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39章 收起你的小聪明
林雅茹被陆斯辰严厉的语气吓的身体蓦地一抖。
她的眼睛红红的,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我知道了……”林雅茹欲泫欲泣的拉住陆斯辰的衣角,眼泪汪汪的为自己辩解:“我真的没想那么多,斯辰,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是……只是想为你分忧而已。”
陆斯辰切了块苹果,递给林雅茹。
林雅茹迟疑着接了过来,小心的观察着陆斯辰的表情。
只见他态度平和,仿佛刚才的怒气只是错觉罢了。
“我知道。这不是并没有怪你么。”陆斯辰擦了擦手,抬眸看着林雅茹,轻声问她:“害怕了?”
林雅茹见他神色如常,心中稍稍安定了些。然后才眨着眼睛,委屈的点头。
“你真的吓到我了,我还没见你发过这么大的火呢。”
陆斯辰的眉梢微扬,对林雅茹的这句话不置可否。
“既然知道害怕,就不要惹我生气。”陆斯辰的声音沉沉的。“姜思涯的事情你不用管,他的事我自有安排。”
林雅茹抖了一下,知道陆斯辰此时此刻说的非常的认真。
每当陆斯辰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她就不敢再任性或者造次了。
只是,这一次是关于姜思涯的。
鉴于姜思涯和姜漫雪之间的关系,林雅茹就不得不多留心。毕竟,姜漫雪于林雅茹而言,一直都是她的一块心病。
“斯辰,你一直把姜思涯留在医院里,那么尽心尽力的给他治疗,是不是……是不是因为姜漫雪的缘故?”林雅茹咬了下嘴唇,犹豫之后,还是怯生生的问道。
陆斯辰听到这个问题,只是抬起头给了她一个漠然的眼神。
“你难道对姜漫雪还有什么感情?”林雅茹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睛里流露出悲伤的目光。“斯辰,如果你真的还……还对姜漫雪有感情,我、我愿意带着孩子离开的。”
这么说着,她的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目光。
以退为进向来是林雅茹的绝技之一。通常她这么说的时候,陆斯辰都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只是这一次,她话才落音,陆斯辰就直截了当的点头。
“好啊。”
然后,林雅茹就整个人像傻了似的愣在了那里。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斯辰,眼睛瞬间就红了。林雅茹哽咽着:“你、你真的要为了姜漫雪让我带着孩子离开你?斯辰,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啊!”
陆斯辰平静的看着她:“不是我让你离开,是你自己要离开的。”
然后,陆斯辰站起身来,神情冷淡。
“我刚告诉过你,不要耍小聪明。这么快你就忘了?”他的眸色冷凝。“我留下姜思涯自然是有我的打算。至于姜漫雪……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会疼你?”
林雅茹忍不住被他这忽冷忽热的态度,弄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会儿已经是懊悔不已了。
“斯辰,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之前一直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这会儿终于是掉了下来。她啜泣着跟陆斯辰认错。“是我一时糊涂,跟你使性子。可是,我会这样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斯辰,我真的太爱你,太怕失去你了……”
陆斯辰听她哭着认错,过了许久,他才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擦一擦。”
眼见着陆斯辰的态度软化,林雅茹欣喜不已。她赶忙接过陆斯辰递过来的纸巾,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之后,欲说还休的望着他,想说不敢说的模样。
“这一次就算了。”陆斯辰的神情依旧冷淡。“我不喜欢女人争风吃醋。而且吃醋的对象还是姜漫雪。”
林雅茹原本还有些拿不定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眼见着陆斯辰在提起姜漫雪时,眸中挥之不去的厌恶,她心中便安稳得意了不少。
如果不是姜漫雪至今还霸占着陆斯辰夫人的那个位置,她哪里至于在这儿撒娇哭闹?不过,既然陆斯辰不在乎她这个原配夫人,那么,林雅茹自然也是不担心了。
“我记住了。”林雅茹擦擦自己的眼角。“你别生我的气,斯辰。我听人家说,孕妇一向都是这样,心情时好时坏,起伏不定的。我刚才也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我跟你道歉,对不起,好不好?你不要生我的气。”
“不至于。”陆斯辰的态度到底还是软了下来。至少不再像之前那么冷冰冰的了。“说起来倒是我疏忽了。让你一个人在家那么久。”
林雅茹闻言,不由得心中大喜。
“斯辰,你要跟我一起出去旅游吗?这个天气时冷时热的,最讨厌了。正好最近国内新闻闹的那么多,不如我们趁这个时间出去呆一段时间?你觉得马尔代夫怎么样?我们就当是度假了,好不好?”
陆斯辰的眉头微皱。
“我很忙,最近没时间。不过你想去的话,找个人陪你吧。”
原本林雅茹还有些失落,可瞬间就提起了精神。
然后,她就听见陆斯辰开口:“让你哥陪你去。费用我来出。”
“我哥……”林雅茹动了动喉咙,艰难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瞬间就心虚了。“我哥他不在……”
“呵。”陆斯辰只发出一声冷笑,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林雅茹赶忙追上去,拉住陆斯辰的手。
“斯辰,你去哪里?”
“放开。”陆斯辰并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淡的命令着。
林雅茹的手一颤,下意识的就听了话,直接放开了陆斯辰的手。
然后,她就看着陆斯辰上了楼去,径自进了书房。随后,书房的门就紧紧的关闭了。
林雅茹用力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用手抵住自己的额头,恼火的跺了下脚。
她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要毁在自己那个败家哥哥的身上!
林雅茹这么想着,再三衡量之后,心中终于做了个决定……
然后,她再抬头看了眼紧闭的书房门。
拿起桌上的那条手帕,细细的抚摸过上面的绣字,起身去了洗手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