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84章 固定的散步时间
姜漫雪还没来得及把帖子继续看完,敲门声就再次响了起来。
“夫人。”管家的声音再次从门外响起。“先生打来电话,请您接听。”
“……”姜漫雪原本不想理会。
可是,谁知道管家竟然直接把手机通话改成了免提模式。
只听见陆斯辰的嗓音透过门板,在外面传了出来。
“姜漫雪,把门打开。”他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姜漫雪没有办法,只能下床走到门前。
她之前一直在哭,这会儿眼睛红红的,还带着无法掩盖的浮肿。姜漫雪抬手擦了擦眼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想让门外的管家看出自己心情不好的端倪。
等她觉得收拾好了,才把门打开。
管家微微颔首,叫了她一声:“夫人,先生的电话。”
说完,管家就把手机递给了姜漫雪。
姜漫雪垂着头接过,不愿让管家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
“喂。”姜漫雪把接过手机,把听筒移到耳旁,声音微微沙哑。“有什么事?”
“我让你去花园里散步,你没听见吗?”陆斯辰的腔调里包含着的是明显的不满。
姜漫雪抿着唇不说话,可是浑身都写满了抗拒。
而管家则是一直站在旁边,分毫不动,也不做出任何的表示。
“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去花园里散步。”陆斯辰显然没有多少耐性,说出来的话也更是带着些耐心耗尽的暴躁。“姜漫雪,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你反抗我。明白吗?”
姜漫雪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紧的攥成拳。
显然,她已经到了能够忍受到边缘。
“我吃什么喝什么你要管。我出不出门你要掌控。现在连我什么时间散步,你也要给我规定时间吗?!”姜漫雪哑着嗓音质问。“陆斯辰,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提线木偶吗?!要把我每时每刻都掌控在你手里,你才开心是不是?!”
“姜漫雪!”陆斯辰瞬间冰冷的嗓音,毫无感情的叫着姜漫雪的名字,口吻中威胁的味道加重。“你以为你还有自由吗?!你就是我手里的提线木偶!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从你嫁给我的那天起,你就必须听我的话!难道你觉得,到现在为止,你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陆斯辰的话冷冰冰的传来。
从她听到那些句子,再到她明白其中的意思。那些声音顺着她的耳廓传入脑内,然后直接炸响!
姜漫雪身侧握成拳的手慢慢松开。
早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呀……从很久以前开始,她就已经学会了认命,不是吗?
“我不想再跟你重复,我只说最后一遍。现在从你的房间里出去!去花园里散步!”
姜漫雪捏着电话,眼泪无声的落下。她哑着嗓子回答:“是。我现在……就去花园里。”
似乎陆斯辰只是要听到姜漫雪的这句话而已。他那边二话没有,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姜漫雪眨掉眼泪,抬手用手背擦了下眼睛。
她把手机还给管家的时候,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管家满目同情,可到底什么也没说。他只后退了一步,给姜漫雪让开了一条路。
“夫人,请吧。先生说,您要在花园里呆够半个小时才行。”
姜漫雪没再说什么,直接离开房间,跟着管家一起去了小花园。
这会儿已经是夏末秋初。原本养在小花园里的花卉有不少都过了花期,但还有几个品种依然在开着。
在路过花园里小池塘的时候,姜漫雪停下脚步。
小池塘里的荷花也都凋谢了,只剩下几片枯萎的叶子,微微泛黄的漂在水面上。早就没有了入夏时,满塘荷花的景象。在这片还算郁郁葱葱的花园里,显得格外的凄凉。
“荷花的花期真短啊。”姜漫雪在小池塘边站定,看着那些枯黄的荷叶,半带感叹的说道。
管家称职的陪在姜漫雪的身边。他见姜漫雪望着那些黄叶发呆,忍不住劝解道:“夫人,没关系的。明年夏天荷花还会开的。”
姜漫雪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肖叔,您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这幅样子真难看?”
他这么问,可是管家却没有回答。
“我就像这池塘里的荷花,这一辈子只能被圈在水里。花期那么短,花败了,叶子黄了。可是到死也离不开这片水。”姜漫雪的眼睛红红的。“我最好的花期已经过了。现在,我就是它们这幅样子,再也不能开了。”
管家安静的听着姜漫雪说话。
可是却始终都没有开口插嘴。
最终,他们就在池塘边一直站着。直到管家低头看看时间,提醒她:“夫人,散步的时间到了。您可以回房间了。”
然后,姜漫雪无声的笑着。
这是坐监狱,然后给她单独放风吗?
姜漫雪忍不住冷笑。只是,她却没有听管家的话,就这么回房间。
而是依然站在池塘边,主动要求道:“肖叔,您可以帮我拿个画架和画具来吗?”
管家愣了愣,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姜漫雪这个要求究竟是什么意思。
姜漫雪也不多加解释,她只转过头,认真的看着管家。
最终,管家微微颔首。“夫人请您稍等,我让人去给您拿。”
“谢谢您。”
既然陆先生只是吩咐,不许让她出门。固定的时间出房间散步,散步完之后随便她自己活动的话,那么她的要求只要不违反陆先生的安排,能够满足的还是尽量满足吧。
管家在心里这么想着,叹了口气。
姜漫雪在原地等待,没有挪动半步。
等到管家带来她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她已然保持着先前的那个姿势,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只有几片枯萎黄叶飘浮着的池塘。
姜漫雪对管家道了声谢,自顾自的把画架摆好。
然后,她坐在了画架前,盯着那片池塘半晌,终于重新拿起了一旁的画笔。
然而就在她抬起左手,笔尖触及到画纸上的一刹。
管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