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25章 你想我了没
傅清野半天都不能回过神,集中注意力放在合同上。
他的心思全然都在那个被丝巾蒙住的画板上,万分的懊恼着,自己当时怎么就没走过去掀开那层薄薄的纱,看上一眼呢?
傅清野这会儿连桌上的文件都不看了。
自从挂断了电话之后,他发现自己脑子里和心里,已经满满的都是关于姜漫雪的事情,再也不能被其他的事情分去一分一毫了。
最后,他索性把手里的文件扔在桌上,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简洁的等待音之后,电话被人接了起来。
“喂。”姜漫雪的声音透过电话听筒,已经稳稳的传进了傅清野的耳中。
只有这简短的一个音节,傅清野就早已经将唇角勾了起来。
他发现,不论姜漫雪说什么还是做什么,甚至她都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自己知道她在,心情就会立刻明朗起来。
就像是被暖风吹拂开乌云遮挡的天空似的,苍穹上明朗温暖的太阳早已经升起,普照大地。
“想我了吗?”
姜漫雪原本在接到傅清野电话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瞬的不知所措。她短暂的犹豫之后,才鼓足勇气接了起来。
可还不等她羞赧和紧张,就听到了傅清野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
霎时,那道深沉的声线穿过耳膜,直抵心脏。
姜漫雪捏着手机的手紧了几分,脸上爆红。
“谁没事会想你啊!”她哼声道,即使是脸上已经红的烫手,可是口头上丝毫也不肯败落下风。
傅清野轻声的哼笑。“那我怎么好像听见有人在说,我早上突然离开家,没有告诉她一声,现在她很失落很生气呢?”
姜漫雪瞪圆了眼睛。“你这个人……”
“想不想我?”傅清野心情相当好的靠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敲击桌面。
“不想!”姜漫雪气急,连手里的画笔都更加捏紧了几分。“反正这里是你家。你想走想留,还需要跟谁报备不成?傅先生,没事的话我要挂了。我很忙。”
傅清野听到她气呼呼的语气,就知道姜漫雪肯定是心里别扭了,可是嘴上偏偏不肯说。
他不由得舔了舔唇。
这种嘴硬的模样,真的勾的人心里痒痒的。就只想把人揽在怀里,狠狠的亲一亲她那张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口是心非。
不过,这种事情傅清野目前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我是真的临时有事,来南区签一份文件。”傅清野将自己昨晚的纠结和矛盾完美的隐藏,分毫不提。“没能提前告诉你一声,是我不好。别生气,嗯?”
姜漫雪的手指轻轻的抠着画笔的顶端,仔细的听傅清野这话说完以后,她才小声的嘀咕着。
“我又没有生气……”
声音虽小,但已经足够傅清野听得清。
“不气就好。”傅清野无声的笑着,眼睛里带着足以迷倒一众迷妹的温柔。“我大概还要在这边呆两天。会给你带礼物回去的。”
姜漫雪的眼睛眨了眨。“我不要礼物。”
傅清野故意逗她:“那你要什么?”
“我……”姜漫雪紧接着就想说,她什么也不要。她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什么礼物?
只是,傅清野存心不让她把话说完。
“想要我早点回去,是不是?”这么说完,傅清野还忍不住自己哼笑出声来。
姜漫雪瞬间反应过来,她这是又给这个人耍了!
“傅清野!”姜漫雪恼羞成怒。“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幼稚啊!”
然后,她不再等傅清野说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之后傅清野再打了几个,姜漫雪更是连接都没接,直接给挂断了。最后索性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不再看。电话再打进来,她就直接伸手掐断,十分的坚决。
铃声听到烦了,姜漫雪直接把手机拨成了静音模式,安心的去画画了。
等她终于完成了一个小时的左手基础训练之后,才终于停下来歇一歇。
这会儿,她才想起来去看一眼手机。
等屏幕亮起来的时候,姜漫雪才发现,陆斯辰发过来的信息。
再仔细看的时候,她才看到,她挂断傅清野电话的时候,傅清野只再打进来过两个,而其余的竟然全都是陆斯辰的电话。
这么说来……
姜漫雪有那么一瞬的慌乱。她挂断的竟然是陆斯辰的电话?
姜漫雪甚至还来不及想陆斯辰会不会特别生气,就已经点开了他发来的信息。
果然,陆斯辰的怒火已经透过信息的文字,直接蔓延燃烧了过来。字里行间都能感觉的到他的暴跳如雷和怒不可竭。
“姜漫雪,你竟然敢挂我电话?!”
“我不管你在干什么,五分钟内不回我电话,你就知道什么叫后悔了!”
“姜漫雪!你居然敢跟我玩消失?!”
姜漫雪看着那几条信息,最终目光停留在最后一条上。
“你再不回电话,我保证姜思崖活不过明天。”
顿时,姜漫雪心中一紧,浑身的血液逆流,手脚都变得僵硬且冰凉。
她的手指颤抖着,点了好几次屏幕,都没能点中通讯录。最后,她哆嗦着把电话打出去的时候,脸色已经惨白的像雪沫似的,看不见一点儿血色了。
信息是两分钟以前发来的。
姜漫雪在心里安慰自己,这大概只是陆斯辰在威胁自己而已。
可是一面有在心里质疑着,真的仅仅是陆斯辰的威胁吗?他是真的不会动姜思崖吗?如果他真的动了呢?那……
电话被接起来的时候,姜漫雪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是落了地。
她庆幸着,还好自己看见信息的时间算的上及时……
“姜漫雪。你胆子真的越来越大了。”陆斯辰的声音阴测测的泛着冷意。“一次又一次的不接我电话。是不是每一次都要我拿姜思崖来威胁你,你才能听话?!”
姜漫雪原本想要解释一句,可是这会儿声音卡在喉咙里,怎么都发不出来。
“那你呢?”姜漫雪咬牙。“是不是每一次都要拿我弟弟来威胁我才能满意?!”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