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09章 你想死就死远点儿
梦中的场景逐渐的褪去。
姜漫雪歪着头想了半天,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梦到那么久远以前的事情。在生病的时候竟然会梦到小时候唯一的玩伴。那是在姜思涯还不能跟在自己身后喊姐姐之前,她唯一的朋友。
虽然很短暂,但是却很美好。
只不过,没过多久,那位隔壁家的小哥哥就搬走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姜漫雪正出神想着,就听见有人推开了病房门。姜漫雪睁开眼睛,远远的看过去。
发现是医生查房。
“醒了?”上了年纪的老医生一脸的和蔼。“感觉怎么样啊?”
“有点晕。”姜漫雪开口说话的时候,嗓子不可避免的有些干涩和沙哑。“喉咙痛。”
“嗯。”医生点点头,忍不住笑道:“你可是高烧烧了一夜,又在躺着睡了这么久,头晕是正常的。”
这么说着,医生就伸出手去,检查姜漫雪的眼底和舌头。
体温测量完之后,医生满意的颔首:“到底是年轻,恢复的还不错。不过,还是要继续输液,再住几天。”
“谢谢您。”姜漫雪低声的道谢。
医生叫来护工,嘱咐道:“给她吃点儿清淡的食物,水果可以吃,多喝水。隔四个小时叫护士来量一次体温。平时让她好好休息,不要多费神。”
护工全都一一记下了。
送了医生离开病房之后,护工回到病房里,低眉顺眼的询问姜漫雪。
“姜小姐,您要不要先喝点水?”
“我想坐一会儿。”因为发烧的关系,姜漫雪身上没有力气。她身上软绵绵的,这会儿连坐起身都需要别人的帮忙才行。
护工听她的要求,立刻把床摇起来,把姜漫雪扶着坐好,在她背后贴心的垫了个枕头。
这会儿坐起来以后,姜漫雪才能看清整个房间的全貌。
这是一间不算太大的套房,但是相比医院里其他的套间来说,这里显然精致了不少。甚至在不远处的小会客厅的茶几上,还摆了一束香水百合。
护工把水温调好,小心的喂姜漫雪喝了一些。等她觉得舒服了点儿,才小声的询问。
“姜小姐,您醒过来的事情陆先生还不知道,需要打个电话通知他吗?”
护工是陆斯辰找来的人,自然是听陆斯辰的命令。所以姜漫雪才醒过来,她要做的事情就是尽职尽责的通知给陆斯辰。
姜漫雪喝水的动作微顿。她抬起脸问了一声:“是陆斯辰送我来医院的?”
护工点点头。“应该是的。我也是后来才被陆先生请来照顾您的。”
然后,姜漫雪沉默了片刻。她把水杯递还给护工,清了清还有些发痛的喉咙:“把手机递给我。”
姜漫雪的个人用品,在她入院的第二天,陆斯辰就派管家送来了。所以她现在这么吩咐,护工很快就拿来了她的手机。
拨通陆斯辰电话的时候,姜漫雪并没有想到要怎么跟他开口。
结果,谁知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陆斯辰就已经出了声:“醒了?”
“嗯。”姜漫雪舔了下干涩的嘴唇,难得有些紧张。“他们说,是你送我来医院的。”
然后,陆斯辰那边有片刻的沉默。
他不说话,姜漫雪也不吭声。她就这样等待着,心里不可抑制的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姜漫雪。”陆斯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叫了一声姜漫雪的名字。
“嗯?”姜漫雪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陆斯辰的声音显得冷漠又疏远。“你想死是不是?”
“……什么?”姜漫雪没反应过来,陆斯辰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捏着电话半晌,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你在……你在说什么?”
陆斯辰显然耐心用尽,懒得跟她兜圈子。
“如果你想死的话,就死的干净一点,死的离我家远一点。”陆斯辰出口的话像带着寒气,从听筒里传出来,直接冻伤了姜漫雪刚要回暖的心。“别再让我看到你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是不是以为,让我看到你那副没有生机的模样,就会心疼?”
姜漫雪的嘴巴张了张。她想说没有,想说不是。她想告诉陆斯辰,她从来没有那么想过,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晕过去。并不是她自己想要这样的。用自己的健康做代价……她并没有想用伤害自己的身体来博得陆斯辰的同情和心疼。
可是,她的喉咙里却被哽住,又热又辣的感觉上涌,她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果你想用这种方法,企图让我心疼同情你,那只能说明你蠢。收起你那套小心思,姜漫雪。”陆斯辰嗓音里带着明显的厌恶和不耐。“我这次会把你送进医院,再有下一次,我会直接把你送进火葬场。”
姜漫雪垂着头,用力捏紧了手指。
她听着陆斯辰毫不留情的讽刺,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疼着。
她怎么会对陆斯辰抱有希望呢?她怎么就这么单纯的认为,陆斯辰会亲自把她送来医院,就是她以为的有那么一丝在乎她呢?
果然,之前她还记得的那声对医生着急的询问,果然是梦吧。
陆斯辰怎么可能会为了她的事情着急呢?
姜漫雪讽刺的勾了勾唇角,她用力闭了下眼睛,只觉得眼底干涩的发疼。闭上眼的时候,眼泪在酸楚的瞬间,一下涌出,打湿她的睫毛。却被她努力的逼回去,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你放心,再也不会有下次了。”姜漫雪终于出声。
陆斯辰却不甚在意:“最好如此。”他的嗓音里充满了不耐。
只是,停顿片刻后,陆斯辰又皱着眉继续道:“你这几天就呆在医院里好了。我安排了人在那里照顾你。”
姜漫雪不想欠他人情,反驳道:“医生说我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觉得没什么妨碍了,也可以提前出院的。”
然后,陆斯辰焦躁的火气又在瞬间上涌。
“我说的话你没听清吗?出院之后你想去哪儿?你现在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