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85章 意犹未尽
大门外赵双寻凄凄惨惨戚戚,别墅的房间里却是温馨又暖人。
姜漫雪躺在床上,因为发烧而导致脸颊有些不正常的红晕,嘴唇干裂,让她又显了几许憔悴,整个娇小的身躯包裹在被子里,柔弱无比。
傅清野将粥熬在砂锅里过后,便径自上了楼,进了卧室。
他想起赵双寻的话语,便掀开被子,手一动开始解着姜漫雪身上裙子的腰带,那双修长的手灵活无比,不一会儿就解开了。
本来带起星光熠熠的小裙子此刻有些皱皱巴巴的模样,隐隐还有些潮湿的感觉,傅清野摸在手上,下颌都绷紧了,一阵泛青的颜色。
因着姜漫雪昏睡着,傅清野只能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中,他轻手轻脚的掀开裙摆,一手开始缓缓脱。
昏睡中的姜漫雪有些难受的扭了扭腰,轻轻哼了两声,如同小猫儿一般的嘤咛让傅清野眼眸里的光霎时间暗沉了几许,手上的动作都越发缓了下来。
折腾了一番,好不容易将皱皱巴巴的裙子给她脱了下来。
傅清野薄唇微抿,额际上都有一层薄薄的汗珠。
姜漫雪的小内衣紧实地贴在自己的身上,露出曼妙的身段,傅清野的脸色岿然不动,除却他额际的汗珠稍微多了一点外,他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裙子我专门挑来给你穿得,结果你穿成了这模样。”傅清野的喃喃自语中有些生气。
一种我明明让你做公主,你却跑去做灰姑娘的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摸索到她的后背,开始解她的小小衣。
姜漫雪的肌肤很光滑,摸在手里像是在摸一段光滑的丝绸一般,那种像是被牛奶洗涤的触感有些让傅清野有片刻的流连忘返。
磨蹭了许久,他终于是把姜漫雪身上碍事的东西脱完了。
上一次姜漫雪酒醉,实际上是吴妈来帮忙的。今天不巧,吴妈不在,他也就只能自己代劳了,虽然过程很艰辛,但是滋味……还不错。
傅清野的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汗,他长臂一伸,拉过被子掩住那些让他无法心平气和的景象。
可能是吃了羊肉,所以身体才格外的燥热吧!
傅清野光明正大的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脱完了衣服后,傅清野便去盥洗室接了一盆热水端到床头前,他将毛巾的水拧干,开始缓缓擦拭着姜漫雪的脸颊和手臂。
从来没有做过这些的他,动作很生硬,和不自在,可是却也做得小心翼翼。
当他的手擦拭到姜漫雪的右脸颊的时候,那双凤眸微微眯了起来。
手上的动作更轻了,右脸颊上的肿胀依旧没有消下去,隐隐还可以看见几个指印。
傅清野浑身的气息顿时一凛,眉宇间都有了一丝寒冽之气。他伸手将帕子扔到了水盆里,‘噗通’一声溅起些许水花。
眉头皱起,心里那种焦躁感挥之不去,那种莫名的焦躁感让他的冲动都尽数褪去,只想找个什么东西发泄一下。
“这么笨,怎么总是被人欺负啊,也不知道还手没有。”傅清野喃喃自语道。
他坐在床头盯着姜漫雪那有些红肿的右脸,目光择人欲噬,那目光可怕又吓人,让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有些冷凝起来。
他微微俯身,手指轻轻的触碰着那肿胀的脸颊,眼眸里满是深沉的目光,“既然我已经收留了你,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他的人,谁也不许动!
傅清野俯身在姜漫雪的那光洁的额头上轻轻映下一吻,仿佛盖章一般,充满了占有欲。
他给姜漫雪擦拭完身体后,才是起身才是起身从急救箱里找出一管祛肿的膏药,修长的手指挑了些许膏药,缓缓擦上姜漫雪的脸颊。
药膏有些冰凉,触碰在她本就发着烧,温度颇高的脸上,顿时让她微微瑟缩,眼睫毛不停颤动,变得不甚安稳起来。
傅清野见状,急忙停下了动作,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轻柔的,一下又一下,节奏很缓慢,如同哄着小孩睡觉一般,安抚着姜漫雪。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药膏才算是抹匀净。
他对待她,很小心,像是在对待一件易损的珍品瓷器。
接着便是喂药,根据赵双寻的嘱咐,傅清野在家里的急救箱中翻出了退烧药,幸好吴妈把这个宅子打理得紧紧有条,该有的东西一样都不少,不然他还得让赵双寻出去买药回来才行。
傅清野找到药后,试着叫了叫姜漫雪。
“起来吃药,姜漫雪……”
姜漫雪睡得很沉,仿佛这整一天的疲劳得到了彻底的释放,整个人都沉浸在梦里,不愿意醒来。
傅清野的眼眸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姜漫雪的嘴唇,红唇若花,虽然因为缺水而显得有些干裂,可是却丝毫不影响它的美丽,像是三月初绽的蔷薇。
唇形很好看,不薄不厚,还有唇珠,这是典型的求吻唇,很诱人。
傅清野狭长的凤眸里忽然有了一道潋滟的光芒,眼尾微微挑起,忽然就有了愉悦的味道。他头一次觉得,姜漫雪昏睡着仿佛是一件非常完美的事情。
他自己将药片含在了薄唇里,又喝了一口水,将姜漫雪的身体微微抬高,一俯身,一低头就朝着姜漫雪的唇上而去……
本来只是唇与唇的相触,可是当药喂到一半的时候,傅清野的身体却不自觉的绷紧了。
唇齿相依,彼此如此近的距离,还有药片的微苦的味道,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知道有多美妙。
傅清野承认,他有些舍不得放开了。
但是,终究是不能太过欺负一个病人的,他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姜漫雪的唇,她的红唇此刻水润光泽,没有了干裂。
傅清野的眼眸看着,越发深沉了,他
不禁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自己的薄唇。
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呢。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