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36章 她到底是怎么病的
赵双寻见陈小鹿放色狼似的防着自己,简直哭笑不得。
“怎么说她也算是我嫂子,我就算再无耻,也不可能占她便宜啊。”赵双寻不满的咂舌。
陈小鹿瞥他一眼,不搭腔。可是目光里满是不信任。
赵双寻发现自己有口难辩,干脆也不多说什么,而是果断的给姜漫雪开了药。
“每隔四个小时给她吃一次。”赵双寻把药分类好,交给陈小鹿。“这个退烧的先给她灌下去。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温度就能推一些了。如果温度不超过三十八度五,就不用给她吃。”
陈小鹿认真的记下了。可是却用很怀疑的眼神看着他:“这能管用吗?”
“……”赵双寻差点儿给她气死。一字一顿的认真道:“我是医生,专业的好吗?”
然后,他收拾了东西就要走。
这小美人虽然是他的菜没错,但是交流起来实在是太费劲了,他还是放弃吧。
结果赵双寻才走了没几步,就被陈小鹿给拦了下来。
“你不能走!”
赵双寻瞪眼。“怎么着?这傅家是黑店啊?只能进不能出的?”
陈小鹿一点儿也不怕他。
“傅先生吩咐过的,你给姜小姐看完病之后不准走,要等他回来。”
“他不是出去了吗?”赵双寻不耐的问。“难不成他明天回来,我还得等到明天早晨?”
陈小鹿不管不顾,张着手臂拦他。
“不管,反正你就是不能走。你如果走的话,我就得叫人把你捆起来。”她说的理所当然,赵双寻一看就知道这丫头是认真的。他如果真的敢走的话,这丫头还真敢让人把他给捆起来。
所幸,赵双寻把医药箱往桌上一放,彻底投降。
“行行行,我服了你了。我不走,等着他傅大少爷回来,行了吧?”
陈小鹿义正严辞的纠正他:“是傅先生。”
“好好好,傅先生!”赵双寻咬牙切齿。
姜漫雪安安稳稳的躺着,对于旁边突起的争吵,还有逐渐的安静丝毫没有察觉。
她整个人都已经烧的浑浑噩噩的,辨不清天地,分不清楚真实和梦境。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她的额头上放了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并不怎么舒服,反而激起了她满身的颤栗。
她挥动着手,想要拿下那个东西,可才抬起像灌了铅似的沉重的手,就被人温柔的抓住,然后盒在掌心之中。
姜漫雪挣扎着想看看这究竟是谁,可是眼皮却怎么也睁不开,最后在眩晕中,挣扎着沉沉的睡去了。
“从南区开到家,怎么也得两三个小时,你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简直是疯了!”
赵双寻站在傅清野的背后,咂舌感叹着,丝毫也没察觉合着姜漫雪手的傅清野,眸中那种暗潮涌动的情绪。
“闭嘴。”他微微侧头呵斥。
“……”赵双寻死好不敢造次,只能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傅清野等姜漫雪睡熟了之后,才轻轻把她的手放下,吩咐陈小鹿在旁边好好看着。然后起身看了赵双寻一眼。“你跟我出来。”
赵双寻向来就怕傅清野,这会儿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更是不敢违背他了。
他乖乖的跟着傅清野出门,特别温顺的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询问。
“哥,怎么了?”
“我问你,她是因为什么引起的发烧?”傅清野的脸色阴测测的,心情显得实在是不好。
赵双寻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只当他是对小情人的日常关心。不甚在意的耸耸肩。
“我还以为你留我下来,要问我什么事儿呢。你那个小情人啊,完全就是着凉引起的发烧。”赵双寻叹了口气。“我刚问了一下你们家那个小丫头,她说你那个小情人睡着的时候刚洗完澡,屋子里的窗户还开着。这种天气,吹着风睡觉,可不是得发烧么。”
然后,赵双寻皱了下眉。
“不过,我刚刚给她听诊,听她肺部有杂音。抽空你最好还是找时间带她来医院里做个检查。到时候我给你安排。我估计她肺里可能也有些炎症。不过鉴于不太严重,就只先给她开了些消炎药。”
傅清野微微颔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此而舒缓多少。
赵双寻以为他仅仅是在为姜漫雪担心,安慰道:“不过就是发烧嘛。发烧不是病,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用露出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然后,赵双寻调笑他:“看样子哥你这次还真的是栽了啊。这小情人儿什么来头,竟然让你这么上心?看着也不是倾国倾城啊。感觉还没屋里那个小丫头招人疼呢,身体还弱。你看我这都跑来几回了,哪次不是因为她发烧?”
傅清野凉凉的看了赵双寻一眼。
“陈小鹿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医生。你没希望的,别想了。”
一句话,把赵双寻心里那点儿心事直接道破了,然后把后路给他堵的死死的。
赵双寻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差点儿没提上来。
他用手颤抖着指着傅清野点了半天,最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算你狠!以后我再上你的门,我就是贱!”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就走。
没等他走几步,傅清野微凉的嗓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
“明天来复诊。”
“……知道了!”
傅清野走到露台上,点燃了一支香烟,夹在手指之间。
夜色下,他独自一人站在夜幕中抽着烟。淡淡的烟雾迷漫在他周围。
等陈小鹿出来找到他的时候,傅清野的面前已经按灭了不少烟蒂了。
陈小鹿从来没见过傅清野抽这么多烟。暗自吃了一惊,也不禁稍稍收敛了一些平日里的放肆态度。
“傅先生,姜小姐的烧已经差不多退了,您去休息吧,她那里有我守着。”顿了顿,陈小鹿补充道。“等她醒了以后我就过去通知您。”
谁知,傅清野竟然拒绝了。
“不用了。你去休息吧。”傅清野掐灭指尖的那支烟,平淡的看了陈小鹿一眼。
“我去看看她。今晚我守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