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87章 齐安诺的电话
林雅如听到陆斯辰的话语,浑身一怔,忙是开口,“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绝对没有下次了。”
她的声音很急,仿佛说得慢了,就会让人不信她似的。
陆斯辰换了一套衣服,等到拿起领带的时候,林雅如忙是上前一步,“我来吧,我来帮您打领带。”
陆斯辰眼眸也不抬的开口,“不用。”
一种平静的口吻,但是却明明白白的拒绝了。
林雅如站在那儿,手还抬在半空,很是尴尬的姿态,她暗自深吸一口气,连忙把手放下来,脸上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我肚子里的孩子会动了诶,医生说现在是胎动了,你要不要摸摸看,感受一下。”
陆斯辰系着领带的动作微微顿了顿,眼眸看向林雅如的肚子,一脸奇异的神色。
“会动?”
林雅如见他似乎是有兴趣的模样,顿时笑着道:“嗯,会动了,感觉好像随时在踢我一样,您来摸摸看吧。”
陆斯辰却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不用了,我要去参加一个饭局,你自己晚上让人送饭吧。”
林雅如咬着唇,最后才是带着哭腔开口道:“下次能陪我去医院产检吗?我自己去医院产检别人都笑我,笑我是未婚先孕,笑我……”
她似乎是说不下去了,捂着脸开始低泣。
她哭着哭着,断断续续的开口道:“什么时候能够给我一个名分啊,我家里人都在问我了,如果我再不结婚,孩子出生怎么上户口……呜呜呜……”
陆斯辰穿上皮鞋,理了理自己的袖口,“急什么,这才几个月。”
林雅如用手抹着眼泪,边抹边抽抽噎噎道:“对不起,我……我可能是怀孕了,所以有些敏感,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心情起伏不定的。我知道这种事急不来的,可是您答应过我的……”
陆斯辰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好了,有什么不好的自己去看心理医生,我先走了。”
眼看陆斯辰要打开门走了,林雅如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尖着声音喊道:“是不是姜漫雪,是不是因为她……”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陆斯辰猛然回头,眸光直视着她,狠辣,像忽然出闸的猛虎,让人看着心惊无比。
林雅如的话语顿时卡壳了,猛然卡在喉咙里,像是一只被掐着脖子的样子,梗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
她不停的喘着粗气,脚步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刚才猛然爆发的模样瞬间消失无踪了,整个人一副瑟缩无比的模样。
“对不起,我只是……只是心里没有安全感,刚刚都是胡说的,没过脑子的,您不要和我计较。”
陆斯辰没有说话,他的眸光从林雅如的脸上溜到了她的肚子上,一字一顿开口道:“希望你的心情不会影响这个孩子。”
林雅如连忙摸着自己的肚子,“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我明天就去看心理医生,我一定会好好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陆斯辰不再说话,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一声闷响,门被关上,力道震动得把门框上的灰尘都抖落了些许。
林雅如呆呆的站在客厅中,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愣愣的看了一会儿,半晌后,她才猛然反应过来,拿起一旁桌上的杯子猛然朝着大门砸去。
砸了一个杯子不够,她还嫌不解气,不停的拿起桌上的花瓶朝着地上砸,一个接一个,剧烈的声响回荡在有些空旷的房间里,碎片散落一地。
“姜漫雪!姜漫雪!”林雅如仿佛疯了一般,不停的在叫着这个名字,带着一种癫狂。
每叫一声,她就将花瓶往地上砸去,砸了一地狼藉。
许久后,她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喘着气,看着一地的碎片,她忽然笑了起来,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的无比温柔的自言自语道:“宝宝,别担心,妈妈一定会让你有个好爸爸的。”
她的眼里有种压抑的疯狂,还有恨意,“陆斯辰,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你变成我一个人的,一定!”
她如同发誓一般说完这些话后,这才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用房间里的电话给前台拨了一个,“喂,前台吗?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碰碎了花瓶,你让人进来收拾一下吧,谢谢。”
林雅如的声音很温柔,淑女无比。
酒店外,陆斯辰自然是不知道林雅如正在发疯,他揉了揉因着宿醉还有些抽疼的额角,等着助理来接。
长安会所的饭局,他今晚必须得去一趟。
空气里还有些湿冷,地上还有很多水洼,他看着那些水洼,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眼里满是不愉快的模样。
助理李祥平开着车接上了他,他一上车就问道:“今天下雨了?”
李祥平应了一声,“嗯,下雨了,很大的雨,市中心这块差点成海了,好多人都戏称得游泳去上班了。”
李祥平说着笑了几声,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陆斯辰的脸庞,陆斯辰没有被这个笑话逗笑,反而脸色更加难看了,整个人都绷紧的模样,僵硬无比。
一路无话,陆斯辰不开口,作为助理的李祥平也不敢再随意说话。
他将陆斯辰送到了长安会所,便将车开到了地下车库。
陆斯辰进了长安会所,走到电梯口正等着电梯,电梯拐角处有一个平台,有人正打着电话,陆斯辰不经意看了一眼,是一个女人。
女人打电话的声音很大,她高声笑着:“哎呀,那天真的是意外,我本来以为姜漫雪肯定这次会遭殃,哪里想到会出现其他人嘛……”
陆斯辰正准备踏进电梯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姜漫雪。
他收回了脚,朝那边靠近了两步,缓缓拿出一根烟,点燃,烟雾升腾着,些许梦幻的味道。
透过烟雾,陆斯辰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脸,是齐安诺,她化着精致的浓妆,正在兴高采烈的打着电话。
“啧啧,我也不知道是谁救了她,那个死肥猪口风紧得很,就是不说。你说我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把她骗到那个房间里,死肥猪居然没有得手,真是无语。啊……你说钱啊,那死肥猪才不敢找我要回去勒,不过姜漫雪也挺值钱的,那死肥猪也舍得给,哈哈……”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