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93章 救救我
当年,姜爸爸出事,姜家耗尽了所有的家产从中幹旋,才使得姜爸爸被判了有期徒刑五年。
但是从此之后,姜家也一落千丈,在关城的上流社会里被彻底除名。
姜漫雪一个人东奔西跑到处借债,从不谙世事的大家千金慢慢被残酷的生活磨练成了一个为温饱奔忙的人。
彼时,她还在准备高考,每天来回奔忙,睡眠时间都不足三个小时,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
她和妈妈都不约而同的瞒着姜思涯,因着姜思涯是体育生,每天都在封闭训练,每个月才会从学校回来一趟,因此也能轻易的瞒下去。以往姜爸爸平日里工作也忙,不怎么着家,因此姜思涯竟也没察觉出什么端倪,依旧认真的在学校里训练着,还梦想着打完全国联赛去国外打球。
本来日子也在一天一天过着,虽然辛苦,但是也不至于支撑不下去。
姜爸爸被判了五年的刑,姜漫雪就每日看着日历数,每撕下一页日历,仿佛离希望就近了一些。
直到……姜爸爸在监狱里死亡的信息传了出来。
那是姜漫雪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冬至,家家户户都在吃饺子,有的凑在一起喝羊肉汤,都是其乐融融的景象,姜漫雪放了学便去送牛奶,送完了最后一户牛奶,领到了当天的薪资后,她便蹬着自行车回家,一路风声呼啸,刮得脸颊都有些生疼,但是她只要一想到妈妈还在家里等着她回去喝汤,心里就热乎的不行。
一到家,妈妈正给她舀着汤,还叮嘱着,“待会儿你去给你爸爸送一点吧,今天是冬至,他应该也想喝一口家里的汤。”
姜漫雪应了一声好,看着姜妈妈将汤装在保温桶里,带着满满的爱意。
两母女正在说话间,家里的电话就响了。
姜妈妈去接了电话,然后姜漫雪就看到她整个人都僵在了电话旁,脸色惨白的跟鬼一样,整个人像是瞬间老了一般,透体而出的悲怆。
见状不对,姜漫雪连忙抢过电话,只听到电话里说:“家属快点过来签字吧,这里不负责处理尸体的,最多保留三天,如果到时候不来人,我们就直接拉到附近的火葬场去烧了。”
姜漫雪愣了。
窗外寒风呼啸,隐隐有雪花飘落,桌上的保温桶里盛满了热汤,几分钟前,她们才说好要去给爸爸送热汤喝的……
冬天的第一场雪,初雪,小区里的人都欢呼着出去赏雪。
而她,永远失去了她的爸爸。
姜爸爸的丧事很简陋,但好在该有的都有,总算是入土为安。等到处理完姜爸爸的事情后,姜漫雪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姜妈妈却倒下了。
医生说,姜妈妈一时间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精神已经出现问题了,不得已之下,她只能送姜妈妈住进了疗养院。
疗养院高额的医疗费让姜漫雪疲于奔忙,亲戚们都躲着她。
姜思涯终于知道了家里的变故,闹着要退学去工作,姜漫雪气得打了他一巴掌,那是她第一次打自己的弟弟。姜思涯一下就被打懵了,最后也只得耷拉着脑袋收拾行李继续回学校。
姜漫雪靠着给人做枪手代考作画赚取着生活费,本以为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下去,直到……她不能再画画了。
当你觉得生活很痛苦的时候,它永远会让你更加痛苦。
学校打来了电话,说姜思涯发烧晕倒了,已经送到了医院。一到医院,医生就告知姜思涯高烧的原因可能不是因为感冒,要做骨髓穿刺才能具体的了解清楚。
姜漫雪不太懂‘骨髓穿刺’这个词的意思,只能上网查了一查,但是那些网页上面蹦出来的词汇却让她的脑袋嗡嗡作响。
她抖着手指关掉网页,拼命安慰自己,不可能的,哪里会有这样凑巧的事情啊,老天爷再不开眼也不可能这样和她开玩笑。
姜思涯做完骨髓穿刺后,还在跟她撒娇,“姐姐,好疼啊,能不能给我买一个冰淇淋啊。”
姜漫雪忍住心中的不安,去给他买冰淇淋。
几天后,骨髓穿刺的结果出来了,医生特意给她打电话,让她单独到办公室来。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结果单给她说了一大堆的专业术语,她听得头昏脑涨,可是……她最终还是听到了最关键的词汇。
白血病,急性白血病。
老天爷,终究还是不长眼的。
姜漫雪捏着检查单跑到离医院很远的地方,找了一个角落哭了很久,她心里真的好绝望啊,为什么得病的不是她呢?她的弟弟那么好,努力训练,为了自己的目标和梦想,想要担起一个家的责任,为什么是他呢?
顾以瞳拿出了积蓄救了急,可是那点钱终究是杯水车薪,姜漫雪也不想拖累顾以瞳,于是便去借了高利贷。
高利贷的雪球越滚越大,那些追债的人都逼着她卖掉了房子,让她只能睡在KFC里,可是他们依旧没有善罢甘休,甚至找到了学校。
她实在是没办法了,在同学的怂恿下,她去了酒吧卖酒。
第一天去,就遭遇了咸猪手。
昏暗的包房里,那个男人想要掀起她的裙子,她欲哭无泪,避无可避的时候,她看到了陆斯辰。
陆斯辰就坐在那儿,他有一双极美的眼睛,桃花盛放的模样,乍一看仿佛既深情又温柔,但是再细细看去,便又知那些深情和温柔都是错觉。
全是冷意,寒凉彻骨的冷意。
昏暗的灯光下,他就这么冷眼看着,看着那个男人把她逼到角落,眉宇间略过的阴影有种迫人的残酷。
姜漫雪看到了他,根本来不及多想,直接扑到了他面前,哭着喊道:“斯辰,救救我,救救我……”
陆斯辰带走了她,把她带回了陆家大宅。
那一晚,他强硬的掐起她的下巴,给她灌下了一口烈酒,然后狠狠的吻她,低语:“可以救你,和我结婚,我就救你。”
她就这样‘嫁’给了陆斯辰。
没有婚礼,没有誓约,只在在很平凡的一天,去了民政局领了两个本子,盖上了钢戳。
她后来才是想到,或许陆斯辰那天虽然说得是醉话吧,说什么结婚的话语,都是喝醉了的缘故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