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70章 哪怕是与我为敌
傅清野的目光闪了闪,但是并没有吭声。
“我为我的幼稚和目光短浅向你道歉。”姜漫雪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口齿却很清楚。“你如果不参加竞拍,我相信,这会是关城最大的损失。”
傅清野没想到姜漫雪会这么说,他挑挑眉:“你真的这么认为?”
“是。”姜漫雪回答的非常认真,她的目光澄澈透明,没有半分的虚假。她是真的这么想。
傅清野被她这种专注的目光注视的,呼吸发紧。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略微收紧,还不等他眼神发暗,身后的汽车喇叭就响了起来。
转过头去,果然已经转为绿灯了。
傅清野只能踩下油门,发动起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只是,他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些,靠在车座椅背上,半玩笑半认真的问姜漫雪:“只不过是听我说了这些,你就不怕我跟陆斯辰争了?”
姜漫雪没有立刻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看着车窗外的道路很久。
久到傅清野以为她不会再回答自己的时候,姜漫雪才慢慢的出声。
“你和陆斯辰看法不同,行事作风也不同,自然会有冲突。”姜漫雪慢慢的攥紧了手。“特别是你们同在生意场上,难免很多时候都是竞争对手。所以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要求你放弃,不要和他竞争。这不是我怕不怕就能改变的事。”
姜漫雪也是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
她希不希望他们两人争斗,只不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傅清野和陆斯辰原本就是对手,哪里是她愿意或者不愿意就能轻易改变的了的?
原本,两人相争就要有胜有败。这是自然界中的法则,也是铁律。人们都说成王败寇,可是却没听说过半途而废,握手言和的。
“原本,我也只是答应帮陆斯辰拿到那份文件而已。之后的事情本就不应该再插手,是我管的太多了。”姜漫雪垂着眸子。“而且,还伤害到了你的利益。”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证明你已经想通了。”傅清野看着前方的路,“姜漫雪,你之前说不希望跟我站在对立面。那现在我问你,如果我和陆斯辰站在对手的位置上,那么你会怎么选择?”
姜漫雪在说话之前,就猜到。一旦自己说出那番话,傅清野肯定会这么问。
所以,早在开口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傅清野,陆斯辰是我的丈夫。”
瞬间,傅清野就握紧了方向盘。他冷着声音道:“这么说,不论他是对是错,你都会跟他站在一起,是吗?”
姜漫雪颔首:“是。”
“哪怕是跟我为敌?”
“是。”
傅清野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了弦的利箭,瞬间就窜了出去。
直到车子在傅家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姜漫雪险些被急刹车的后作用力甩出去,她猛地向前倾身,用手紧紧的抓住车子里的把手,才得以稳住身体。
惊闻未定,就听到傅清野冷的像冰渣一样的声音,可是即使声音冷如寒冰,他却还是低低的笑了起来。
“很好。很好。姜漫雪。”傅清野转过头,看着姜漫雪,一字一顿的夸奖她。
起初的那一刻,姜漫雪还以为是傅清野被自己气疯了。所以才会一连说两次很好。
只是,后来,她却发现傅清野虽然似是在生气,可是眸子里闪烁着的认真光芒,却好像也真的是在赞扬她。
“你做的非常好。至少你现在,能够明白怎么保护你自己的利益了。”
傅清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按下了解锁键。车子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车门的安全锁打开了。
“下车吧。明天我就不送你了。”
这句结束之后,傅清野显然是一副不愿意再继续交谈的模样。
姜漫雪抿抿唇,从车上下来。
她才刚刚关上车门,傅清野的车子就从面前飞速的开走了。
姜漫雪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绝尘而去。她在那里站了很久,才终于明白了傅清野的话。
她告诉傅清野,即便是和他站在对立面,她也会选择陆斯辰,因为陆斯辰是她的丈夫。
而傅清野也以同样的方式告诉她。她做的很对。因为她和陆斯辰是夫妻,而夫妻本就是一体。陆斯辰的利益就是她的利益。所以,现在她终于能够坚定的保护自己的利益了。
最后傅清野夸她的那句话是出于真心的。尽管,他的心里并不好受。
姜漫雪在大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双脚发麻,她才转身进了屋子里。
这……大概是她在傅家呆的最后一个晚上吧。
傅清野说了,从此以后,他们之间一笔勾销。那么过了今晚以后,恐怕她跟傅清野都不会再见了。
姜漫雪回到屋子里,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她缓步走到画架前,伸手掀开那幅被自己蒙住的画,看了半晌,最终还是在画架前坐下,重新拿起了画笔。
这是她答应送给傅清野的东西。她已经食言了那么多事,至少最后的这一件事,她也该做到了。
然而,就在她的画笔在纸上‘沙沙’响起的时候,傅清野已经把车速飙到了最高。
他打开蓝牙,随手拨了个号码出去。
“傅少爷,今儿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车载音响里传出对方吊儿郎当的嗓音,以及他背后鬼哭一样的音乐声。
“少废话。”傅清野的眸子冷的掉渣。“叫上你的车队,九公主路等你。”
然后,就听电话那头突然就叫了一声,见鬼似的直接就兴奋了。
“哎呦,我艹!傅少难得有心情赛车,哥们一定奉陪!这就集结人过去!您等着!”
这句话说完,那边就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傅清野把蓝牙耳机扯下来,丢在一边。眸中的神色越发的晦暗不明。
半小时后,九公主路。
傅清野站在车外,靠在车门上抽烟。
半根香烟还没抽完,就听见杂乱的跑车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
“傅少!久等了!今天你想怎么玩?!”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