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80章 简直是奇耻大辱
张小芸知道让顾以瞳听自己把话说完不容易,根本不敢耽误。
她赶忙开口:“妈妈还请大师帮忙算了你和陆斯辰的八字,大师说你们是前世姻缘,今生福分!瞳瞳,听妈妈的话,你可千千万万别把这桩姻缘给耽误了……”
“妈!”顾以瞳终于忍无可忍的打断张小芸的话。她的眉头紧锁着,满脸的不悦。“我都说过多少次了,陆斯辰他不是什么好人!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你这孩子,怎么净是胡说。”张小芸满心的不高兴。“人家陆斯辰把生意现在做的那么大。你去问问,有谁不夸他是少有的商界奇才。而且那么多小姑娘对他趋之若鹜的。就你那么说人家。”
张小芸突然皱起眉,说了一句:“我想起来了,你跟姜漫雪那丫头读中学那会儿就认识了。好像那时候跟陆斯辰关系也还不错。你还跟我夸过他几次来着。”
然后,张小芸的脸绷的死死的。“你跟妈妈老实交代,你现在这么说陆斯辰,是不是因为姜漫雪?你顾及着姜漫雪那个死丫头,所以你现在才死活都不肯跟陆斯辰亲近?”
顾以瞳简直要被她妈妈给烦死了,只能暴躁的否认:“不是,不是,不是!”
她连说了三声不是,只觉得脑袋都快要炸了。
“我只是单纯的讨厌陆斯辰,行不行?!你下次能不能别跟我提他?我最讨厌这种朝三暮四,还有暴力倾向的渣男!”
顾以瞳气急,一时之间竟然把真话给不小心说出来了。
虽然她很快的就止住了话茬,但还是被张小芸给听的清楚。
“什么朝三暮四,什么有暴力倾向?瞳瞳,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以瞳懒得跟张小芸解释那么多,她从床上下来,推着张小芸赶她出房间。
“没什么,你听错了,我根本就没这么说过。好了,你赶快出去吧。”
张小芸不依不饶:“不行,你把话跟我说清楚。陆斯辰怎么就朝三暮四,还有暴力倾向了?瞳瞳,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
然后,不等张小芸把话说完,顾以瞳就把张小芸给推出了房门。
“没有没有!我随口胡说的。反正我就告诉你,我跟陆斯辰没可能!我看见他就烦!您要是喜欢的话,那就您去嫁给他,好吧?”
这么说着,顾以瞳就关上了门,直接把张小芸给关到了门外。
张小芸被她气到,拍着门板叫她:“你这孩子!说的这是什么混话!瞳瞳,你跟我解释清楚,是不是陆斯辰他对你做了什么?啊?”
顾以瞳烦的不行,懒得听张小芸在外面喊,直接用手把耳朵堵上,往床上一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小芸已经从门口离开了,顾以瞳重新拿过手机,看着自己微信通讯列表里的姜漫雪。她看了很久很久,然后慢慢的把手指移到了资料里,在删除好友上面轻轻点了一下。
顾以瞳做完这些,就把手机丢在了一旁。
或许妈妈说的是对的,她和姜漫雪从始至终都不是一路人。
……
傅清野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整个脸都是黑沉沉的。
方向南跟在他的身后,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哎呦,我擦。这在里面呆的一夜,可真的是遭罪。”方向南感慨着。“谁知道居然在九公主山上飙个车,还能给弄到警局来,这可真是小爷我这辈子的奇耻大辱!”
这话说的让旁边儿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也更不敢接。
方向南一富二代都说这是他这辈子的奇耻大辱了,更何况是傅清野?
傅黎眼观鼻鼻观心的默默站在一旁,很聪明的根本不搭腔。
天知道他一早接到律师的电话,说傅清野因为飙车进了警局的时候,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那一刻他真的很想重新躺回床上去睡一睡。
肯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对。要不然怎么会大清早的就听到这么玄幻的事儿?
可事实上是,他跟公司的律师一大早的就赶到了九公主山附近的警局,从里面接出了傅清野和方向南等一伙儿人。因为提前打好招呼的缘故,他们之前飙车时开的一众‘作案工具’,也都如数奉还。
最后除了他们主动上交的罚款,也只是进行了一场深刻的思想教育。
傅清野一言不发的上了车,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方向南特没眼力见儿的跟了上去,很赖死赖活的蹭到傅清野的身边:“哎哎,傅大少,别走啊。我还欠你顿早餐呢,咱吃完再走。”
傅清野斜了他一眼,想也没想的直接拒绝:“下次。”
然后,不等方向南再挽留,傅清野就直接关上了车门。
傅黎对方向南微微点头致意,然后跟着一起上了驾驶座,很快的傅清野的车就跑不见影儿了。
方向南看着傅清野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哎呀,这傅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磨不开面儿。”然后,他嬉皮笑脸的跟身后的一众小弟们吆喝道:“得,人大爷不吃早餐,咱得吃。走走走,小爷带你们吃早餐去。”
……
傅清野靠在车上闭目养神。
他在警局里一夜没睡。直到天亮的时候,才能申请通知了公司的律师。
“傅先生,现在去哪儿?”傅黎开着车,目不斜视的小声问道。
“回家。”傅清野一夜未归,这会儿只想回家去洗个澡,换掉这身衣服。
傅黎应了一声,然后就继续安心开车。
过了半晌,傅清野才重新开口询问:“我让你盯着的事儿怎么样了。”
傅黎知道傅清野问的是关于姜漫雪的时候,原本就想跟他汇报,但见他绝口不提,才一直没有说。这会儿见他主动提起,便跟着说下去。
“姜小姐已经从家里离开了。”傅黎腾出一只手,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我一直派人小心的跟着。一直到姜小姐回到了陆家,人才回来。”
然后,傅黎又补充了一句。
“我们的人在陆家附近不方便呆的太久,陆斯辰太过警觉。”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