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101章 只有花知道
傅清野在前面走着,日暮的清风吹过,隐隐冷冷的雪松香随着风飘到了姜漫雪的鼻尖,姜漫雪情不自禁的皱了皱小鼻子,嗅了嗅,脑海中不经意想到,小鹿,叫得好亲昵啊。
傅清野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忽然微微侧头说了一句,“小鹿是故人的孩子,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要胡思乱想。”
姜漫雪倏得脸一红,低着头回答,“谁胡思乱想了……”
傅清野进门脱下西装外套,一旁的菲佣早就准备好了,上前一步接过来就挂到一侧的衣架上,换鞋的间隙,他轻声开口道:“你想什么,我一眼就能从你脸上看到。”
诚然,姜漫雪从来就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人。
她不擅长撒谎。
傅清野的这句话忽然提醒了姜漫雪,她忙转身朝着楼上咚咚咚跑去,急躁的,想要躲避的姿态。
“诶,你跑什么,不吃菠萝了?”
姜漫雪头也不回的说道:“不吃了。”
她回到卧室里,关上房门,做贼一样还反锁了房门,一圈又一圈,两圈锁死。
直到确保房锁真的被锁死了以后,她才是从嘴里深深吐了一口气。
她看到阳台上依旧摆放着的画架和凳子,眼眸一凝,便缓缓走了过去,四周鲜花依旧盛放着,仿佛从来都不会枯萎,这无疑是个无比美丽的阳台,是花心思打理了的阳台。
她坐在画架前,心情既沉静又翻涌。
沉静的是,她又看到了熟悉的画架,翻涌的是傅清野刚才那句不经意从唇齿之间溜出来的话语。
她是个脸上藏不住事情的人。
他说得那么笃定。
姜漫雪忽然笑了,唇角泄露出无声的笑意,并不是欢欣愉悦的,反而是苦涩的,隐隐自嘲。
“你一定不知道,我能藏住秘密的,很大的秘密。”她自言自语着。
她要当一个小偷,要从他身旁偷走重要的东西,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生气吧。
四周是鲜花着锦的盛宴,开始她坐在其中,身心却如烈火烹油一般的煎熬。
落在地上的铅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捡了起来,归置到了铅笔盒里,和那些不同型号的铅笔并排放在一起,断掉的铅笔芯却寻不见了,有人重新削了一圈,将笔尖又削得很是规整。
脚边是一株盛放的矢车菊,浅粉的颜色,单纯的不谙世事的模样。
姜漫雪看着看着忽然就想到了那副画,那副燃烧的向日葵。
那是她少时的作品,凭着一腔冲动画下的画,那里面饱含了她所有的心情和热烈,还有爱意,陆斯辰……给的爱意。
傅清野说,要画出一样风格的画,就能证明画的主人是谁了,可是她知道,姜漫雪自己心里知道……她已经不可能画出那样热烈的画了。
直到现在,她才后知后觉,原来,那副燃烧的向日葵便是她年少的终结。
她现在……根本连拿笔的勇气都没有了。
庭院里,傅清野在浇花,他好像很喜欢做这样的事情,明明是个忙得不得了的人,可是却总是忙里偷着闲来做这些琐碎的事情,不像陆斯辰。
陆斯辰从来不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玩物丧志这个词语离他很远。
他就像一个精准设定的机器人,每个时刻都在按着计划做事,不容有任何偏差。
从阳台上,能一眼看到庭院,姜漫雪也自然而然的看到了正在浇花的傅清野,她从傅清野想到陆斯辰,直到一阵日暮的冷风吹过,她才后知后觉的惊醒,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将两个人拿来做对比。
这实在是太危险的一件事了。
很多过界的事情都源自于——遐想。
傅清野手里提着水壶,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上,他抬头看到了在阳台上坐着的姜漫雪,忽然喊道:“姜漫雪,你悄悄坐在那里偷窥,难道是想画我吗?”
姜漫雪耳朵尖一红,大声反驳,“我才没有。”
没有偷窥,也没有想画你。
傅清野摆了摆手,继续浇着花,“画吧,小牛排还得煎一会儿,好了我会叫你下来吃的,不要担心会吃不上。”
姜漫雪有些恼,撇撇唇嘟囔,“才没有担心吃不上。”
不知怎么的,有些低落的心情经过傅清野这么一打岔,忽然就好了起来。她看着一旁铅笔盒里的铅笔,忽然就有了重新拿起来的勇气。
“画就画,谁怕谁。”
她拿起笔开始在画纸上勾勒,画矢车菊的轮廓,画矢车菊轮廓后一个男人的身形……
才勾勒出一点形状,手指就开始抽搐,那是无法负荷的痛楚,尖锐的开始颤抖,姜漫雪忍耐着,不动声色的咬着牙,不想停下来。
她不能停,一旦停了,便无法再画下去了。
手指不可自控的发颤,画笔勾勒的线条也开始出现偏差,姜漫雪猛然用左手摁住自己颤抖的右手手腕,言语间有些哀求,“别抖了,真的……不要再抖了。”
可是,终归是徒劳的。
铅笔再一次从指间滑落,掉到了地上。
矢车菊迎风招展,花团锦簇间,姜漫雪静默的坐着,像一朵兀自凋零的山野花。
陈小鹿在庭院里跳跃着,向她招着手,“姜小姐,快下来吃饭啦,浓汤炖好啦,小牛排也炖好啦……”
她的呼喊极富有感情,像儿时那些小伙伴挥着手邀请你一起吃饭一般,很动人的烟火气。
姜漫雪站了起来,朝陈小鹿点头,“知道啦,马上就来。”
她看着画架上那些歪歪扭扭的线条,忽然自嘲的笑了一声,便将那张画纸撕了下来,揉成了一团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垃圾,只配呆在垃圾桶里,这才是正解。
开门的声音响了,又关上了,只留下了阳台上兀自盛放的锦簇鲜花,还有显得有些孤独的画架。
过了几分钟,有人进了房间,走到阳台上,然后从垃圾桶里捡起了揉成一团的那张画纸,缓缓展开,小心抚平皱褶,看了很久很久,随后小心的折好揣到了口袋里。
只有盛放的矢车菊知道,只有入夜后的星辉知道,只有晚风知道……
那人是多么宝贵的将这张画纸,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一如往昔。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