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01章 你用这种方法报复我吗
院长几乎是在下意识的思考,姜漫雪和姜思涯之间的关系。
但是,他不敢在陆斯辰面前露出丝毫的好奇神色,只能把所有的疑问都咽回到了肚子里。
“好的,陆先生,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的。”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诊疗室里终于传来了消息,姜漫雪的烧退下去了,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
陆斯辰眉头一皱,院长马上安排姜漫雪从普通病房赚到了高级单人套房。由专门的护士和护工进行看护和照顾。
对这个决定,陆斯辰连眉头也没抬一下。
他从院长室出来,就去了姜漫雪所在的病房。
姜漫雪穿着病号服,还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熟睡。纤细的手腕平缓的放在身侧。
她的皮肤苍白而透明,鼓出的血管上扎着输液的针头。透明的管子一路蔓延到床边,被悬挂起来的液体正在缓缓的流进姜漫雪的身体里。
陆斯辰站在门口看着虚弱的姜漫雪,他的脚步有些发沉,一时间竟然没敢迈出步子去。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的挪动了脚步,靠近了姜漫雪的床边。
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灯灯光照暖了不大的病房。衬着医院里独有的消毒水的气味,连气氛都显得格外的静谧。
姜漫雪显然睡的并不怎么安稳。她的眉头紧紧交叠在一起,好像正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陆斯辰伸出手,按了按她的眉心,想要把她皱起眉给她舒展开。可是却根本无济于事。
最终,他只能将她没有输液的那只手小心的捧起来。
合在掌心之间,紧紧的捧住,贴近自己的脸颊。
“姜漫雪,你真狠啊。”陆斯辰暗哑的嗓音,在静谧的病房里低沉的响起。他的声音没有什么波动,甚至显得十分平静。“你真的就那么铁石心肠么?没心没肺的女人。”
陆斯辰冷笑一声,却没有把她的手放开,反而握住她的手掌,用手背贴住自己的脸颊,轻轻的摩挲。
“你这个没有心肝的家伙!你怎么就能下得去手?对你自己,对我……姜漫雪。”陆斯辰咬紧了牙,他嘴里叫着姜漫雪的名字,抬起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熟睡的面容。“姜漫雪,你这样糟蹋你自己,是在报复吗?报复我是不是?你就用这种方式,想要来报复我,是不是?!”
然而,姜漫雪无动于衷,她浅浅的呼吸着,连一声回应也没有。
陆斯辰也不指望能听到她的回答。他在嘶吼着问出那句话之后,许久都再没有声音发出。
片刻之后,陆斯辰伸出手,用手指轻轻的磨蹭了一下姜漫雪虚弱到惨白的脸颊。
“没有用的。你这样糟蹋你自己的身体,也不可能报复到我。”陆斯辰的指腹和掌心流连在姜漫雪面庞娇嫩的肌肤上,他轻轻的触摸着,动作轻柔和眷恋,口中却说着和动作截然相反的话。“不管你受多少苦,受多少罪,生多少病,我都不会难过。姜漫雪,你以为这样就能报复的到我了吗?”
“我告诉你,永远都不可能!”陆斯辰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只是,僵着表情嘶吼出这声的时候,眼圈竟然意外的红了。
“我是不可能为了你伤心的。更不可能心疼你!所以姜漫雪,你再用折磨你自己的方法,想让我心疼你,那简直是痴心妄想!会这样做,也只能说明你蠢罢了!你这个蠢女人!”
这么说完,陆斯辰收回了自己抚摸姜漫雪脸颊的手,然后把一直握着的她的手轻轻的放下,站起身直接走出了病房。
姜漫雪的手指动了动,然后归为安静。
她始终沉沉的睡着,眉心依旧紧锁,并没有睁开眼睛。
病房里依然安静的只剩下姜漫雪的呼吸声。还有……被她压在掌心下,床单上滴落的眼泪的湿濡痕迹。
……
“已经九点了。妹子,你们家陆大爷怎么还不来?”林清远翘着脚仰躺在沙发上,不停的戳着手机。
手机里游戏的音效不停的传出来,听的林雅茹心烦意乱。
她直接走过去,从林清远的手里把手机夺过来,锁屏丢在桌上,一气呵成。
“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吵吵吵,吵得我烦死了!”
林清远知道林雅茹这会儿烦得很,也不敢跟她顶嘴。“我这不是也着急嘛。明明是他自己约的上午,结果迟迟不到。谁知道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然后,林清远眼睛一转,看向林雅茹:“小茹,你说该不会是陆斯辰临时变卦了吧?”
“不可能。”林雅茹考虑了片刻,当即就摇头,否定了这种说法。“陆斯辰决定的事情是不可能变卦的。再等等,他总会来的。”
话音刚落,门铃声就被按响了。
林雅茹当即就拍了林清远一把:“快点!已经到了!”
然后,她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赶忙询问道:“我的脸色怎么样?妆看不出来吧?”
林清远哪儿懂这些啊。他就觉得林雅茹化妆弄的脸色苍白,跟营养不良的鬼似的。可是他又不敢说实话,只能点点头。“好着呢,绝对看不出来破绽!”
林雅茹这才放心了,站起身来,慢悠悠的走过去,明显的虚弱的样子。
完全就跟刚才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种精湛的演技,看的林清远一愣一愣的
林雅茹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打开了房门。
门外果然站着的是陆斯辰。他的面上轻轻冷冷的,一如既往的表情稀少,看不出什么情绪。
倒是林雅茹心有戚戚的开了门,看到陆斯辰的时候,眼睛亮了亮,眸底一片惊喜。
“斯辰,你终于来了。”
这么说着,后退了一步,只是身子虚晃了一下,险些没站稳似的。
陆斯辰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把,仔细看了看林雅茹的脸色,皱眉问道:“怎么回事?你的脸色这么难看?”
林雅茹用手挡了挡自己的脸,把头侧过去,靠在陆斯辰的肩膀上。
“我没事的,就是……就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