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60章 自己讨点儿好处
姜漫雪不敢把话直接说出口。
她试探着开口。“所以,你能不能先给小涯做手术?”姜漫雪抿着唇,战战兢兢的看着陆斯辰。
果然,下一秒陆斯辰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带上了威胁性十足的表情。
“你居然敢拿这个来要挟我?”陆斯辰冷笑着:“姜漫雪,你真的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姜漫雪连忙否认:“我并不是想要以此来威胁你。四位数的数字密码,就算我不告诉你的话,总有一天你也能试出来。这其中有多少种组合的可能,你肯定比我更清楚。”
姜漫雪的眸中闪烁着十足的渴望。
“我只是太没有安全感,想要小涯能得到早一点的治疗罢了。东西我都已经交到你的手上了,难道你还怕我会骗你吗?”姜漫雪终于说出了一句连陆斯辰都无法反驳都话。“更何况,这件事关系到小涯,你认为我会有多大的可能,会拿着小涯的生命来跟你开玩笑?!”
是啊。对姜漫雪而言,姜思涯的性命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任何的事情都不能成为这件事的绊脚石。一切都要以姜思涯的生命安全为前提来进行。
所以,听到姜漫雪这么说,陆斯辰便颔首默然看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陆斯辰直接站起身,拿过自己的手机。
“立刻安排姜思涯进行手术。”然后,不知道对面那人说了什么,陆斯辰的眉头紧皱,应了一声。“捐赠者明天就会到位。一旦到位,就立刻给姜思涯进行手术。”
然后,陆斯辰瞥了眼姜漫雪。“我希望你们能做好全部准备。一旦捐赠者过去,姜思涯能马上进手术室。不要耽误。”
姜漫雪一直竖着耳朵在听。似乎对面的人恭恭敬敬的应了之后,陆斯辰才挂断了电话。
他看到姜漫雪迟疑的看着自己的模样,挑眉摇了摇手里的手机。
“怎么?你还要亲自来确认看看,我刚刚打给的是不是医院吗?”他的眉目之间早已经戴上了几分不爽。
如果是在平时,姜漫雪一定没有那么大胆。
只是现在,她的唇紧绷着,轻声询问:“真的可以吗?”
随着这句话,陆斯辰的脸色立刻变的难看起来。他一字一顿的咬牙:“你居然不相信我?!”
可是,姜漫雪并不退缩。
她尤为坚定的摇头。“我只是,想要更谨慎一些。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在说着话的时候,姜漫雪黑白分明的瞳仁里,满满的倒映出来的是自己的模样。这让陆斯辰的怒火在瞬间就浇熄了。
这样全心全意看着自己的模样。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样子……
让陆斯辰无法拒绝。
他沉默了半晌,突然把自己的手机解锁之后丢给了姜漫雪。
姜漫雪欣喜若狂。她实在没想到,陆斯辰居然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事实上,她也不过是报了丝试探的小小希翼罢了。
姜漫雪在按下刚刚陆斯辰拨打过的那个电话号码时,连手指都有些颤抖了。
电话才拨出去没有几秒,就被人很快的接了起来。
“陆先生?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姜漫雪有丝无措的慌乱。她求助的抬头,看向陆斯辰,希望他能够说上一句话。
只是,陆斯辰则冷笑的看着她,练一个音节也不肯发。
“陆先生?喂?”对面的人似乎很奇怪,可是又不敢直接挂断电话,只能耐心的一遍遍询问着。
姜漫雪无法,只能以眼神求助陆斯辰,结果都被他给视而不见的忽略了。
然后,在她终于走投无路,想要自己开口的前一刻,陆斯辰把手机收了回去,按下了免提。
“是我。”这两个字才出口,不论是姜漫雪还是电话对面的人,似乎都松了口气。
“您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记吩咐了?”那边的人仍旧是毕恭毕敬的开口。
“嗯。”陆斯辰眼神戏谑的在姜漫雪身上流连。“我刚刚忘记问,姜思涯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了?”
然后,对面的医生似乎是料到他会这么问似的,连忙开口。
“姜少爷最近的情况很稳定。您放心。我们一直在为姜少爷进行手术而做着准备。这次可谓是十分周全,只等着骨髓捐赠者就位。姜少爷最近精神也不错,有时候能起来坐一会儿,清醒的时候比较多。我们经过研究之后都认为,现在就是姜少爷绝佳的手术治疗时间。”
紧接着,医生就毫不吝啬的夸赞。“陆先生,您这骨髓匹配找的可真快。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手术之后再休养半年,姜少爷虽然免疫力要比普通人要弱一些,可是离恢复成普通人的状态也肯定不远了。”
在医生看来,简直形势一片大好。
姜漫雪在听到医生这么说的时候,忍不住捂住嘴巴,低声到哭了出来。
她的小涯……她的小涯,终于可以恢复以前的健康,可以像以前一样,能够跑能够跳,能藏起来突然蹦出来吓她一跳,然后甜甜的叫她姐姐了……
她等这一天实在是等了太久太久,等的实在是太辛苦了……
“我知道了。”陆斯辰瞄了姜漫雪一眼,看到她哭的眼泪婆娑的模样,眉头紧皱。“你好好准备,有消息我再联系你。”
这么说完,陆斯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然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哭的不能自已的姜漫雪:“现在你相信了?我没有在糊弄你了吧?”
姜漫雪小幅度的点着头:“谢谢你,谢谢你陆斯辰。谢谢你……”
陆斯辰听着她哭着跟自己说感谢的话,并没有觉得多舒服,反而心里乱糟糟的不耐烦的很。
他粗声恶气的打断姜漫雪感谢的话:“闭嘴!只嘴上说,你这个道谢也未免太便宜点儿了吧?”
姜漫雪的眼泪扑朔扑朔的往下掉,一时间竟然止不住哭泣。
她无措的看着陆斯辰,只知道对方似乎是又在生气,可是究竟在气什么,她并不清楚。
“既然你这么小气,那我只好自己先讨点儿好处了,呵。”
这么说着,陆斯辰突然低下头,吻住了姜漫雪的唇。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