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22章 那就送我一幅画吧
陈小鹿的问题,像一记闷雷,在姜漫雪的心中直接炸开。
她动了动嘴唇想要反驳,可是却发现喉咙像被什么卡住了似的,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此时此刻,姜漫雪无比庆幸傅清野不在。
还好他不在,不然她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呐,你自己看。我才只是问了你一个问题而已,你的脸就那么红了。”
姜漫雪在胡乱的思考的时候,陈小鹿可是还在认真的观察她。眼见着她脸红了,就立刻指出。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你对傅先生同样有感觉的话,为什么还要拒绝呢?”
“不,我和傅清野……”姜漫雪下意识的想要否认。可是话说到一半,她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姜漫雪说不出谎话。
要说她对傅清野丝毫不心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人非草木。
自从她认识傅清野以来,傅清野对她的帮助,在每一次她遇到危险,遇到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他的每一次慷慨相助,他的细心与包容,都让姜漫雪心存感激。
虽然有时候他也会跟她有些小摩擦,但是那丝毫不妨碍她对他的欣赏。
最初的时候,姜漫雪是真的欣赏傅清野。
除却他们初识的印象,傅清野这些年不知道是经过了怎样的历练,已经完全的成长起来。甚至他的身上再也看不见最初的影子。
他们都已经改变,再也不是当年的样子,可是仍然相遇。
有时候姜漫雪想起,都忍不住感叹命运的神奇。
曾几何时,她也十分的感激命运,让她在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能遇到傅清野这样一个真心实意肯帮她走出困境的朋友。
可是,在什么时候起,她对傅清野对感情发生了改变呢?
姜漫雪垂着眼睛,认真的思考着。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已经没办法再用之前坦荡的心态说出,她和傅清野只是朋友这种话。可是,如果不是朋友,那他们又能是什么呢?
这么想着,姜漫雪紧紧皱起了眉。
她和陆斯辰早就已经结婚了。哪怕他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可是,嫁做人妇就是嫁做人妇。她再也回不去最初认识傅清野的时候,对她而言,早就没有了什么自由而言。
“小雪,你怎么了?”陈小鹿伸出手,在姜漫雪的眼前挥了挥。“你别吓我呀,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陈小鹿看到姜漫雪先是愣住,紧接着脸色骤然变白,然后就是眼见着神情就越来越差的样子,紧张的不得了。
她生怕是自己哪句话刺激到了她,赶忙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胡说八道的。”陈小鹿捧住姜漫雪的手,用力给她搓了搓。“是我不好,你别吓我呀,小雪。”
姜漫雪从自己的思绪里抽出神来,她紧紧握住陈小鹿的手。
“我没事的,小鹿。你别担心。”姜漫雪这么说着,还冲她笑了笑。“而且,你没有说错什么。我反而应该谢谢你才对。”
陈小鹿见她神情满满的恢复过来,才渐渐的放心。
“谢我?你谢我什么?”
“有些事,是我自己一直在逃避。”姜漫雪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可是,就这么一味的逃避下去是没有用的。如果不是你说起,我甚至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症结所在。现在,我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那……”陈小鹿看她脸上已经泛出认真且坚定的神色,便知道她似乎是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
姜漫雪打断她:“小鹿,有些话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因为其实我自己也还不清楚。我要自己好好的想一想。”
陈小鹿懵懵懂懂的点着头。
然后,她握住姜漫雪的手,认真的说:“你不用回答我的。你的事情,只要你自己考虑的清楚就好。以前我的老师就告诉过我,人这一辈子对谁都无法负责,可是唯独自己,不违心而已。”
听到这话,姜漫雪忍不住笑起来。
她笑起来的模样特别好看,就像是一株朝阳的向日葵,生机勃勃的模样。灿烂又美好。
“小雪,你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陈小鹿见她笑了,自己也跟着开心了。
姜漫雪知道她是有意的在安慰自己。
“谢谢你,小鹿。”
“你如果真的想谢我的话,就画幅画送给我吧。”陈小鹿笑的眼睛弯弯的。
姜漫雪诧异的抬头看她。
“怎么?你这么惊讶。该不会说要谢我的话,都是故意骗我的吧?”陈小鹿故意瞪着眼睛质问。
“不是。”姜漫雪连忙摇头。“只是你知道……”
陈小鹿毫不在意的挑眉。
“我知道,你的右手不能画画了嘛。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傅先生不是说了,就算没有了右手,你不是还有左手吗?难道换了一只手,你的脑子也跟着换了吗?你满身的才华就都不见了吗?”
姜漫雪从以前开始就知道陈小鹿一张小嘴,伶牙俐齿的很。
可是轮到了自己身上,她才知道,这张伶牙俐齿到底能把人说到怎样的无法还击。
“我……”
“我什么我。我可不是傅先生。我说不出来什么对你很失望的话。他那完全就是关心则乱。”陈小鹿意有所指,看似是在指责傅清野,但实则完全就是在为了他说话。“我只在乎你说的要感谢我,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陈小鹿故意的瞪着姜漫雪。“还是说,你也就是随口说说罢了?”
姜漫雪说不过她,只能举手投降。
她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都能被堵回来。
于是干脆缄口不言。直接起身拉起陈小鹿的手:“你跟我来。”
陈小鹿没想到姜漫雪会直接拉着她就跑。
“你慢点呀,小心台阶!要是你摔到碰到,傅先生回来我可交代不了!”
身后陈小鹿一直在碎碎念着,姜漫雪在前面听的忍俊不禁。
终于是到了房门前,她才停下脚步,松开陈小鹿的手,回头看她。
“你不是问我怎么起的这么晚吗?答案就在里面。”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