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03章 等死的感觉最可怕
入了夜,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
姜漫雪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的一盏灯,羽毛样式的,很美,她很喜欢羽毛,这盏灯简直成了她的心头好。
不像以往,她在床上裹着被子翻滚着睡不着,今晚,她是刻意让自己不睡的。
窗外,夏末的蝉鸣声声入耳,衬得整个傅家别墅更宁静了。
姜漫雪频繁的看着自己的手表,借着月光,她数着手表上的时间,一直到凌晨一点。
傅清野一般在凌晨一点之前就会回到自己的卧室休息,这是她这几天摸出来的规律,无疑,傅清野是个无比自律的人,再忙碌,都不会太过透支自己的身体。
凌晨一点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姜漫雪看好了时间,便赤着脚悄悄打开了门,她不敢穿拖鞋,怕拖鞋的声响太大,吵醒了傅宅里的其他佣人。
所以说,做贼心虚这个词一点都是没有错的。
她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心虚的贼。
所幸是夏夜,赤着脚都不算冷。
她猫着腰,踮着脚悄悄朝着三楼的书房摸去,傅宅里有点夜灯的习惯,墙壁上都是昏暗的小夜灯,虽然不是很亮,但是却已经足够了,至少不会让姜漫雪害怕。
她摸到了书房门口,试探性的一拧门把手,随即眼里绽放出惊喜的光芒,书房竟然没有锁起来。
她连忙打开门,闪身就进到了书房里,飞快的关上了门,小心的控制住关门的力度,让它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
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心脏整个都在飞快的跳动着,几乎都要蹦出嗓子眼来。
天可怜见,她自懂事起便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坏事,最大的坏事也不过就是和人吵架,再有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她却是没有做过的了。
这次潜入傅家的书房,应该算得上她平生最大的坏事了。
更遑论待会儿还要偷东西!
姜漫雪简直觉得愧对爸爸妈妈多年来的悉心教养。
傅清野的书房很大,一面的墙壁上都是定制的乌木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隐隐的书香味儿。
月光从窗户外透了些许光晕进来,将书桌照了个分明,书桌上只有一台电脑,还有几个摆件,一览无余,很是干净。
姜漫雪走到书桌前,想要找一下文件,却没有看到,她连忙朝里走了走,这才发现书桌里面有个文件柜,专门用来存放文件的。
她心头一喜,一种即将要找到目标的激动和喜悦,几步上前到文件柜前,正准备打开文件柜,却忽然听到有人开口道:“姜漫雪?”
姜漫雪心里一跳,差点尖叫出声!
所幸她还记得自己是来做坏事的,她拼命抑制住自己的尖叫,缓缓侧头循声望去,这一看不要紧,看了后整个人都要炸起来了。
只见,文件柜的一旁支着一张床,傅清野正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眸看着她。
月光映到了他的那双眼眸里,碎了的清白月光啊,盈满了一地。
姜漫雪绷紧了整个身体,全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傅……傅清野?”
她话语都有些说不利索了,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儿。
傅清野揉了揉额头,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姜漫雪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最后,只能咬咬牙朝着傅清野走过去。
走到那张小床前,傅清野却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抱上了床,“快睡觉,别到处乱跑。”
姜漫雪僵硬着身体,整个人都处于做坏事被发现的恐慌里,根本就忘记了反抗,只能愣愣的被傅清野抱在怀里。
床很小,刚好能容纳两人的大小,彼此只能紧贴的距离。
傅清野将她抱住后,便不再动作了,不说话,也不做其他。
姜漫雪的鼻尖隐隐闻到了一股酒味儿,她小心的用鼻子嗅了嗅,这才发现傅清野身上真的有股淡淡的酒味儿,不难闻,想来他只是小酌了两口,并没有烂醉。
姜漫雪试着动了动,傅清野却手臂猛然箍住了她,甚至还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别乱动,快睡觉,乖一点。”
啊啊啊!!!
姜漫雪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她想要尖叫!
傅清野竟然拍了她的屁股!
整个人立刻被羞臊给包裹,这么亲昵却又带着些暧昧的动作,让姜漫雪的脑子瞬间都秀逗了。
她不敢再动了。
鼻尖飘着点点酒香,还有雪松的冷香,隐隐夹杂着青橘的香味儿……
如此近的距离,又如此安静的环境,所有感官都被无限放大,姜漫雪可以清晰的听到傅清野的心跳声,咚咚咚……
彼此呼吸交缠,明明该是感到无比羞涩的境地,但是奇怪的是,起初的恐慌之后,姜漫雪心里却意外的感到了一片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清野的呼吸平稳又绵长,想来已经是睡熟了。
姜漫雪连忙小心翼翼的拿开他紧紧揽抱着的手臂,从他的桎梏里脱离出来,然后飞快的离开了书房。
文件,她是不敢再想了。
只想赶快回到自己的卧室,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如同掩耳盗铃一般。
等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姜漫雪将自己蒙在了被窝里,这才放心的喘气,她懊恼的捶打着枕头,她怎么就不知道书房里竟然还支着一张小床呢?!
想来,应当是傅清野处理公务时懒得再回房,就将就在书房里睡了。
这一晚,她辗转反侧,怎么都无法再入睡了,她有些害怕明天傅清野问起这件事,她该如何解释。
死的感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感觉。
翌日一早,陈小鹿来敲门,一开门,就吓了一跳。
“呀,姜小姐,你怎么了?没睡好吗?”
只见姜漫雪两只眼都有着浓厚的黑眼圈,活像一个国宝一样,尤其她皮肤白,这么衬托下,看着更加喜感了。
姜漫雪摇摇头,并不回话。
陈小鹿也不甚在意,只是开口道:“快下楼吧,傅先生已经在楼下等着您吃早餐了。”
姜漫雪心里一紧,顿时垂头丧气道:“好,我马上就下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