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54章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关于离婚这个问题,姜漫雪并不是没有考虑过。
可是没当她动这个念头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难过。
一方面为自己,一方面也因为陆斯辰。
明明他们之前那么好,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她和陆斯辰之间的问题,并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感情的事情更无关对错。虽然到现在姜漫雪也不明白,陆斯辰现在对她如此,无非已经是不爱她了。可是,如果不爱了,为什么又不和她离婚呢?难道仅仅只是单纯的占有欲在作祟吗?
所以,在傅清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姜漫雪发现自己也说不出究竟是不敢,还是不愿意。
她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是因为爱他而根本不愿意离开他,不敢面对以后没有陆斯辰的生活呢?还是迫于陆斯辰的威胁,因为小涯的关系,而不能离开他?
答案是两者皆有。
傅清野见姜漫雪长久的陷入了沉默之中,也不着急出声,任由她思考着。
半晌,姜漫雪凝眉反问:“这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傅清野神色漠然。“你如果想离,就没有不能。我说过,只要你愿意,今天我就可以把离婚证让人给你送来。可是你愿意吗?”
“我……”一瞬间,姜漫雪的脑子里闪过许多的画面。然后,她用力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定格的是高中时期的陆斯辰,是他浅笑着望着自己的模样。
那一刻,姜漫雪的心都颤了。她都鼻腔泛酸,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
“不,我不愿意。”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姜漫雪感觉到了无比的沉重。
她知道,对于抱有另一种心思的傅清野而言,这可以算得上是明确的拒绝。也许他会伤心难过。可是,对她来说,这是她的态度。长痛不如短痛。既然她给不了傅清野想要的,又何必给他希望,让他这样因为自己而耗费心神呢?
结果,谁知傅清野紧接着就笑了。
“你看,即便是我这么说,也勉强不了你。更左右不了你的选择,动摇不了你的思想。”
姜漫雪露出疑惑的目光:“我不懂。傅清野,你明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你和陆斯辰之间,有是非对错吗?”傅清野反问。
姜漫雪梗住,闷声回答:“没有。”
然后,傅清野点头,把手中的餐具放下。
“感情的事本身就无关是非,更无关对错。你爱不爱他,我爱不爱你,说到底都只是自己的事情罢了。”傅清野站起身,垂眸看着姜漫雪。“我左右不了你的选择,没办法操控你,让你离开他。同样你也无法取代我的思想,让我选择放弃。”
“可是……”姜漫雪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就被傅清野打断了。
“姜漫雪,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的想法也该成熟一点了。”
姜漫雪有些无措的看他,看到的就是傅清野无比认真的态度。
“别再把你自己依附在别人的身上活着。你是个人,不是个附属品。你控制不了别人的思想,操控不了别人的生活,但你至少应该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至少应该可以做的了自己的权利吧?可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傅清野这话说得很重。似乎印象里,除了上一次他提议让姜漫雪左手练习画画以外,还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而这一次,和之前那回的情况也不同。
那次是他被姜漫雪气到,话赶话说出来的重话罢了。
可是这回,却是他被姜漫雪逼急了,深思熟虑之后的劝说。
傅清野确实喜欢姜漫雪。也愿意包容她宠着她。在他看来,姜漫雪如今的迟钝是呆萌,软弱是可爱。他可以不顾一切的用所有,将这样弱小柔软的姜漫雪包裹保护起来。
可偏偏,这样的姜漫雪不属于他。而是属于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非但不保护她,偏偏要刺伤她。让她浑身是血,遍体鳞伤。
但更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是姜漫雪尤不自知痛楚,哪怕是伤的彻底,也要去依附着那人。
这就让傅清野又气又心疼。
正如他所说的。他无法操控强迫姜漫雪,没办法让她离开那个人。那就只能硬起心肠去努力的改变她。让她不再像现在这样柔软可欺。至少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她有能够保护自己的能力。哪怕只是撑到自己赶过去帮助她的那片刻的能力也好。
姜漫雪的眸子暗了暗,没有说话。
傅清野不是第一个这样说她的人。顾以瞳以前也这样说过她。只是,她虽然有心想要改变,可总是有心无力。性格这种东西,她已经根深蒂固了那么多年,怎么能说变就变呢?
就如她一直喜欢的红枣牛奶。哪怕是已经喝了十几年,也从来没有过厌烦这一说。
姜漫雪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十分长情的人。对于红枣牛奶如此,对于陆斯辰更是如此。
可是,她也并不否认傅清野这话说的很对。
她爱陆斯辰,和她改变自己,并不冲突。爱陆斯辰的代价是痛苦。她很痛苦,痛的很不能死掉才好。如果她不坚强一些,还不改变一些,恐怕就真的再也撑不下去了。
“我的话你认真想想。姜漫雪,我只想让你过的更好而已。我不想逼你,更不想强迫你。”傅清野的手抄进裤兜里,目光落在姜漫雪露出的那一截雪白的脖颈上。
“如果我想强迫你,你觉得在你光着身子出现在我床上的第一个晚上之后,你还能回到陆家吗?”
最终,傅清野留下这一句就离开了。
他甚至这一次没有跟姜漫雪说再见,也没有跟她说晚上几点回来。
姜漫雪在傅清野离开之后,就一直坐在餐桌前,直到傅清野给她盛的那碗粥都冷掉了,她才回过神来。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有多好。”
“对不起。”
“对不起,傅清野。”
姜漫雪一勺一勺的把冷掉的粥喝掉,眼泪从眼眶里打着转,终于在哽咽着小声道歉的时候滴落下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