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27章 你替我照顾她吧
陆斯辰整个人都在盛怒之下。
他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连手都紧紧的攥成了拳,额角上的青筋都已经崩出来了。
医生瞬间就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吓得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半点儿声音也不敢发。
“不不……陆、陆先生,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你听我说……”
陆斯辰却完全充耳不闻。
“你居然要送我弟弟去什么研究所里做小白鼠?!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嗯?!”
“没、没有!陆先生,我真的……真的是一片好意啊!”
只是,陆斯辰却不再相信他了。
国外的研究所。呵,说的好听是专项研究,但是一旦送去以后,谁知道姜思涯究竟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陆斯辰连眼睛都红了。
他只要想到姜思涯有可能会从此不再醒来,想到姜漫雪又可能因此而伤心欲绝的模样,他就暴躁的想要杀人!
“一片好意?”陆斯辰极力忍耐着,才没有动手把眼前这个医生给打一顿。“你觉得我真的不知道你最近跟谁联系过?”
他目光冰冷的死死盯着医生。脚步才刚动了动,医生就吓得赶忙后退几步,几乎要被他给逼退到角落里去了。
“她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跟我提这个主意。”陆斯辰像一头极为危险的雄狮,正在一步步的逼退猎物似的,随时都能张开血盆大口将面前的人狠狠的撕碎!
“说!”
“三十万!”医生吓得‘扑通’就坐在椅子上,失声尖叫。“林小姐说,您是因为没办法,所以才一直维持姜少爷的治疗,如果我跟您提了这个建议,您同意以后,就算是帮您一个忙。到时候就会给我三十万作为酬劳!”
陆斯辰的眼神闪了又闪。他的眸中似乎盛满了滔天的怒意,如滚滚天雷随着乌云压成一般。在顷刻之间就已经弥漫在了他的眸底。
只是,片刻之后,陆斯辰的眸光逐渐的恢复了先前的冰冷。
但是如果有熟悉他的人,此时此刻依旧能分辨的出,陆斯辰这会儿的心情更加的糟糕。他的眼神比平时更要冷上几分。就像是无情无心的冷血机器似的。
“她说的你就信。”陆斯辰瞥了医生一眼,然后抬起手。
医生下意识的用手抱住头,同时发出凄厉的尖叫。
可是陆斯辰并没有动手打他,而是直接用两指捏住医生胸口的名牌,用力扯下。
“我告诉过你,他是我弟弟。我要你拼尽全力给我治好他。”陆斯辰眸光冰冷的扫过医生的名牌,然后随手一扬。名牌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直接落在了垃圾桶里。
“既然你做不好这个主治医生,那就干脆换人好了。”
陆斯辰这么说完,神情冷淡的转身。完全不理会被他这副凌人气势惊到的双腿发软的医生。
姜思涯早已经从手术室里被人推了出来,转去了重症监护室里。
陆斯辰出门侧头吩咐了一声:“给我隔离衣,我进去看看他。”
护士都知道面前这位是尊怎样的大佛,丝毫也不敢怠慢。他既然这么要求了,自然立刻就点头为他准备了。
陆斯辰进监护室的时候,正巧赶上姜思涯有一丝的清醒。
他带着氧气罩的脸,跟姜漫雪有七八分的相似。有那么片刻,陆斯辰看的有些愣住了。直到姜思涯虚弱的喊了他两声,发出无力的气音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
不得不说,即便是憔悴不堪,常年因生病而瘦弱不已,姜思涯也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年。他和姜漫雪同是继承了他们妈妈的美貌。唯一不同的是,姜思涯的眉宇之间,更夹杂了几分姜父的坚毅与刚硬。
陆斯辰缓步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姜思涯呼出来的气,氤氲了氧气罩。他喘息的时候,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显得十分吃力。
“斯辰哥,又……麻烦你跑来医院。”
陆斯辰的目光在瞬间变得平静且带着些许的温和。
“说什么麻烦。你又在鬼门关闯了一次。小涯,你真了不起。”陆斯辰这话不带半分的虚假,完全是由衷的赞扬。
姜思涯吃力的笑着,只勾起唇角,就已经耗费了他大部分的力气。
他小幅度的摇了下头:“应该说,我又没死成。”
陆斯辰脸上的表情一变,显得十分的严厉。他几乎是在瞬间呵斥道:“胡说八道!”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太差。陆斯辰顿了顿,缓和了自己的口气。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依然不怎么好。
“你才多大。什么死不死的!小孩子不许乱说话。”他冷静道:“不过就是生病而已。你不是一向自诩是男子汉吗?男子汉你还怕生病?”
姜思涯听陆斯辰这么说,真开心呀。
他黑白分明的眼瞳,认真的看着陆斯辰,跟他道谢。
“斯辰哥,你终于说我是……男子汉了。以前你最爱笑我,说我长不、长不大,总是粘着姐姐。”他说话断断续续的,大部分的声音还都说不清晰,可陆斯辰却听的明白。
“谢谢你……斯辰哥,从我生病以来,你都这么安慰鼓励我。”姜思涯歇了歇,说这些话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可是,他却还有很多话想要说。
“可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能感觉到。”
姜思涯的眼睫微垂,长长的睫毛在他的眼睑下方投下一片浓密的阴影。让他整个人显得单薄且脆弱,仿佛轻轻吹一口气,他就能像蒲公英似的,消散了一样。
“斯辰哥,我能……我能拜托你、一件事、事吗?”
陆斯辰点点头:“你说。”
“我真高兴,你和姐姐……终于,终于要修成正果了。”姜思涯努力的笑着。“可我大概,不能、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了。我真的很遗憾……”
姜思涯这么说着,声音都有些梗住了,呼吸更加急促了几分。
他的眼睛里很快就凝聚起了一片晶莹的泪水。
“姐夫哥……以后,我姐姐就、就拜托你照顾了。你替我……好好照顾她,行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