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97章 你一点也不关心我
如果是姜漫雪此时此刻清醒着,她绝对说不出这种话来。
天知道,她和陆斯辰已经多久没有这样亲密接触了。
即使是早晨,陆斯辰故意靠近她,在她耳边说话时的动作,也让她的身体僵硬了半天。更别说是现在这样近距离亲密的拥抱了。
陆斯辰被她纠缠的一点儿脾气也没有。
怀里的姜漫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灼热的温度,再加上她不停的再自己怀里扭来扭去,只消片刻,陆斯辰就给她折磨的有了感觉。他在瞬间僵住了身体,连脊背都挺得直直的,手臂更是直接牢牢的按住不安分的姜漫雪,把她锁在自己怀里,分毫也移动不了。
“嗯嗯,难受、好难受啊……”姜漫雪被按在怀里,几乎透不过气来。她像一尾缺了氧气的鱼儿,被抛在岸上,用力的甩着尾巴跳跃着挣扎似的,及其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想要从陆斯辰的怀里挣脱出来。
“不许动!”陆斯辰额角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姜漫雪,你给我安分一点!”
只是,这话说给清醒的姜漫雪听,或许还有点儿威力。可惜的是,现在姜漫雪浑浑噩噩的,根本没拿他的话当圣旨。就算听到了,也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更何况,她其实根本就没听清陆斯辰在说什么。
于是,姜漫雪也仅仅是迫于他手臂的按压,在他怀里老实了几秒而已。
等到陆斯辰强压下自己的火气,稍微冷静点儿,松开了一些手臂的时候,姜漫雪又一次的不安分起来。
陆斯辰简直要给她折磨死!
最后,陆斯辰直接把她的身子掰正,让她直挺挺的躺在自己的腿上,用自己的外套给她盖在身上。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让姜漫雪直接仰躺在自己膝上,不再让她侧着身体对着自己。
不然总是不停的像条美人蛇似的缠上来,陆斯辰觉得自己的火气要压制不住了。
就这样,姜漫雪动也不能动,她睁着眼睛呆呆的看了陆斯辰几秒,然后又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又再次沉沉的睡过去了。
陆斯辰轻轻的舒了口气。
他抬手摸了摸姜漫雪的额头,依旧滚烫无比,可是却没有丝毫要出汗的痕迹。
这让陆斯辰的眉心更锁紧了几分。
“这么一直烧下去,会不会烧的更傻了?”他轻声的嘀咕了一句,看着姜漫雪沉睡的面庞,脸色有点儿怪异。
只是,这种安静还没挨到医院,姜漫雪就又开始作妖了。
这一次,她嘴里不再喊着冷了,而是拼命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陆斯辰才给她盖在身上的外套,让她抬手就掀到了一边,然后就开始不停的扯着自己身上的外套。
一双眼睛微睁,可是显然没有神采。
她委屈巴巴的看着陆斯辰,哭诉着:“好热呀,斯辰,我好热呀……你帮我把这个脱掉,好不好?”
“……”陆斯辰气的要命。
姜漫雪生病了以后,居然这么折腾人吗?!
“没想到你除了酒品差,生病了之后也这么难看!”陆斯辰按住她挥舞着的双手,牢牢的给她按在胸口。“不许乱动!脱什么脱!刚刚喊冷的不是你了?!”
在车上就要脱衣服,刚刚不但求他帮忙脱,竟然还伸手要去把自己的裙子给撩上去!
陆斯辰在瞬间脸就拉下来,脸色可是阴沉了。
要知道,车上可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司机在!
这么想着,陆斯辰阴郁的抬起眼睛,正好看到司机瞟了一眼后视镜。陆斯辰的目光瞬间就冰冷到近乎冻结。
“好好开你的车!”
司机给他这幅要杀人的表情吓了一跳。差点儿下意识的就踩刹车。
“是!”司机忙声应着,心里却叫苦不迭。
老天作证,他刚刚只是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后视镜而已!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啊!
然而,不管他看到了还是没看到,显然在陆斯辰这一嗓子之后,他连半个眼神也不敢忘旁边瞄了,只能认真的开着车,完全装做自己彻底不存在的样子。
虽然呵斥了司机,但是陆斯辰身边还有个大麻烦没解决。
姜漫雪还在不安分的哼唧着。
“我好热……好热啊……”她不停的喊着自己热,以至于最后委屈到哼唧着哭了起来。“呜,你不让我、让我脱衣服,你是坏人!是最坏的坏人!”
陆斯辰气的要死。他直接冷了眼神,更紧的按住姜漫雪的手。
心道:如果好人就让你在这儿脱衣服的话,那还不如把这个坏人做实呢!不管怎么说,也坚决不能让你在这儿把衣服给脱了!
这么想着,陆斯辰按住姜漫雪手臂的动作又加了几分力。
姜漫雪哼哼唧唧的哭了一阵,发现一点儿作用也不起,又眯着眼睛看陆斯辰。
然后,她皱了鼻子,很是不满的控诉:“陆斯辰!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居然、居然一点儿也不心疼我!我哭了你也不管我!”
姜漫雪刚才哼哼唧唧的哭,可是半天也没掉眼泪。
“……”陆斯辰听到她的控诉,简直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心情面对她。
平时眼泪像不要钱似的说掉就掉,可是怎么一旦生病了,就这么难缠呢?搞了半天,这哭了那么久,合着全是哄他玩儿的是吧?
陆斯辰都要给她气笑了。
只是,姜漫雪说完这话之后,似乎是真的感觉到了委屈。
她用力的哼了一声:“你根本一点儿也不关心我!大坏蛋!”
姜漫雪很生气的样子,她连嘴巴都撅起来了。可是,还不等陆斯辰有什么反应,撅着的嘴巴突然一撇。
她的双手交叠着,被陆斯辰牢牢的按在胸前,躺在陆斯辰的腿上,委屈的不行。
最后,头侧过去嘴唇轻咬,眼里在瞬间含满了眼泪。
“你一点儿……一点儿也不关心我……”随着这句话,姜漫雪眨眼的时候,眼泪直接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低落在陆斯辰的裤子上。
“我最讨厌你了!你一点儿都不关心我!”
“为什么不关心我……”
“哪怕……哪怕你装装样子也好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