往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示意门口的人把东西搬进来。
姜漫雪平静的看着管家让人把她平时喜欢穿的衣服,经常看的书,还有喜欢抱着的几只玩偶都让人搬了进来。她从这些搬进来的东西上就推断出来,恐怕自己还要在医院里住上一段时间。
之后,在姜漫雪这么胡乱想着的时候,管家让人搬进来一个画架,还有成套的绘画工具。
姜漫雪毫不掩饰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她不敢相信的看看眼前的画架,再看看管家,显然是一副还没反应过来的模样。
管家脸上依然带着完美的微笑:“这是先生让我给夫人拿来的。先生吩咐一定要亲自送到您手上。先生也说,希望您在画画的时候也要记得您现在是个病人,希望您能以身体为首位,好好休息为主。”
姜漫雪愣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呆呆的应道:“我、我知道了。肖叔,您替我谢谢他。”
管家对此却笑笑的拒绝:“夫人,道谢的话还是您亲口对先生说比较好。以后的一日三餐我会派人给您送来,您如果有任何想吃的东西,可以直接告诉我。”
姜漫雪知道,这肯定是陆斯辰的意思。她点头谢过了管家。
等管家离开之后,姜漫雪还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半晌,她才出声吩咐:“阿姨,您能帮我把画架搬到床边来吗?我……我想近距离的看一看。”
护工听她吩咐,自然不会拒绝。
等姜漫雪摸上画纸的时候,手下纸张的真实触感,才让她终于感觉到不是在做梦。
姜漫雪一遍遍的用手指轻轻触摸着画纸,突然觉得指尖的感觉有点不大对。
然后,她仔细的查看的时候,才发现画架上的纸不是普通的画纸,而是云锦笺。这种纸不仅材质细腻,连纹路都十分的漂亮特殊,特别适合绘画。也正因为受到书画界的追捧,所以号称界内最贵的画纸,有黄金一两,锦笺一尺的称号。
姜漫雪抬了抬眼睛,就发现不远处的桌上,还整齐的摆了两刀云锦笺。
一时间,她的情绪变的复杂起来。
“姜小姐,您有没有闻到,是不是有什么香味啊?”姜漫雪思考的的时候,护工动了动鼻子,仔细的闻了闻,然后好奇的问道:“我怎么老闻着这屋里,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阿姨,您鼻子可真灵。”姜漫雪回过神,笑笑的开口。“您闻的没错,是有股淡淡的冷香。”
“诶?”护工稀奇的看着她。“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啊?”
姜漫雪用手摸了一下手下的画纸:“是这纸的香味。这纸难得一见,是最适合书写作画的一种纸。因为它材质特殊,所以不能批量生产,到现在为止还是人工制作。做这纸的老师傅世代传承,所以每年生产的云锦笺十分有限。不仅如此,云锦笺还带着特殊的香味,才更加备受追捧。”
“那这么说,这画纸可是非常珍贵了?”护工恍然大悟。
姜漫雪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姜小姐,那……您是不是要打个电话给陆先生?”
姜漫雪原本还抚摸着画纸的动作顿了顿。她微微的凝眉。
这算什么?陆斯辰惯用的伎俩,打一棍子再给她一颗甜枣吃吗?可奈何这棍子打的太疼,而枣也太甜。长久以来的模式让姜漫雪终于产生了一丝茫然和动摇。
“这夫妻之间哪里还有隔夜仇啊。”护工叹了口气,小声的劝道:“更何况,陆先生这不是已经同意您画画了,也算是向您低头了。您不如就给他一个台阶,让他下来吧?”
姜漫雪把手慢慢的收回来。
半晌,她抬起眸子,看着护工认真的说道:“阿姨,这不是陆斯辰对我妥协的结果。”
姜漫雪拧着眉,说的郑重,说的掷地有声。
“这是我抗争的结果。不是他的施舍。就算他不同意,我也没想过要在这件事上退缩。所以,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感谢他的。”
护工愣愣的听着姜漫雪说完这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就低头忙自己的事去了。
她只模糊的感觉,似乎姜漫雪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就仿佛是知道姜漫雪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似的,不多久,陆斯辰的电话就主动地打了过来。
姜漫雪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想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按了接听键。
“东西肖叔都给你送过去了?”陆斯辰的嗓音依旧的漫不经心。
“嗯。送来了。”姜漫雪浅声回答。
陆斯辰听的出她声音里的平淡,手里的笔顿了顿。“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你想听我说什么?”姜漫雪不答反问。
陆斯辰的眉头在瞬间就皱了起来。“姜漫雪,难道你不该谢谢我吗?”
姜漫雪闭口不语,她还是头一次听见别人主动跟自己要感谢的。
然后,陆斯辰好容易才平稳下来的心情,又逐渐的升腾起一丝怒意。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