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85章 把她当成宠物一样来训练
管家被眼前姜漫雪举着左手画画的场面,给着实惊讶到了。
对于姜漫雪,其实管家已经认识许多年了。
可以说管家是在姜漫雪和陆斯辰还是少年的时期,看着他们一路成长走过来的。
所以,姜漫雪至今对他的称号依然不变,每每看见他,还是会叫他一声肖叔。
因为认识的时间久远,所以管家自然也清楚,姜漫雪之前画画非常好。
究竟有多好呢?
他听还是少年的陆斯辰说过,姜漫雪早晚会是美院的高材生,然后成为大师的弟子。说不定以后的美术界,姜漫雪还能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可是,自从姜漫雪搬进了陆家之后,管家就从没见她画过一次画。
后来听说是她的手受了伤,再也不能拿画笔了。
所以,这可以说是管家第一次见到姜漫雪坐在画架面前,认真的画画。
姜漫雪左手执笔的姿势还略显生疏。哪怕是门外汉的管家也能看得出,她的左手并不是常用手。
只是,笔尖在纸上沙沙的响起。姜漫雪的脸上,带着非常认真的表情。好像此时此刻,这里的一切都消失了,唯有她和眼前的这片池塘,以及她的画架。
管家默默的后退了几步,不去打扰姜漫雪。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管家一直拿着的手机,轻轻振动起来。
是陆斯辰传来的消息。
“她在做什么?”
管家谨慎的回复道:“先生,夫人正在画画。”
然后,手机里许久都没有新的信息传出。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陆斯辰只传来两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
“画画?”
“是的。”管家刚想发送这两个字,转念又觉得,这样汇报工作太没有效率。所以他干脆直接打开了手机的拍照功能。在姜漫雪的背后,拍下了她在池塘边,左手握着画笔,安静画画的这一幕。
阳光刚好铺洒下来,照在姜漫雪的身上。她那条纯棉的白色睡裙折射出部分的光辉,将她全身都柔柔的笼罩着。画面显得柔和又美好。
发丝因为阳光的照耀,发出淡淡的栗色。
现在虽然算初秋,可但凡有太阳出来,天气依旧热的不像话。
可姜漫雪安静作画的这一幕,让人看在眼里,原本因燥热而不耐烦的心情,像突然饮下一杯冰水似的,让人通体舒畅,瞬间洗去了满身的浮躁。
管家把这张照片传送给陆斯辰。
然后,陆斯辰那边就再也没有回复了。
姜漫雪体会到了久违的安静。这种安静不是指环境,而是指内心的安宁。
在画画的时候,她终于忘记了一切。忘了她此时此刻在什么地方,也忘了她刚看到的新闻和论坛里的帖子,更忘了自己。
姜漫雪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里,甚至连心情也渐渐明朗起来。一扫之前的阴霾。
等她差不多完成线稿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姜漫雪都没有留意到管家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偌大的花园里,只剩下她。
最后,姜漫雪审视着自己画出的池塘的线稿。
虽然这线稿她还是不满意的,可是相比于之前而言,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
看了眼时间,姜漫雪把画具收拾起来。
既然陆斯辰不让她出门,那么她就索性在不能出门的时候,留在家里好好的练习吧。反正,现在即便是没有上网,姜漫雪也知道,她恐怕已经被扒的连渣都不剩了。
这种情况,别说陆斯辰不让她出门,她想出去都没办法。倒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来做。
姜漫雪背着画架,端着画具回到客厅里。就发现管家已经把饭菜都在餐厅摆好了。
“夫人,先生吩咐了,让您现在吃饭。”
还真的是标准的监狱生活。姜漫雪暗自想着,不知道自己该做个什么表情。
给吃给喝,就是不给自由。
只是陆斯辰从一开始也说了,这由不得姜漫雪选择。她就算想反抗,也没有权力。
于是,姜漫雪能做的只有把东西放下,然后去洗了洗手,安静的坐在饭桌前。
不过让姜漫雪诧异的是,她的面前除了还算丰盛的饭菜以外,还有一盒红枣牛奶。
姜漫雪抬起头问管家:“肖叔,这是……”
管家毕恭毕敬的站在旁边,将筷子摆放在姜漫雪的面前。
“刚刚先生打电话来,问过您的情况。先生说您表现的很好,这是给您的奖励。”
原本拿起红枣牛奶的姜漫雪,心中还算高兴的情绪,瞬间因为这句话而烟消云散。
这算什么?
姜漫雪把红枣牛奶轻轻的放下,用左手推到一边,拿起筷子默默的吃饭。
心中一片凄凉。
这到底算什么?打一棒子给颗甜枣吃。把她当成宠物一样来训练吗?
姜漫雪这么想着,面前的这一桌菜,突然变得难以下咽起来。
最终,她食不知味,恹恹的吃了没几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她放下筷子,跟管家说了一声,转身就上了楼。只是离开餐桌前,她拿走了那盒红枣牛奶。
这也只是她重新回到陆家的第一天而已,就彻底的失去了自由。而这样的日子,还需要过多久呢?
姜漫雪靠在门上想了一会儿。
她不想这样一直被关着。也不想就这样像凭空消失一样,逃避网上的那些谣言。
姜漫雪清楚的很,是齐安诺或者是齐安诺身边的人,故意想把脏水泼在自己身上。也许是为了洗白她自己,也许只是为了报复自己,又或者是两者皆有。
可是,不管是哪一种,姜漫雪都不想就这样躲起来。
做过的事情,她可以承认。没做过的事情,她为什么要逃避着不敢否认?
难道只是单纯的因为害怕伤害吗?!
姜漫雪双手捧着手中的那盒牛奶。好像她捧着的不单单只是盒牛奶那么简单,而是她全部的勇气。
她不要。她不要任人宰割,不要让人为所欲为的把脏水泼在身上!
就算是被人中伤,就算是再被人肉搜索,把前尘过往扒个干净,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少,不管她有过怎样的经历,那都是她人生中的一部分。
无法选择,更不可抹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