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64章 你认为你在我这里值多少钱
“回答我,姜漫雪。我不想看你沉默,我希望你能回答我的问题。”
“是。我希望你能放弃这个项目。”姜漫雪的心中一横,把话直接说出口。“我不希望你跟辰光集团一起出现在招标会上。只是因为,我不想跟你站在对立的位置。”
“不想跟我站在对立的位置。”傅清野重复着姜漫雪的话,突然问她。“那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跟陆斯辰称为对手,你会选择帮谁?”
这话出口,傅清野就知道自己冒进了。这本是他不该问的问题。姜漫雪会帮谁,从最开始就已经有了结论。
“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我必须帮陆斯辰。”姜漫雪的目光一改往常的摇摆不定,显得坚毅无比。
傅清野的心中微动。同时又感到难过。为着她这样的眼神是因陆斯辰而变,却不是因自己而变感到难过。
“只是因为他是你的丈夫?”
“是。也不是。”姜漫雪这次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傅清野,陆斯辰是我的丈夫,我是不可能不和他站在一起的。就像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跟你对立为敌一样。”
姜漫雪原本绞弄着衣服的双手这会儿终于放松了些。
“我不是傻子。虽然你们的生意我并不了解,但我多少也知道,这份企划书和竞拍底价对于你们而言有多重要。傅清野,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偷了你的企划书给陆斯辰,我知道肯定会给你带来损失。我愿意尽我最大的可能去弥补这个损失。但我真的想请求你,退出这次的投标。”
姜漫雪的眼神里充满着难以取舍的纠结和痛苦。
“你们两个的争夺,不论谁胜谁败,都会让我难过自责。你们一个是我爱的人,一个是帮助我最多的人,我真的不想看你们站在对立的位置上。就当,就当是我求你了,求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傅清野。”
傅清野许久没有说话。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姜漫雪。
半晌,他才开口问道:“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要求,太强人所难了吗?”
“我知道。”姜漫雪攥紧了自己的手。“我知道让你退出这个项目会给你带来很大的损失,我愿意尽可能的弥补你。”
“弥补?”傅清野重新靠在沙发上,轻笑一声。“怎么弥补?姜漫雪,我拿下这个项目,净收入可以拍得下你十个镯子,你怎么弥补我?”
姜漫雪的身体一颤。十个镯子……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当初为了给她拍下那只手镯,傅清野可是付了两千万……而十个镯子的价格,则是……
姜漫雪的瞳仁缩了缩。
她丝毫也不怀疑是傅清野狮子大开口。能让他和陆斯辰同时看上的项目,想也知道究竟会有多大的利润。这是一块大蛋糕。他们都想一口吞下。
如果不是她,恐怕陆斯辰并不是傅清野的对手。毕竟,不论是在财力还是身后势力上,陆斯辰都略输傅清野一头。
姜漫雪攥紧了拳。一切都是她想的太简单了。是她想的太天真。
她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一个毫无是处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弥补的了这样的损失呢?毕竟,当初一个镯子的价格,哪怕是她倾家荡产也都赔不起的了……
“我可以、可以跟你写借据。”姜漫雪咬紧了牙。“我说的出,一定做得到。就算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还的清,那以后就让我的孩子继续……”
“够了!”傅清野突然怒喝一声,打断了姜漫雪的话。
姜漫雪猛的一抖,敛去喉咙里所有的声音。
“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半晌,傅清野看着姜漫雪,尤为复杂的叹了口气。“我原以为,你什么都能懂。可到头来,你还是什么都不懂。姜漫雪,你觉得我需要你的补偿吗?你认为你在我这里值多少钱?”
“我……”姜漫雪的脑子一时间变的很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傅清野,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眼神。
“在你心里,是不是除了陆斯辰以外,所有对你好的人,都另有企图?”傅清野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痛楚。“姜漫雪,你是不是从来就不相信我说的,只想让你过的更好一点是认真的?从头到尾你拿我当什么?!”
傅清野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似的,他眼神冷冷的看着姜漫雪,心中却始终隐隐作痛。
“你口口声声说把我当成朋友。可结果呢?你把我当什么?债主吗?!”
“不,不是的。我没有那么想过。我只是……只是不能那么心安理得的一味的让你对我好……”姜漫雪原本就极其的紧张。而现在她更是慌乱无比。
傅清野看着她,反问道:“不想一味的接受我对你的好,所以你选择的方式就是瞒着我把文件偷拿给陆斯辰。即便是会在事后被我发现,你也没有改变心意。不想一味让我对你好的方式,就是你现在选择把事情告诉我,却不是从最开始就告诉我这一切?姜漫雪,你不是不想让我对你好,而是你从一开始就拒绝我对你示好。”
傅清野的眼神异常的受伤。
他的眸子里充盈着姜漫雪从未见过的情绪,那种情绪让他整个人都渡上了一层哀色与凄凉。
“你不相信我是无条件的想对你好。你总是想用等价的东西来跟我交换。你……从一开始就不信我。”
姜漫雪被傅清野说的哑口无言。
她想要否认,可是却根本无法否认。
她是不相信。如今的她,根本无法相信任何人。无论是陆斯辰,还是傅清野。
连陆斯辰这样她认识了十几年的人,一朝变心,都可以情分全无。更何况是跟她才相识不久的傅清野?
她是感激傅清野没错,可却也没有被傅清野对她的好给冲昏了头脑。
姜漫雪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让人倾心倾力的为她付出那么多。她想用等价的东西去交换,也想以这种方式示好。
这是她这些年以来一贯的处事方式。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