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41章 表哥你可真生猛啊
姜漫雪见到傅清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她被陈小鹿勒令在床上躺着休息,不准下床,自然哪里也都去不了。
正盯着天花板沉思的时候,房间的门就被人轻轻推开了。
姜漫雪目不斜视,她以为是陈小鹿又端了水果进来给她吃,不由得出声恳求。
“小鹿,我真的吃不下了。你让我在这儿躺着不动,我又不是大胃王,能吃的下多少东西啊……”
说话间,傅清野就已经出现在姜漫雪的视野里。
随后,她呆呆的看着他伸出手,轻触自己的额头。
“傅、傅……”姜漫雪吓了一跳,忍不住的磕巴起来,卷着被子把自己裹的紧紧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傅清野,声音干涩:“你醒了……”
傅清野把手收回去,双手抱臂,挑眉笑着看她。
“怎么?见我回来,激动的话都不会说了。名字都不会叫?”
然后,他考虑了片刻,自顾自的点头。“傅傅?这个昵称还不错。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让你以后这么叫我。”
这么说着,傅清野在她的床边坐下来,见她还呆楞楞地不说话,就忍不住的想逗她。
“不过,我倒是愿意听你这么叫我名字的最后那个字。”
姜漫雪的脑袋这会儿转的慢了半拍。她呆呆的看着傅清野,嘴里喃喃着问:“野……野野?”
傅清野忍笑。
“……”姜漫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给人占了便宜,当即瞪大了眼睛。也顾不得把自己再包起来,随手扯了个枕头,就超傅清野的脑袋上丢了过去。“无耻!”
傅清野单手抓住枕头,往床上一扔。
“姜小姐,你这话说的好不讲道理。天地良心,这称呼可不是我逼你喊的。”
傅清野的脸上挂着一抹坏笑,斜睨着姜漫雪。
傅清野有一双摄人心魄的双眸,双眸狭长,眼窝略深。通常他冷着表情看人的时候,常常让人不寒而栗。可偏偏脸上带上那么一丝笑容,甭管是坏笑还是冷笑,再配上他那双眼神深邃的眼睛,就能让人脸红心跳,欲罢不能。
姜漫雪被他这么全心全意的看着,再加上他有意的调戏,脸红成一片。她愤愤的从床上坐起,避开他的视线,不由分说的就赶人:“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只是,傅清野可不那么容易打发。
“这是恼羞成怒了,还是害羞了?”傅清野闲暇以待。“你不喜欢这个爱称的话,大不了再换一个。叫亲爱的怎么样,嗯?”
姜漫雪不理他。
傅清野逗了她一会儿,见姜漫雪怎么都不上当了,也就不再继续。他无比遗憾的笑了一声。“这么不配合。那算了。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强迫别人。”
然后,傅清野突然间凑近了姜漫雪,鼻尖都差点儿蹭到她的脸上。
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让姜漫雪下意识的后撤,险些重新仰躺到床上。捂在身前的被子也稍稍的有些滑落,露出她只穿了吊带睡裙的肩膀。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这么叫我的。”
傅清野沉哑的嗓音,在耳边回荡着。姜漫雪甚至能在咫尺之间,嗅到傅清野身上的气息。那种独特的清新的雪柏松木的混合香味。带着如傅清野一样的冷冽与清冷,遗世独立。
姜漫雪张了张口,想说点儿什么话出来,可是却发现喉咙有些发紧。
然后,不等她出声,傅清野就已经用手按在了她露在外面的肩膀上。
姜漫雪吃痛的倒吸一口冷气。
可是抬眼之间,傅清野的眸色已经完全的沉了下去。
姜漫雪心道不好。不过庆幸的是,肩膀上的这个伤痕,经过一晚上的缓和,已经逐渐的扩散开,大致上已经看不出是个手指的印记了。
只是,这一片在扩散开之后,反倒是显得比较严重似的,半个肩窝都红肿起来,甚至还有点儿泛出青紫的颜色来。
“你按到我的伤口了。”姜漫雪先发制人。她因为吃痛软了一下腰,然后很自然的抬手就挥开傅清野按在肩膀上的手。
然后,姜漫雪扯了下被子,把伤处重新挡住。
傅清野的表情算不上好看,他看着姜漫雪问她:“怎么弄的?”
“我昨天出门太急,撞门上了。”姜漫雪有些心虚的撒谎。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谎言听不出破绽,她还故意的露出个稍显羞愧的表情。
傅清野自然是不信的。只是,他也并没有拆穿姜漫雪这拙劣的谎言。
反倒是挑挑眉,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缓和了那么一些。
“走路撞门上?”然后,傅清野轻笑一声。“你还真的是时时刻刻都不能让我放心。”
这话听上去暧昧不已,更像是情人之间,带着责备的关心。言辞和情绪上更带着些许的纵容和宠溺。
“不过算了,谁让你就这么笨,强迫你变聪明也是为难。”
姜漫雪被他嘲笑的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的。
最后再次把枕头重重的丢出去!
“傅清野!你给我出去!”
傅清野被姜漫雪赶出了房门,也不甚在意。相反的,他似乎是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以至于走下楼,正巧碰到来进行复诊的赵双寻时,还给了个和颜悦色的表情。
这让赵双寻惊奇不已。
赵双寻偷偷瞄了傅清野几眼,再偷偷瞟了瞟楼上,瞬间就明白了。
难怪表哥的脸色这么好看,原来是被滋润过了啊!
赵双寻只觉得自己是看破了天机。用一种同道中人的眼神看向傅清野,不怀好意的嘿嘿笑起来。
傅清野瞥见他这种不正经的样子,就想打他。
不过,到底还是耐着性子冷淡的瞥他一眼:“怎么?”
“哥。以前是我小瞧你了,没想到你这么牛!生猛!简直吾辈楷模!”
这么说着,赵双寻还给傅清野竖起了大拇指,诚心实意的夸赞他。
“……”傅清野不明所以。
他虽然早知道自己这个表弟从小脑子就不好,但他这么突然犯病,还是听让他觉得奇怪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