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74章 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
房门关上的时候,隔绝了一切的噪音。
姜漫雪背靠着房门站了很久,终于慢慢的滑下去,坐在了地上。
她头靠在门板上,目光没有定点的不知落在哪里。
姜漫雪不知道自己回来的意义是什么。她因为陆斯辰的一句回家,就不管不顾的回到了这个地方。可是等待她的,依然是和林雅茹共处一个屋檐。
这算什么?姜漫雪把脸埋进臂弯之中,泛出一个苦笑。
这到底算什么?这是古代的旧社会吗?两女共事一夫?
姜漫雪狠狠的擦了下自己的眼睛。开什么玩笑!就算陆斯辰愿意,那也得问问她愿不愿意容忍别人一起!
……
陆斯辰和林雅茹吃过了早餐,他吩咐林雅茹先上车。
“为什么呀?你跟我一起上车嘛。”林雅茹怕陆斯辰去找姜漫雪,想拉着他一起上车,可是还不等她挽住陆斯辰的手臂,就被他带着寒意的视线给冻在原地。
然后,林雅茹磕磕绊绊的开口:“那……那我先去车上等你。”
陆斯辰没什么表情的转身。他径自上了楼。
姜漫雪的房门关的紧紧的。
陆斯辰的眉皱起,然后上前去拉了一下,发现姜漫雪的门反锁着。里面没有一点儿动静。
“姜漫雪,把门打开。”陆斯辰站在门外,不耐烦的吩咐着。
只是,没有人回应他。
陆斯辰抬手敲了敲门:“姜漫雪,我让你把门打开,听见没有?”
还是没有人回应。
陆斯辰的耐心消失殆尽。他几乎是在一瞬间,怒气就充盈了全身:“姜漫雪!”
然后,门里面发出一声微弱的‘咔哒’声。
门锁打开了。姜漫雪只打开了一条门缝:“你有什么事?”
“开门。让我进去。”陆斯辰的眸子冰冷,很是不满的看她。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姜漫雪浑身都写满了拒绝。
“让我进去。别让我再说第三遍。”这个强调已经算得上是威胁了。
最终,姜漫雪抬起眼睛看了看他,还是后退了一步。闪开半个身子,手也从门把上离开。等同是给陆斯辰让了路。
陆斯辰大手一推,门打开的时候,就径自走近了姜漫雪的房间。
姜漫雪明明是才回来不久,整个房间里仿佛都暖了,带着久违的人气儿。四处都充盈着她的味道。
陆斯辰的眸子微微变暗。他环视了一周之后,目光落在姜漫雪的身上。
“傅清野就这么简单的放你回来?”
从陆斯辰的口中乍一听到傅清野的名字,姜漫雪最直接的反应便是皱眉。可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副表情大概会激怒陆斯辰,就马上强迫自己恢复如常,尽量的平静着语气。
“我不过是在他那里借住罢了。说清楚了自然可以离开。他为什么不放?”
姜漫雪尽量用最自然的口吻说出这话。撇清她和傅清野之间的关系。她不想让陆斯辰误会,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傅清野。不然,让陆斯辰再次怒极发疯的话,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来。
毕竟,她才刚刚把那份竞标书偷给陆斯辰不久。就算她昨天跟傅清野摊牌,恐怕他也没那么快的反应。
姜漫雪自知做不到让他们两方相安无事,只能尽量的拖延维持平衡点。
然而,心里的天平也开始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倾斜。
只不过,姜漫雪的话无疑是取悦了陆斯辰。
他轻呵着,说出的话却极尽讽刺:“瞧瞧。这张小嘴里说出来的话还真的是无情无义。不知道傅清野知道你这么没心没肺的话,他会怎么想。”
一边说着,陆斯辰就抬起手去摸姜漫雪的脸。却被姜漫雪转头躲开了。
陆斯辰的面色蓦的一沉,刚想变脸。然后就听见姜漫雪说了句:“你还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就走吧,免得林小姐在楼下等的太久。”
然后,陆斯辰紧接着就多云转晴。
他的唇边甚至还噙了一抹笑意。“怎么,你吃醋?”
姜漫雪皱眉不答。只是她也不想看陆斯辰,直接转过身去,收拾自己的桌子。
“呵。”陆斯辰浅笑着,上前一步,直接从背后拥住她。
后背贴上陆斯辰胸膛的那一刻,姜漫雪的身体微微的颤抖。她几乎有些止不住的发抖。
然后,还不等她做什么反应,陆斯辰就已经把脸埋进了她的肩颈之间,轻轻的嗅着她的发香。
陆斯辰灼热的气息,随着的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后,姜漫雪不自觉的抖的更加厉害了。她的手撑在桌面上,非得用手指死死的抠住桌面,才不至于让自己腿软和颤抖的更狠。
姜漫雪的体香充斥着陆斯辰的呼吸。
他用鼻尖轻轻的摩挲着她裸露在外的脖颈。然后,他突然觉得喉咙里似乎有一团火在灼烧。面前这莹白的肌肤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去亲吻啃噬。
陆斯辰舔了舔干涩的唇,最终,他把唇覆在姜漫雪露出的雪白的颈部。
灼热而刺痛的感觉在瞬间袭击姜漫雪的大脑。她只觉得自己眼前蒙的一刺,紧跟着就是一片发白。
脖子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姜漫雪险些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痛而站不住。她猛的打了个哆嗦,想挣脱开陆斯辰的怀抱,可是却被他按住了肩膀,死死的扣住,动也不能动。
“陆斯辰——你、你放开我!”
陆斯辰充耳不闻。他按住姜漫雪的肩膀,俯身埋首在她的颈肩,口鼻之间全都被她的气息填满。
唇齿下面时她跳动着的脉搏,殷红的血液就在脆弱单薄的皮肤下面流淌着。
一切都似乎那么美好……
陆斯辰用力的在她脆弱的皮肤上吻吸,甚至用牙齿研磨。
在姜漫雪痛呼出声的时候,他才喘着粗气,红着眼睛放开一直牵制住她的手。
“这几天你就乖乖的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明白吗?”
陆斯辰在松开姜漫雪的时候,并没有立刻撤开身体,而是把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哑着嗓音跟她低声说出这么一句。
姜漫雪被他咬的痛极,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
心下却凄然。
“难道我人在这里,你还怕我去跟傅清野通风报信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