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94章 撑不了多久了
窗外阳光明媚极了,疏影横斜,隐隐还有蝉鸣,这是夏末最后的叫声了。
姜漫雪将那束雏菊花插在了花瓶里,绚烂的颜色给这个病房都增添了一些生气,她开始给姜思涯削苹果,姜思涯生了病牙齿不好,不能大口的啃这种有点硬度的水果,只能一小块一小块的切好才可以吃。
姜漫雪削着苹果皮,动作很慢,很认真,她小声的开口问道:“谁跟你说得……我们结婚了。”
她说到‘结婚’这两个字眼时,没有一点底气,只从唇齿间溜过,都不敢说重了,仿佛是种……亵渎。
她有自知之明,美好的婚姻——根本就不是她和陆斯辰这样的。
姜思涯依旧坐在窗台上,两条腿自然而然的悬空着,垂在窗台下,听到自家姐姐的问话,一脸笑意,“姐夫哥告诉我的啊,前天晚上他还悄悄给我带冰淇淋了,哈哈哈……”
姜思涯的脸上满是狡黠的笑意,像偷吃了小鱼干的猫咪,满足无比。
前天晚上还来过?前天……明明就是他将她赶出陆家的那天啊……
明明说了狠话,她怎么求他都不行,为什么又要来看姜思涯,跟他说什么和她结婚的话呢?陆斯辰……到底是什么意思?
姜漫雪的心绪顿时乱了,她的手腕一抖,削着的苹果皮瞬间断了,掉落在了面前的垃圾桶里。
姜思涯看到了,顿时有些可惜的感叹,“呀,断了,姐姐你削苹果的技术退步了啊。”
姜漫雪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将苹果切成了几小块,朝着姜思涯招手,“快下来吃苹果吧,别在那里坐着了。”
姜思涯依依不舍的摸了摸窗户,“我是喜欢坐在这里晒太阳,病房里太冷了,一点都不暖。“
“夏天这么热,走在外面都要被烤熟了,你还嫌不够热……”姜漫雪本来想要笑他两句,调侃一下,忽然看到了姜思涯脸上的神色。
他侧着脸,正看着窗外的阳光,一脸的艳羡和迷恋。
姜漫雪忽然就明白了,不是喜欢阳光,而是喜欢……自由。
在阳光下肆意奔跑的自由,而不是困在这个病房里,冷清的……等着生命最后的宣判,甚至……告别。
姜漫雪忽然就没办法维持脸上的笑容,她走过默默的抱着姜思涯。
姜思涯忽然笑了,一派少年爽朗的模样,他拍了拍姜漫雪的手背,“怎么了啊,姐姐,你要结婚了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吗?你和姐夫哥这么多年了,终于修成正果了,我问了姐夫哥,说你们举行婚礼的时候,我能不能去当伴郎呢,他说当然可以,还准备给我封一个大红包呢。”
姜漫雪抑制住心中的讶异和酸涩,尽量语气平稳的开口道:“陆斯辰跟你说了婚礼的事情啊。”
姜思涯用叉子叉起一瓣苹果喂到了姜漫雪的嘴里,眼里满是笑意,“是啊,他说你们的婚礼定在秋天,斯辰哥那么了解你,他肯定知道你最喜欢枫叶,所以把举行婚礼的日期定在满是枫叶的季节。”
姜漫雪垂下眼眸,贝齿咬着唇里的软肉,心里泛着酸。
为什么,陆斯辰为什么要这么说,哪里有什么婚礼?他为什么要来骗姜思涯呢?
“陆斯辰他……经常来看你吗?”她轻声开口问道。
姜思涯嚼着苹果,“对啊,斯辰哥经常来看我,每次都给我带好吃的,有一次还瞒着徐医生悄悄带我出去打了篮球,哈哈哈……”
虽然打完篮球过后,他回来躺了一天,但是心里的开心却是怎么也替代不了的。
姜思涯说着,伸出手指掐了掐姜漫雪的脸颊,力道很轻,声音却是不满:“反倒是你啊,我的好姐姐,你好久都没有来看我了,姐夫哥说你很忙,天天忙着到处去写生画画,哼哼……”
姜漫雪手指轻颤,并不反驳这样的谎言。
她不明白,为什么陆斯辰一边阻止着她来看姜思涯,一边自己却频繁的来医院。
姜思涯吃完苹果以后,看到床头柜上的雏菊,俯身用手指轻轻拨弄着柔嫩的花瓣,轻声呢喃,“雏菊花呢,姐姐……”
他正说着,忽然脸色一僵,眼眸里的瞳孔骤然开始涣散,接着,便朝着地上倒去,手掌连带着将花瓶给挥到了地上。
哗啦……
随着他的倒地,花瓶在地上也摔了个粉碎,新鲜美丽的雏菊花也散落一地,花瓶里的水也淌了一地。
“姜思涯!”姜漫雪惊恐的瞪大了双眸,连忙按着床头的呼叫器。
“医生,医生……医生,快来救人哪,救救我弟弟……”
医生来得很快,病房门被打开,护士医生都鱼贯而入,有护士礼貌的将姜漫雪请出了门外。
姜漫雪浑身都在颤抖着,她透过病房门上的透明玻璃,看着病房内的景象,她看到姜思涯戴上了呼吸器,医生都在围着他不停的施救着,他们有条不紊,仿佛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止出现了一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漫雪双腿都站麻了,病房内的急救终于是停止了。
房门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姜漫雪看了一眼他胸前的牌子,知道了他就是姜思涯口中的徐医生徐白光,连忙上前焦急的问道:“徐医生,我弟弟……我弟弟他怎么样了?”
徐白光摘下了口罩,是个看着年岁不大的男人。他皱着眉头对姜漫雪说道:“病人现在不易被过多打扰,也不易情绪过于起伏激动,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没办法再拖下去了,你们要尽快找到适配的骨髓。”
姜漫雪一呆,“不是已经有了吗?不是说好的下周就可以实施手术了吗?”
徐白光摇摇头,叹了一声,“我给你们打电话的时候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们了吗?捐赠骨髓的人反悔了,你们要另外去找了。你也知道,你弟弟的血型特殊,适配的骨髓本来就难找,唉……尽快吧,不然他……撑不了多久的。”
徐白光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留下姜漫雪一个人愣愣的站在那里。
“通知过?”姜漫雪喃喃自语着,忽然就想到,应该是通知的陆斯辰。
她连忙飞奔出医院,她本来想回陆家,但是一想到现在的时间,连忙先给陆宅拨了个电话,问了一下陆斯辰在不在家里,果不其然,陆宅里的菲佣告诉她,陆斯辰没有回来,应该是还在公司。
姜漫雪连忙朝着陆斯辰的公司赶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