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98章 你在邀请我品尝?
姜漫雪掉下眼泪来的那一瞬间,陆斯辰只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心脏。
他默默的看着姜漫雪掉了一会儿眼泪。
半晌,紧绷的身体才逐渐的软化下来。他叹了口气,松开一直压住姜漫雪双手的手臂,凑到她的面前,给她擦去眼角的眼泪。
“姜漫雪。”陆斯辰给她擦眼泪的动作非常的轻柔。
他的手指连稍重一点儿的力气也舍不得用,只怕会因自己粗糙的指腹,磨痛了姜漫雪的皮肤。
陆斯辰叫着姜漫雪的名字,慢慢的俯下身去,凑近她的脸庞。
然后,还不等他再开口。
姜漫雪就迷茫着双眼,转过头来,眨巴着眼睛看向了他。她的眼睫毛上,还带着点点湿濡的泪滴。
“唔……”姜漫雪下一步直接抱住了陆斯辰的手臂,然后凑到自己的脸颊旁边,舒服的蹭了蹭。“你好冰……好舒服呀!”
她的声音里含满了愉悦,甚至还舒服的哼哼了两声,口中发出愉快的谓叹。
“……”陆斯辰完全没反应过来。
然后,姜漫雪整个人就像小火炉似的,直接贴了过来。
只不过,这一次因为他主动凑过去的缘故,姜漫雪伸出手臂时勾住的是他的脖颈。
瞬间,姜漫雪就把自己送进了陆斯辰的怀里,和他紧紧的贴着拥抱在了一起。他们的脸颊贴靠在一起,姜漫雪舒服的蹭了蹭,欢愉的简直要叫出声来。
“你身上冰冰凉凉的……大雪糕,你是大雪糕!我好喜欢你啊,你真好,让我好舒服呀!”
“……”陆斯辰额角直跳。
“……”司机目视前方,使劲儿憋笑。
陆斯辰腾出时间,抬起眼睛去看司机。还好此时此刻的司机先生接受了之前的教训。他拼命咬着牙,目视前方,无限的自我洗脑,一定不能在这种时候笑出声来,不然肯定会死的很难看!
所以,这才逃过了一劫陆斯辰的死亡凝视。
陆斯辰脸色越发的黑沉。
他拉住姜漫雪的手臂,想把她从身上扯开:“下来!”
谁知道,生病了迷糊了的姜漫雪特别的执拗,而且特别的有胆气!根本一点儿也不怕他,更不惧怕他的低气压和威胁。
“我不!”姜漫雪想也不想动直接拒绝,并且还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大雪糕,你别走。你比陆斯辰好多了,他就是个小气鬼!衣服都不让我脱!”
到现在了还在控诉呢。
陆斯辰气的要命,他又不能直接把姜漫雪从身上撕下去。只能按住她的大腿,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姜漫雪被他突然打了一下,瞬间就叫了声:“你、你做什么打我!”
“不打你就上房揭瓦了!”陆斯辰脸黑的不行。
姜漫雪委委屈屈的哼了两声,用脸颊蹭着陆斯辰,半晌,她才小声的说:“你、你生气啦?大雪糕,你别生气,我就稍微抱你一下……谁让你那么凉呢。”
然后,这么说着,姜漫雪还自顾自的给自己加戏。
“大雪糕,你是什么口味的呀?”她小声的问着:“是红枣牛奶的吗?”
这么问,还小声的吸溜了一下口水。看样子是馋的厉害。
“……”陆斯辰面无表情。如果不是姜漫雪生病脑子不清楚,如果不是现在的时机和地方不对,陆斯辰肯定要把她按在床上打一顿。陆斯辰保证!
他冷笑一声:“你管我是什么口味的?你难道还想吃了我不成?”
陆斯辰这么说,完全就是想嘲讽姜漫雪。好让她这个不太清楚的脑子,赶紧的醒醒神儿。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千万不要和喝醉了酒的人讲道理。也不要试图和脑子不清醒的人讲道理。
虽然姜漫雪并没有喝酒。但是发烧已经把她烧糊涂了,她现在确实是脑子不清醒啊。
所以,在陆斯辰说完这句话之后,她非但没有感觉到半分的嘲讽和不自在,反而像小猫听到了动静似的,支着耳朵‘咻’的一下,就从陆斯辰的肩膀上抬起头来。
陆斯辰原本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刚想开口,下一秒就看见姜漫雪突然凑近了自己。距离自己的鼻尖近在咫尺。
在极近的距离,双眼几乎都对不上焦距。
陆斯辰的呼吸却突然滞住。停顿了几秒之后,他才慢慢的呼气。
在这样的距离下,他都能感受的到姜漫雪呼吸是喷洒在自己脸上的灼热的气息。
陆斯辰的眸子微微的变深。
“大雪糕,你……你是在让我吃掉你吗?”这么问着,姜漫雪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可是她很快的又摇了摇头,自我否决道:“不行不行,如果吃掉了,那你就没有了!不能吃!”
然后,姜漫雪还偷偷的瞟了陆斯辰一眼,小声的说。
“大雪糕,你真的是红枣牛奶味儿的吗?”说着,又吸溜了下口水。
“……”陆斯辰的嘴角微抽。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姜漫雪作妖。他今天倒要看看,生病了之后的姜漫雪,到底能作出个什么天大的妖来!
这么想着,陆斯辰就算是彻底的跟姜漫雪杠上了。
而姜漫雪根本不知道陆斯辰到底在想什么。
她只是滴溜着眼睛,看了面前的这块儿‘大雪糕’半天,用鼻子使劲儿的嗅了嗅。
空气里,姜漫雪只能闻到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她的鼻子有点儿发堵,根本闻不出具体是什么香味儿来。可是她怎么想怎么觉得,那是她最爱的红枣牛奶的味道。
是她最喜欢的味道,而且大雪糕还邀请自己好好的品尝它!
那到底该不该咬一口呢?
姜漫雪认真的思考着。她不想把抱着的‘大雪糕’给吃掉。可是,这个巨大的雪糕还无时无刻的不在诱惑她!真的是……真的是太讨厌了!
最后,姜漫雪小心翼翼的凑过去。
心里想着:我就尝一口,就小小的尝一口,总可以吧?
然后,陆斯辰的眸色渐渐的加深。
只见姜漫雪整个人都坐在他的怀里,手臂牢牢的缠在他的脖子上,慢慢的倾身过来,唇也越凑越近……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