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84章 熟悉的女孩子
赵双寻是赵家半途接回来的孩子,自己的母亲和傅清野家里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因此傅清野也算是他表哥,从小他就跟着傅清野在一块儿长大,因着这一层关系,赵家的人倒也是对他有些另眼相待,让他少年时代的日子好过了不少。
他对傅清野心中是有感激的,但是随着年月渐长,他偶尔还是会被傅清野弄得抓狂。
比如,现在。
傅清野有洁癖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与其说他有洁癖,不如说他天生有些不近人情,活得很‘独’。十六岁从独自一人从傅家大宅搬了出来,独自一人住在这里一直到现在。
这里的管家和菲佣,都是后来傅家老太爷看不过眼他一个人,硬塞过来的。
傅清野的冷,不是刻意的,而是与生俱来的,仿佛在骨子里的。
要不是这么多年靠着自己的厚脸皮才能跟傅清野一一直保持着众人眼中的友好关系,赵双寻敢发誓,傅清野绝对转眼间就把他给忘记了。
可是,傅清野竟然主动联系他了!
天哪,老天爷开眼,六月要下飞雪啊……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心,就被损了个彻底,论嘴毒……无人能及傅清野。
黑白色调的卧室里,姜漫雪正躺在床上昏睡着,黑色的长发散在枕头上,又卷又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着,看起来乖巧又可怜。
傅清野坐在床边,手掌有些不太熟练的给她掖着被角,动作虽然笨拙,但是却异常轻柔,仿佛身上的冷意顷刻间都化为乌有,从端坐云台高高在上,瞬间到了人间。
赵双寻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震惊得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出现幻觉了。
傅清野给姜漫雪盖好被子后,转过头看到赵双寻还站在那儿,顿时疑惑道:“你怎么还不走?”
扑哧……赵双寻觉得自己的心脏中了箭,而且还不止一箭。
傅清野站起身,“快走吧,别打扰她休息。”
赵双寻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们不是还在讨论洁癖的事情吗?”
傅清野摆摆手,“这个问题没什么好讨论的,你才从一个女人身边起来,那个女人跟无数个男人睡过觉,不知道染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病……”
“傅清野!打住……我敢确定她没什么病,我跟她上床之前,有给她做一个全身检查。”赵双寻义正言辞的开口,极力要证明自己的干净。
开玩笑,他对自己的身体可是很看重的,而且,人生在世,健康第一啊!
傅清野不置可否,眼眸清清淡淡的从他身上溜过,还是一副几嫌弃的模样,“快出去。”
他走到门口打开门,侧头看着赵双寻,非常明显的赶客模样。
赵双寻轻哼了一声,跟着他出了卧室门,走了几步,赵双寻忽然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小表哥,既然你这么嫌弃别人来你家,那这个女人是谁?你干嘛把她留在这里?而且我没看错的话,这个是你的房间吧?你竟然让她睡在你的房间里,睡在你的床上!”
赵双寻说着说着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要知道,他认识傅清野这么多年,一路风里来雨里去的,他都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殊荣诶?
不,应该说,他连睡在傅清野家沙发上的机会都没有。
傅清野这个人是从来不会让任何人在自己的地盘过夜的!
傅清野眼眸斜斜睨了他一眼,眼神轻飘飘的,像看二傻子一样看着赵双寻。
片刻后,他缓缓开口道:“她本来就住在这里。”
“什么叫做她本来……”
赵双寻的声音戛然而止,如同一台电视广播正在播报却突然被掐断,安静的诡异无比。
半晌后,赵双寻后退了两步,伸出的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傅清野,一阵结结巴巴的惊叫,“傅清野,你你你……你居然和她在同居!”
天哪,这一定是本年度,不,本世纪最大的新闻!
傅家的当家人,关城人人仰望的傅爷,居然和一个女人在同居!
要知道,傅清野是很厌恶女人的,曾经有世家千金追着他却被弄得销声匿迹的事情,闹得那是满城风雨。虽然说传闻会被刻意夸大,但是事情的真相也差不离哪儿去。
可是现在,那个厌恶女人触碰的傅清野,竟然让一个女人进入到了自己的地盘,并且还在……同居!
赵双寻觉得自己一定要回去洗一洗耳朵,看看自己是不是听力出了什么问题,他还要去拜一拜如来佛祖,顺便找大师算个命,算算是不是世界末日就快来了,所以傅清野才变化的这么大。
“你有意见?”傅清野微微挑眉,眉宇间已经有些不耐了。
“当然没有。”赵双寻连忙整理好自己脸上的表情,拼命的摇了摇头。
他跟在傅清野的身后,看着傅清野去厨房挽起袖子将小米找了出来,看那架势竟然是想要熬粥!
赵双寻嘴巴都长成了O型,天哪……傅清野难道真的是在和人谈恋爱吗?
傅清野谈恋爱?好可怕的设想啊。
亲,谈恋爱吗?让你家破人亡的那种哦……
赵双寻想到这里,不禁浑身都打了一个寒颤。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问道:“不对啊,小表哥,你跟人谈恋爱的事情,跟大姨说了吗?大姨可是对你的终身大事一直很操心啊,前些天我才看到她跟齐安诺在逛街啊,看那架势,好像把齐安诺已经当成儿媳妇了。”
傅清野将小米倒在砂锅里,开火熬上,做完这一切后,他慢条斯理的用帕子擦着自己的手,“我自己的事情,跟其他人无关,当然,你也不用多嘴,否则……”
你能想象一个人以平静的语调说出威胁的话语吗?那简直是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赵双寻的脊背瞬间窜起了鸡皮疙瘩,硬着头皮回答,“不说就不说,这么凶干什么。”
“你还不走?”还没等赵双寻回过神来,傅清野又是开口问道,语气里已经有了明显的逐客意味。
“好好好,我走我走,我立马走。”赵双寻有些无奈的举着手,朝着玄关处走去。
踏出门的时候他都还在想,他怎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那个躺在傅清野床上的女孩子让他有种好熟悉的感觉啊!他以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呢?他的记忆一向很好的,应该是不会出错的。
出了公寓,一阵凉风袭来,这雨后带起的冷风刮在脸上跟刀子刮过一样,将赵双寻吹得浑身直打哆嗦。
“傅……傅清野,我跟你没完。”他裹紧衣服,抖着牙齿颤颤巍巍的开口。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