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11章 我不想让她受委屈
“先生。休息一会儿吧。”
傅黎倒了杯茶水,放在了傅清野面前,小声提醒道。“您已经一天一夜没睡了。还是休息一下吧。”
“论坛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傅清野没有理会傅黎的提醒,他揉着太阳穴冷声问了句。
傅黎点点头。“是,已经和负责人谈过了。以后再出现关于姜小姐的新闻,他们内部的管理员会第一时间删帖的。”
“嗯。”傅清野对于这件事的安排十分满意。他这才端起茶杯吹拂去上面的热气,浅饮一口。
还来不及品味唇齿间的茶香,傅清野的心思就已经着重在其他事情上了。
“媒体那边打过招呼了?”
傅黎拿出笔记,谨慎的做着汇报。“关城中大大小小的媒体不计其数,其中有十三家主流媒体,其中有五家都和我们有业务上的往来。这十三家主流媒体我们都已经派人去谈过。对于我们开出的条件,他们也都欣然接受。至于那些小众媒体,我们也已经派人去联系他们的负责人了。只是到现在还有一些人没有联络到。”
“嗯。主流媒体同我们合作,就足够控制风评和舆论走向了。”傅清野原本浅叠着的眉,这会儿终于舒展了一些。“辰光集团那边有什么动作?”
傅黎把笔记翻过一页,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辰光那边一直没有什么消息。自从新闻传出来以后,他们一直就没有什么动作。”傅黎汇报完以后,主动的分析道:“先生,我认为陆家那边应该不会插手这件事。这件事从一开始曝出来的,就是您和姜小姐之间的事情,和陆家并没有直接的牵扯,所以他们会观望,没有任何举动,也实属正常。”
结果傅清野听完他的话,摇摇头。
“就算我们没有动作,陆斯辰也会按下这件事的。”
傅黎愣了下:“为什么?”
“你不了解陆斯辰这个人。他隐瞒和姜漫雪的婚姻关系,显然是想把她从大众的视线里藏起来。”傅清野的眸光一闪。“既然他想藏起来的人,现在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他又怎么会按兵不动呢。”
听了傅清野的话,傅黎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然后,他又更加不解:“既然陆家迟早会动手解决这件事,您又何必先出手?先不说这次咱们和这些媒体合作,答应给了他们多少资源,单就是家里,您也顶了不少的压力。”
傅黎看着傅清野,自从在傅家回来,傅清野还没好好休息过,一直在处理这件事。
手段之强硬,动作之迅速。完全就是雷厉风行。如果不是他知道的时间稍晚,傅黎丝毫也不怀疑,他肯定会在这新闻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把它压下去。又或者,傅清野根本不会让这条新闻出来。
“陆斯辰动手和我动手没什么区别。左不过是,我和他恰好在这件事上有相同的目的罢了。”傅清野的眸子里的寒光一闪而过。只是,下一秒他的眼神就柔和起来。“只是,陆斯辰能等的了,我可等不了。”
傅黎微怔,不明白傅清野的意思。
他停了一会儿,还是俯身轻问:“先生的意思是,这件事会对傅家造成影响吗?”
结果,傅清野的唇角却勾出一个笑容。
他往办公椅里靠去,眼眸半阖。
“多一秒,她就会多受一秒的委屈。我舍不得。”
这句话的音量不大,却含满了柔情。像是说给傅黎听,又像是傅清野的自言自语。
傅黎从没见过这样的傅清野。他像是被笼罩在温柔的月光里,在一瞬间,身上锋利的棱角尽数被收起,余下的只是满心的情意。
他微微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
等傅清野从刚刚温柔的情绪中退出,他才瞄了眼傅黎:“我让你查的姜漫雪的情况,你查的怎么样了?”
听到傅清野询问,傅黎立刻点点头回答他。
“我亲自去了医院,跟姜小姐的主治医生打听了她的情况。医生说姜小姐被送去医院的时候正在发高烧,是由体内多处发炎引起的。幸好送去治疗的及时,现在已经暂时没有危险了。”
“发烧?”傅清野的情绪在瞬间就降到了冰点,他满目的不悦。“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烧?”
“医生说,姜小姐的抵抗力比较低,免疫系统也很脆弱。之前肯定也经常发烧,但是都没有引起重视。所以堆积太多之后,这一次才这么来势汹汹。”
傅黎这话才落,就看见傅清野目露凶光。
然后,他赶紧闭了嘴。生怕自己多说一句话,就会引来杀身之祸似的。
“我知道了。”傅清野压下自己心头的躁怒。“你多派几个人守住医院。这次如果不是阿文通知,你派去的那个人还不知道姜漫雪去了医院。”
傅清野的口吻里是明显的不满。
“是,先生。”傅黎丝毫不敢懈怠,马上汇报给他:“之前派去陆家的人办事不力,我已经把他调出了关城,以后也不会让他再回来。您尽管可以放心。新派去医院的人是我亲自选的,先生您可以尽管放心。”
傅黎办事,傅清野还是比较放心的。听他这么保证,傅清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然后,傅清野再次吩咐:“阿文说陆斯辰找到了新的骨髓源。经过配型之后,和姜思涯的骨髓配型吻合,可以进行手术了。医院那边已经把手术提上日程。”
傅黎舒了口气,难得有些轻松的表情。
“那真是太好了。姜少爷的手术一旦成功完成,姜小姐的心事就少了一桩。”
“不见得。”傅清野并没有像傅黎那么乐观。他一直都记得文医生之前告诉他的手术的成功率。“不过那都是手术之后的事情。阿文肯定会尽力把手术做好的。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是那个骨髓源,你去查查他和林雅茹的关系。另外,告诉医院外面守着的人,让他们留意,不能让这个人跑掉。”
然后,傅黎露出个明显惊讶的表情。
“先生,您的意思是说,他会跑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